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绝望的战斗
    第一波畸变体像闻到了肉香的苍蝇一样出现,四面八方,在地上的裂缝中爬出,在狩魔猎人的身后,在狩魔猎人的面前。

    然后它们都死了,或者说被粉碎了,在这片空旷的平原上,依仗着自己充沛的体力,皮鲁埃特之舞被狩魔猎人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如同跳舞的精灵,长剑带着火焰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波澜。幸运的是在这个任务场景中,饥荒异种还没有彻底完成生长,大气层还在保护着这个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星球,但是这里依然有组织支撑着生物活动的空气。

    不幸的是,在地平线的另一边,恒星的光芒无力的照在那里,带着象征着末日的暗黄色,畸变体们新一波的攻势已经蓄势待发。下一刻,如同潮水一般的怪物涌了过来,地面上的深不见底的裂缝被畸变体用尸体填满,反正都是蛋白质,饥荒异种并不挑食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最终都会消失在那巨大生物的肚子里。

    整个平原都在那些怪物的脚下发生轻微的震动,震动越来越明显狩魔猎人可以看见脚下的小石子有节奏的在上乱跳。这一刻,即便是政委如同钢铁一般的意志,也觉得自己恐怕在劫难逃了,当对手用数量级碾压你的时候,你最好找到一个圆滑的姿势躺好。

    但是无论场景是否受到了影响,这依旧是狩魔猎人的超凡特性考核任务,系统应该不会安排一场毫无意义的考验,来浪费彼此的时间。所以徐逸尘眯起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畸变体浪潮,等待着那一线生机的到来。

    一颗流星出现在天际,很快就在狩魔猎人的视线中变成了拳头大小的火球,然后一眨眼的时间它就变得比天上的太阳还耀眼,还巨大!在心里飞快的计算了一下流星撞击地面的角度后,徐逸尘头也不回的向着东侧奔跑而去,这条路线与畸变体组成的浪潮差不多有六十度。

    畸变体们开始变向追逐快速移动的狩魔猎人,从空中看上去拉成了一个倾斜的三角形。下一秒,‘流星’带着巨大的动能砸进了怪物组成的浪潮中,依靠着惯性,沿着三角形最长的边线碾压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在血肉上的沟壑。

    撞击地面后造成的效果如同发生了一场七级地震一般,让几百米开外的狩魔猎人远远的摔了出去。‘流星’将这些畸变体炸得粉碎,那一幕实在是可怕,无数有些炭化了的碎肉夹杂着血水向狩魔猎人淋了过来,如同一场恶心的雹子雨。而且被淋到的徐逸尘根本没有时间把自己清理干净,因为更多活着的怪物已经到来。

    狩魔猎人眼看着一只从未见过的畸变体怪物,将它前肢上长着的古怪器官对准了自己,所幸他得以在它来得及喷射出什么东西之前将它放倒在地。一刹那之后,它们就一齐扑了上来。他挥舞着自己的长剑,太多的怪物让狩魔猎人几乎失去了挪腾的余地。

    畸变体们一路上疯狂地撕咬、抓扯着任何挡在面前的物体,无论是挡在前面的同伴,还是死去后无法倒地的尸体。随着它们的存在充斥了徐逸尘前后左右的各个方向,他感觉自己似乎就要被这攻击的浪潮所冲走,周围满是獠牙的噩梦一样的面孔。

    一只虫子向狩魔猎人跳了过来,它的两对上肢向后紧绷着,准备着出击的那一刻的到来,但是徐逸尘手中的长剑如同斧子一样砍了过去,将它的甲壳劈开,淡绿色的血液糊了狩魔猎人一脸。

    那液体的气味刺激着狩魔猎人经过强化的嗅觉,几乎是一种酷刑。一瞬间,狩魔猎人开启了,他可以感觉得到另一个怪物的爪子在自己的盔甲上撕扯,他听到了衣料被撕掉的声音,对方湿热的呼吸就吐在狩魔猎人的脖子后面,一条长长的尖舌在脖子上不断滑动。

    但是徐逸尘冷静的用长剑荡开了挡在眼前的其它敌人,在自己的大脑被身后的怪物贯穿之前,他必须优先给自己清理出一片可以立足的空间。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回到了上一世的早高峰地铁,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脚下踩着有些滑腻的尸体,拥有了挥剑空间的狩魔猎人连头都没回,倒持长剑从腋下给身后和自己的距离有些暧昧的畸变体来了个开膛破肚。锋利的长剑在对方毫无防御的柔软腹部上留下了近半米长的伤口,各种杂碎从里面噼里啪啦的掉了出来。

    在特性的加持下,狩魔猎人尽管伤痕累累,但是却依然保持着巅峰的战力。尽管才开始适应这个特性带来的好处,但是徐逸尘在战斗中几乎本能的分辨出了哪些攻击是可以无视的,哪些是可以承受的,哪些是足以致命的。很多时候,这种优势代表着轻伤和死亡的区别,让他在这种人海式的战争中幸存了下来。

    关闭了,战斗依然再继续。很快以狩魔猎人为中心,脚下畸变体的尸体堆成的小山坡,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一层一层的堆了足足有三米多。依靠着丰富的经验徐逸尘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平衡,他需要获得更开阔的视野和空间,他想看看那颗‘流星’是不是如他所想的一般,会给任务带来转机。

    然而,他的高度还不够,除了眼前的怪物海之外,他看不见远处,还需要努力。

    一只带着锯齿的利爪从下面向狩魔猎人的大腿挥过来,但是狩魔猎人的长剑比它先一步到位,将那条前肢狠狠切了下来,还在尸体堆中准确的刺穿了它那双红色的玻璃眼中的一只。持续不断的战斗如同噩梦一般,里面充斥着不断的切、砍、刺。

    不停地踢打,不停地杀戮,不绝的哀号,野兽一般的面孔和灼热的呼吸、迎面砍来的利爪、撕咬着的尖牙!鲜血、脏腑、残肢断臂到处都是,一直一直地战斗着,直到徐逸尘的手臂因为疲劳变得无比沉重,直到狩魔猎人的大脑再不能处理任何信号,只凭借着本能战斗着,再无其他。

    ps:老陌在这里祝大家2018万事顺利,事业有成,家庭幸福!ps:感谢书友@魂断某点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