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要什么战术,莽过去
    在出发之前,狩魔猎人让李彦龙请了李察牧师派人来保护依然无法移动的暗影刺客,以及正在缓解刺客痛苦的武僧唐三藏。徐逸尘现在已经不用担心刺客被人发现他的身份了,且不说他和李察牧师之间关系,光是刺客此时的外表,也不会有人能认出他来。

    大量的出汗导致的脱水,被增幅后的痛觉带来的折磨,让暗影刺客科林在不知道三十个小时的时间里消瘦,憔悴的几乎变了一个人。请李察牧师帮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水分和盐分的缺失,刺客已经开始不规律的抽搐了,而这种抽搐差点要了他的命,如果不是和尚的佛法根底扎实,恐怕刺客这时已经驾鹤西去了。

    两个年轻的女牧师和两个圣武士在老熟人赛文的带领下随着李彦龙及时赶到了仓库,稳住了刺客的情况。牧师们用的方式让狩魔猎人直翻白眼,生理盐水输点滴!看到那个一身长袍的女牧师像医院的护士大妈一样,熟练地拍打刺客的手背让血管凸显的更明显,那场景,让徐逸尘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一次。

    倒是和尚见怪不怪,配合着牧师的动作,加大了念经的频率,让针管刺入皮肤时不会直接疼死这倒霉的刺客。几个玩家当时你看我,我看你均是无言,倒是圣武士赛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都是这几年在教会中普及的,效果一点不比神术差。毕竟现在情况比较特殊,李察大人也常教导我们,能自己解决的事就不要麻烦神灵。”

    解决了后顾之忧,狩魔猎人就带着剩下的人一起出城,去解决领地的问题了,毕竟还有两千多的难民等着进驻呢。下城区的倒灌现象目前已经被控制住了,似乎有法师出手,封住了联通地下水源的通道,不过整个下城区依然变得不适宜居住。

    大量饥荒异种遗留的生物组织随着水流的冲击,散落在各处,虽然经过检查不会造成二次污染,但是为了保证安全,在狩魔猎人昏睡的时候,通往下城区的城门已经被彻底封闭了。连带城内靠近城墙范围三百米的居民都被迁走了,建筑物被拆除,由牧师们联合布下了一个净化法阵。

    据赛文说,城外的区域可能需要五到八个月的时间才能确定是否被腐化,对于这个消息狩魔猎人乐呵呵的接受了,看来自己到手的鸭子是飞不了了。

    因为不知道绿皮们的底细,几个玩家战力基本上倾巢而出了。至于女巫们,除了阿尔特雅之外,剩下的三个,完全是拖油瓶,爱菲拉尔必须一直跟着自己,尽管狩魔猎人觉得这个前修女经历了无数磨难之后,三观相对于其他修女来说很正常,不至于滥用自己的力量。

    但是爱菲拉尔在不受到抑制的时候,完全属于自带命令光环!无论是看见她的外表,还是听见她的声音,又或者是直视她的视线,都会经受一次高难度的豁免判定,强度依次增强。即便是女武士维托丽雅都抗不过对方的目光,会下意识的服从爱菲拉尔的命令。

    这还是这个银发女巫没有主动使用自己的力量!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如果她愿意的话,几乎以一己之力压制了所有在下城区出现过的势力。无论是初出茅炉的圣武士还是意志坚定的修女,以及那些临时凑数的民兵,无论强弱,不分男女,都在爱菲拉尔的直接命令下受到了影响。

    相对于传统施法者形象的阿尔特雅,爱菲拉尔的力量几乎让人绝望。即便是李察牧师都是在回城的路上隐晦的向自己表示,这个女巫既然愿意,最好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不然恐怕会改变周边势力的局势。

    可能出于同样的担忧,女巫联合会内部对于爱菲拉尔一直在狩魔猎人身边这件事,保持了沉默。恐怕对于这个预言中的人,联合会高层也很头疼,有时候过于强大的力量不仅会打破外部局势的平衡,对于组织内部也是一种冲击。她们原本打算是接收一个吉祥物般的预言者,结果没想到抢出来了一只大白鲨,而且以前还是干战斗修女的。

    而徐逸尘一直带着爱菲拉尔的原因,则很简单,他承受不起这个女巫发生灵能失控的后果。一个普通的女巫,被混沌吞噬都弄出了一只饥荒异种,尽管阿尔特雅表示这次的入侵强度远超正常标准,其中应该另有隐情。但是,一旦爱菲拉尔这个级别的女巫失控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直接召唤出混沌大魔?还是邪神神选?

    当然以上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银发女巫愿意配合。她自愿跟在狩魔猎人身边,每个小时接受一次血液疗法,根据其本人的说法,喝下血液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了,环绕在整个世界中的窃窃私语都消失在了虚空中。

    狩魔猎人一直怀疑爱菲拉尔的感知和魅力在状态全开的情况下,恐怕已经超过25点,甚至30点了,所以才能预知未来或者命令人类。关于自己的血液,他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女巫或者教会能研究出些东西来,不然每个小时给爱菲拉尔灌一次血,真是有点考验人的意志。

    虽然狩魔猎人可以依靠来代替睡眠,但是每个小时被打断一遍,那感觉估计会很酸爽。如果用狩魔猎人传统的嗑药冥想法,恐怕会赔死,而且爱菲拉尔本身也需要足够的休息。之前狩魔猎人昏睡的时候,据说一直是爱拉斐尔自己直接取血喝的,这个事让维托丽雅,李彦龙他们一直用暧昧的眼神恶意的揣测两个人的关系。

    总的来说,这个事让狩魔猎人很蛋疼,但是他还是得在有时间的时候在手上拉开一个大口子,在曼奇尼满脸我在看什么变态节目的表情中,分别把血液喂给两个女巫,期间还伴随着女武士的流氓哨。

    相对于狩魔猎人的蛋疼,魔形女就是真的痛苦了。在来的路上,她偷偷的向阿尔特雅询问,联合会打算怎么处理自己。尽管尽可能的不引人注意了,但是那一身蓝色的皮肤,无论如何都十分显眼。而且还有一双猥琐的眼睛隐藏在兜帽下一直注意着魔形女的情况。

    “首席大人对我是怎么安排的?”魔形女小声的问道,作为一个常年潜伏在敌营内部的间谍,她知道这一次曝光自己的身份,对女巫联合会造成的影响不小。恐怕现在女巫联合会有一个能伪装成任何人的超级间谍的事情已经在各大势力中开始流传了。

    对于一个在各方夹缝中挣扎的势力来说,女巫联合会这些年下来一直以一种赎罪的姿态示人,低调的不行。这一次,为了活命曝光了自己间谍的身份,恐怕会影响到联合会在其他势力安插的旗子,所以魔形女是有些内疚的。

    “恐怕最近这段时间,你都得在这里。”阿尔特雅也小声的回答道:“首席大人说联合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同伴,让你放心。但是现在风声很紧,教会的眼睛会一直盯着你的,你得在这装装样子,最起码在狩魔猎人身边你是安全的。”

    魔形女脸色有些难看的点了点头,尽管她对女巫们的顾虑早有准备,但是多为一个功劳无数的谍报人员,组织没有第一时间挺自己,还是有些心凉。女巫之间的对话没有背人,一方面是说给狩魔猎人听,另一方面也是给修女的代表塞莉斯泰因表态,超级间谍暂时不会启用了。

    至于少女卡洛,则完全是来打酱油的。和女巫接触的多了,自然而然也了解了一些内幕。灵能者按照灵能的强度最早被巫王们划分为八个等级,从低到高排列为:西塔,艾塔,截塔,伊普西龙,德尔塔,伽马,贝塔,阿尔法,这个强度等级也慢慢被女巫们所接受。

    大部分女巫觉醒时,都是在西塔,艾塔级别的强度,而截塔级别的觉醒者就已经相当稀少了。这也是黑船的探测极限,低于截塔等级的灵能波动,因为太过微弱,黑船无法发现。这就是为什么少女卡洛觉醒时,修女们特意会过来逮捕她,因为这是一个伊普西龙级别的觉醒者。

    女巫度过觉醒期之后,除了可以学习一些通用的法术能力之外,还会诞生出一个类似真名的东西。在内部,女巫们用这个作为代号互相称呼,像阿尔特雅,她的代号被称为“火鸦”。她当初也是一名伊普西龙级别的觉醒者,目前停留在德尔塔的级别。

    因为她可以和乌鸦沟通,这也是狩魔猎人经常看见阿尔特雅用乌鸦当做通讯工具的原因。其次是她可以控制火焰,可以依靠火焰凝结成乌鸦的形状来攻击,也可以转化成一对火焰组成的乌鸦翅膀,这个狩魔猎人体验过。

    总体来说,阿尔特雅的真名是“火鸦”,她的能力基本上全是围绕在火焰和乌鸦这两个词的。而魔形女的代号,就是“魔形女”,已经没人知道她本来的名字了,也没人知道她的灵能等级,从最低级的西塔到伊普西龙级,人们只能依靠猜测来断定。

    具体的能力就如同她所展示的那样,她能变化成任何她想变成的形象,具体有没有什么限制,这个在女巫联合会内部也没有人知道。总而言之,魔形女在女巫联合会内部,也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

    而少女卡洛,可能是因为狩魔猎人和爱菲拉尔一起出手帮其度过,太过安逸了,虽然身为伊普西龙级别的女巫,凝聚出来的代号,居然是“鲜花”这个词。第一次展示能力的时候,卡洛双手合十,双眼紧闭,然后在仓库的木质大门上长出了纤细的枝叶,阿尔特雅期待的说:“难道是植物?”

    结果一朵火红色玫瑰花从顶上生长了出来,然后落在了李彦龙的手里,植物剩下的部分马上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消失在了空气中。反复验证过后,女巫们终于确定,少女卡洛的能力确实是“鲜花”,除了能随时让鲜花开放之外,还能异变出不少只存在于卡洛想象中的鲜花。

    在阿尔特雅的叹息声,在游侠那种迟早要烧死你的眼神中,在女武士最近进步飞速的流氓哨中,李彦龙拿着玫瑰看着满脸通红闭着眼睛的卡洛,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妹子撩了?

    总而言之,用女巫阿尔特雅的话来说,可能因为觉醒过程被人干扰,没经历风雨,所以也没出现彩虹,堂堂一个伊普西龙级别的觉醒者,变成了一个花农。

    就这样,整个团的画风有些奇特,狩魔猎人时不时的给两个需要被控制的女巫喂血,身后还有一个妹子没事就在地上薅出一大把鲜花送给其他妹子和某个汉子。其他人则要不然就是沉默寡言,没事偷瞄魔形女的猥琐射手,要不然就是五大三粗比猛男更猛的女武士,只有一个寂静修女比较正常,但是眼光也时刻不离开魔形女,似乎在和游侠争风吃醋一般。

    很难想象狩魔猎人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对曼奇尼说出:“干的不错。”这句话的,反正徐逸尘自己的内心是有些尴尬的,毕竟他还是一个有良心的人。

    看着眼前面色有些苍白的曼奇尼,狩魔猎人感觉自己如果再不努力一下,恐怕就有可能失去这个队友了。

    佐格?曼奇尼看着眼前的狩魔猎人脑海中过的全是那个穿着黑色军大衣,用dna测绘枪面无表情的戳人脑袋的画面,不过对方似乎已经不记得自己了?他尽力维持着肌肉不会颤抖的问道:“你有什么计划么?”

    狩魔猎人似乎从对方干涩的语气中听出浓浓的不信任,于是为了稳定自己预订团员的情绪,他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打这些绿皮还需要计划么?统统杀光!”

    ps:emmm,想再挑战一下三更,失败了~ps:感谢书友@我是路人张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