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九章 富矿
    先不说其他人的想法,徐逸尘此时正站在之前发生爆炸的那段城墙上,当时那个高大的独眼绿皮拿着那把巨大的火药枪对着自己的时候,狩魔猎人有一种时空穿越的错乱感。用手指划过爆炸后在城墙上留下的黑色痕迹,空气中的味道让他确认这玩意就是最原始的黑火药留下的痕迹。

    爱菲拉尔一直跟在狩魔猎人身边,此时用手指从石墙上拔下来一块原本镶嵌在上面的金属碎片,递给了身边的男人,她知道之前绿皮用过的武器让这个赛里斯人非常惊讶:“你见过这种奇怪武器是么?”

    狩魔猎人点了点头,没有否认。何止是见过,他对这种武器再熟悉不过了,尽管外形不一样,技术不一样,但是归根结底这都是化学能转动能的武器。尽管现实中的大部分武器是使用电磁技术推动的,在太空战中也有不少突进队员列装了实验性质的能量武器,但是政委们就是喜欢更传统的武器,这种能发出巨大声音和火光,有着独特暴力美学的武器。

    从这个角度来看,新华夏的政委们和绿皮拥有几乎一致的审美观,大就是好,多既是美!无论是超大口径的左轮枪,还是多管并联的速射武器,都是政委们常用的家伙。

    徐逸尘之前就有一把这么waaagh的家伙,政委们的福利,每一把都是量身定制的。那是一把点75口径的左轮枪,近三十厘米长的枪身,让他经常在战场上把这玩意当成格斗武器使用。特制的子弹,被技术部的科学官称之为爆矢弹,特殊合金外壳、带推进器的底座、到现在对其他国家也是个秘密的主装药、高敏感度引信被帽、衰变氘核芯、人造金刚石制成的弹头!

    每一枪造成的后坐力都足够让一个健壮的成年男子折断自己的手臂,唯有政委们经过特别强化的骨骼和肌肉才能承受;每一枪造成的巨大声音,都那么的清脆,即便是在战火满天飞的战场,也足够让所有人都能听清,那是敌人噩梦中的声音,代表着一个真正的为杀戮而生的机器踏进了战场。

    它的威力也足以震慑人心,令人满意,所以很多时候政委在战场上都是作为装甲部队使用的。除了新华夏自己的部队之外,无论是敌对国家,还是那些加盟国的部队,在听见这种特殊的枪声后,都会造成士气巨大的变化,毕竟死在政委手里的自己人几乎和敌人一样多,而且他们向来不怎么留活口。

    徐逸尘看着手指上残留的黑色痕迹,用舌头舔了舔嘴角,他想起了自己的那把爱枪——报应。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清缴南亚大陆叛军的时候,战场上的铁与火在他的眼睛后面浮现,狩魔猎人冲着银发女巫笑了笑:“见过一次,没什么。”

    爱拉斐尔在狩魔猎人的注视下退了一步,她仿佛在对方眼睛中看到了远超自己想象战争和无尽的死亡。与之相比,这个世界的人和混沌之间的争斗也不过是停留在村斗级别小打小闹。

    “徐,我想你应该过来看看!”女武士粗犷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我们发现了点好东西!”

    狩魔猎人给了爱菲拉尔一个歉意的微笑,然后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冲着妹子微笑,结果吓了对方一跳,这是徐逸尘在现实中一直单身的主要原因。

    和他实习政委的身份一点关系都没有。

    “头,我们发现了这个。”李彦龙捂着自己的鼻子,指着一堆石头说道,在这堆褐色的石头旁边是一条一路通往后面大山的轨道。看这条轨道歪歪曲扭的样子,估计是绿皮们在原来的基础上重新修复的。

    身为地外地质学家的游侠拿着其中一块石头用匕首在上敲了敲,吸引了狩魔猎人的注意力:“这玩意是铁矿石,我负责任的告诉你看这成色,含铁量最少也得在70%以上!”

    狩魔猎人闻言也捡起了一块褐色的石头,一股铁锈味被加强了的嗅觉分辨出来,再看看那个通往后山的轨道,他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这片领地的前主人会在距离安东尼大港不大三十公里的位置修建城堡了。

    含铁量70%以上,这代表着一座富矿!恐怕这座城堡的主人防备的不是别人,正是安东尼大港的主人,安东尼家族的窥视!所以才花重金在这片荒山野岭中大兴土木,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在这片富矿的产能开始爆发之前,这个倒霉的领主就不幸染病去世了。

    安东尼大港的统治者历经了三代都不知道在自己身边就有一笔唾手可得的财富,反而白白便宜了这些绿皮,难怪它们武装出了那么多铁皮兽人!

    自己捡到宝了!不仅仅是狩魔猎人,除了曼奇尼的所有玩家都露出了狂喜的表情,爱菲拉尔和阿尔特雅也相视一笑,狩魔猎人的能量越大,她们之间脆弱的联盟才更牢固。而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则依然面无表情的监视着魔形女,看的对方直翻白眼。

    李彦龙随手把手里的铁矿石远远的扔进了矿洞里,仿佛是在茅坑中扔了石头一样,随着矿洞中的尖叫声,数不清的屁精从里面跑了出来,如同受惊了的鸡群一般四处乱撞。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一直到新大陆出身的寂静修女幽幽的说了一句:“要是再不快点动手,你们到时候就得自己下去挖矿了。”

    女武士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本来就长的凶神恶煞,高大无比的维托丽雅,一声怒吼,手中的盾牌和梿枷还没等挥舞过去,正前方的一片屁精就如同软脚虾一般倒了一大片。狩魔猎人也不顾自己的状态开启了的状态,一脚一个的把跑出来的屁精踢足球一样往回踢。

    再接下来就是一帮人老鹰抓小鸡一样,四处追逐着这些免费的劳力。毕竟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

    ps:元旦假期快乐各位!ps:感谢书友@加墨东野的打赏(我看见你在道德经底下的评论了,你这是要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