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拽哥候汝入梦来(二合一)
    ♂

    最终狩魔猎人并没有把色孽修女的残骸存在水泥中,他不可能一直安排一名职业者来看守一面墙,那太傻了。用已经残破不堪的重新把它包了回去,再加点自己的血液,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问题。

    这一夜一天的连续失血,徐逸尘自己已经感觉心跳都有些加速了。按照失血量来看,他几乎放空了自己全身的血液两次,但是他依然活的好好的,仅仅是脸色有些苍白,有些头晕目眩,徐逸尘肯定自己休息一下就能缓过劲来。

    纳垢,狩魔猎人念叨着这个名字,有些期待什么时候能把这个天赋升级一下,也许眼前的色孽修女就是自己未来可期的目标?疲惫的徐逸尘简单的下达了警戒的命令,安排女武士去城里寻找自己的追随者西尔多,同时在玩家短信中叮嘱李彦龙和游侠注意女巫和寂静修女,防止发生冲突。

    尽管塞莉斯泰因,这是寂静修女在路上的时候告诉狩魔猎人的名字,一直表现得很克制,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举动,但是徐逸尘对这些带着修女名号的女人已经有了天然的防备心理。他一直担心,寂静修女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把那个代号魔形女的女巫脑袋砍下来。

    被阿尔特雅称为魔形女的女巫也不是省油的灯,徐逸尘很了解这种可以打入敌方内部充当卧底长达几年时间的家伙。他们无论男女都称得上是老谋深算,冷酷无情,几乎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所有表现出来的都是伪装。

    不过好在,他只期望这两个女人不打起来,带着这样的想法,黑暗笼罩了狩魔猎人的双眼,他需要足够的休息,让疲惫不堪的身体得到充足的恢复。

    托了维生舱的福,他们殖民舰队上的玩家除了日常执勤的管理人员,其他所有人的日常生活都被安排在了游戏中。除非ai自动唤醒,或者外部人工操作,所有玩家实际上是被锁在游戏中的,连日常下线的功能都被取消了。

    在梦中,他经历了简直比游戏中更离奇的冒险。

    ‘一会是肿胀不堪的黑袍祭祀,口齿不清的说着“慈父仁爱的目光注视着你,加入我们,你将会永生不死,一直到时光长河的尽头。”

    一会又变成了骑着黄铜犀牛的恐虐冠军咆哮着:“游历,战斗,杀戮!吾之生命即为战争!吾之食粮即为憎恶!汝当信我!”

    不等狩魔猎人拔剑,对方就化作了一团血雾,声音也被拉的长长的:“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狩魔猎人。”

    黑白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一柄长剑,华夏风格的长剑,让在游戏中用惯了各种直刃剑,双手剑的徐逸尘一时间有些恍惚,长剑在空中狂舞,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剑,并非冷硬的死物,剑气干云当似太极之忧,剑光执念当照惨淡人生,手握如此长剑,敢闯阴阳之神!你可明了!”

    徐逸尘下意识的就要回答,这个声音是他已经故去的剑术老师的。在他报名了殖民舰队后,这位高寿一百一十岁的剑术大师在自己家中的剑道馆驾鹤西去,可惜他在空间站中无法返回地球参加老师的追悼会。

    徐逸尘低声回答道:“弟子明白。”

    随着长剑的挥舞,声音逐渐远去。而狩魔猎人也意识到自己是在梦境之中,整个世界的归属权都被他掌握在自己手中,黑暗逐渐淡去,一轮红日在天边升起。原本空无一物的世界,在他的脚下凭空出现了泥土,泥土化作大地,大地上出现了河流,河流两边青草野花开始蔓延,草坪之上长出了树木,树枝上开出了花朵,结出了果实。

    狩魔猎人伸手接住了树上成熟掉落的苹果,通红的苹果上还带着清晨的露水,让人垂涎欲滴。空气中蕴藏着雨后泥土的芬芳,一只带着金属手套的大手从狩魔猎人的手中接过了苹果,直接被手的主人一口吞下了肚子。

    那一是个无比伟岸的巨人,古老而厚重的盔甲让他看起来有将近四米高,盔甲上伤痕累累,让人不禁遐想,到底是怎样凶恶的敌人,怎样激烈的战斗才会在这鬼斧神工般的盔甲上留下这样的伤痕。而点缀在上面同样残破不堪的蜡质印章和各种祷文,则让狩魔猎人想起了修女身上的装饰。

    “多少年了,自从我迷失于时间和空间,现实界和宇宙永恒的梦境之间,我再也没有见过植物,泥土。”巨人沙哑的声音在这片小小的空间回荡:“这种水果叫什么?凡人?”

    徐逸尘第一次在梦境中遇见这种情况,他的世界中闯入了其他人,但是多年的自律和训练让他保持了冷静。这个身影和声音让他感觉到一丝熟悉,他回想起自己在饥荒异种的卵中,从接收到的信息,试探的问道:“苹果,它叫苹果。你是卡尔多?德莱戈?灰骑士最高大导师?”

    着甲的巨人似乎毫不在乎此地主人的想法,如同回到了自己家一般,仗着身高的优势,秋风扫落叶一般将树上的苹果一扫而空。狩魔猎人看见对方饥不择食的连不少一起拽下来的树叶和树枝都吃了下去,他毫不怀疑如果眼前的灰骑士大导师想的话,可以把整棵树生吞活剥了。

    “多少年没听人这么称呼过我了,但是这都不重要了。”巨人含糊不清的说:“我只是他的一个意识投影,如果不是在你的梦中,恐怕我们永远不会有交集。”

    “你在我的梦里所求何事?”狩魔猎人小心翼翼的问,如果在自己脑海中那些记忆有一半是真的,恐怕眼前的巨人如果想的话,可以把整个世界都给平推了。

    “你手里的那个项链,是我从亚空间扔出来的,我扔出来不少那玩意,可惜没有一个被扔回来我的世界中。”巨人的语气中似乎有些遗憾:“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孤身战斗的日子,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必将如此。”

    “进入你的梦境是个意外,但是我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和不是混沌生物的东西交流过了,即便你是个凡人,我也愿意和你聊聊天。”巨人的语气中充满了高傲,似乎同狩魔猎人的交流是一种恩赐:“我问你凡人,你可曾听说过伟大的皇帝?”

    狩魔猎人想起来,女巫和自己说过的话,曾经从虚空中召唤出过巨人的虚影,也要求女巫们把那个项链交给皇帝。

    “这个世界有很多皇帝,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位?”狩魔猎人问道,顺便在巨人身边又创造出了一颗长满了各种水果的什锦果树。

    “皇帝就是皇帝!”巨人强调了一句,并没有继续享用那些水果:“感谢你的款待,凡人,但这只是个虚假的世界。虽然它勾起了我对家乡的回忆,但毕竟不是真的,吃的太多会给我带来不该有的奢望。”

    “你们的世界没有被皇帝的目光所覆盖,却被混沌找上门来了。”巨人似乎非常遗憾:“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不过如果你能继续收集到我扔出来的那些项链,也许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上次路过的一个世界,有些力量也许你能用的上。”

    狩魔猎人看着身体开始虚化的巨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道:“我遇到了一个色孽的信徒,却无法真正杀死她,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巨人摊开手掌,手掌中是一颗金色的苹果:“这是你的报酬凡人,吃掉它也许能解决你的烦恼,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好好聊聊关于对抗混沌的事。在凡人中间,你是个不错的战士,但是在凡人之上,还有更广阔的空间,可惜我不能回家,不然我会推荐你成为一名光荣的星际战士,再见。”

    徐逸尘看着眼前的巨人就这么消失在了自己的梦境中,有些疑惑,星际战士?这也是游戏中的一种职业?他所说的虚假世界是在说这个梦境世界还是指游戏本身?

    在剧烈的摇晃中,整个世界都随之坍塌,狩魔猎人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金属雕刻而成,凶恶的女人脸!徐逸尘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武器,然后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是女武士盾牌上的浮雕。

    徐逸尘长出了一口气,结果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正握着一个金色的苹果,他不禁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徐逸尘敢保证,自从进入游戏以来,他从没看过如此扯淡的物品介绍,既没有说明这东西的作用,也没说明吃完了以后的效果,而且还配有一段相当不靠谱的说明。一时间,狩魔猎人有些迟疑,自己是吃还是不吃?

    “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还要继续发呆么?”女武士的话让狩魔猎人抬起了头,发现仓库外,已经又是一个清晨了,从大海上吹来的海风,让他感觉整个人似乎都重新活过来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如同一场梦境一样,都结束了。他不着痕迹的将手里的金苹果放进了自己的兜里,似乎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玩意。

    李彦龙靠着门口打着哈欠,似乎靠了一夜,看见徐逸尘醒了,冲他打了个招呼,自顾自的找了角落蜷缩起来打算补上一觉。游侠也点了点头,他已经穿戴整齐,正在调整着箭矢上的尾羽,但是一双眼睛不时的瞟向女巫的方向。

    少女卡洛在一堆稻草上睡得正香,十七八岁的年龄正是贪睡的时候,其他人也没有要叫醒她的意思。在卡洛旁边,是双眼通红,代号魔形女的女巫,似乎也是一夜没睡,但是狩魔猎人估计她是在寻找逃跑的机会,可惜她的一举一动都被另一边的游侠尽数收于眼底,丝毫没有机会。

    阿尔特雅在仓库的门口,一只乌鸦站在她的肩膀上,女巫似乎正在倾听乌鸦带来的消息,狩魔猎人已经见识过她们用乌鸦来传递消息的手段了。他觉得女巫们的名声不好,一半的原因得落在不注意细节的原因上,如果她们改用鸽子的话,可能凡人们会更容易接纳她们。

    凡人,念叨着这个词,狩魔猎人攥紧了兜里金色的苹果。爱菲拉尔和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在房间的两个角落单独坐着,似乎和房间里所有人都划清了界限。和尚依然守着暗影刺客,一直回荡在空气中的经文声,显得有些沙哑,但是精神头还不错,暗影刺客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环视了一周,徐逸尘没有发现西尔多的影子。

    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制成的浆糊被女武士递了过来:“我已经和卡彭特联系过了,贫民区的人马已经收拾妥当,随时可以出发。那个马克思确实厉害,你确定他就是上次我们威胁的那个小混混?营地里一共两千一百三十四人,除了十二人在城里有关系之外,剩下的全部愿意迁往我们的领地。”

    狩魔猎人一口喝干了碗里的东西,感觉着温暖的食物流淌进了自己的胃,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的肚子似乎对这玩意不满意,咕咕的叫了两声:“还有别的吃的么?你没找到西尔多?”

    女武士又递给了狩魔猎人两个馒头,这东方化的食物让徐逸尘差点没被嘴里的食物呛死:“没别的了,你现在看见的吃的都是和尚自己带的。很不幸,经历了昨天的灾难,城里没有一个地方卖吃的,咱们这的人你看谁像随身储备粮食的人。西尔多的命不错,我去接他的时候,发现他正在一个法师身边做助手,我就没再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