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为什么不脱裤子?
    ♂

    “所以说,你这一次不仅把修女们全灭了,还拐带回来不少人?”女武士坐在仓库的门口,大口大口的灌着酒,一边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游侠。相对于身材偏纤细的游侠,维托丽雅如同一个长着脑袋的冰箱,在游侠面前显得压迫感十足。

    在狩魔猎人身后,是李彦龙和游侠,以及五个女人组成的庞大队伍。少女卡洛和女巫阿尔特雅站在一起,魔形女在狩魔猎人血液的压制下依然保持着蓝色皮肤的外形,此时正在一副简易担架上,和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大眼瞪小眼,爱菲拉尔则站在她们俩中间,防止出现什么意外。

    在回来的路上,狩魔猎人和李察牧师谈妥了之前的各种条件,比如说教会支援给马克思他们足够使用三个月的粮食和物资;应该颁发给自己的那枚井盖大小的纯银奖章,被折算成了金币随同买的钱一起结下来。

    当然,其中李察牧师该扣除的部分就直接扣了,相当于税后收入。李察牧师则保证,安东尼大港的事,狩魔猎人在其中发挥的全是正面影响,不会有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留下,以及狩魔猎人要求的那张通商许可,也会一同发下来。

    修女们在圣武士的押送下,在城外单独建立了一片临时营地,等待伤愈之后就装船送走。考虑到这些女人虽然现在看着挺老实,但是以往的战绩彪炳,所以狩魔猎人毫不怀疑,神殿会不惜血本让她们尽快恢复,赶紧走人。

    那个在李彦龙从废墟中抢出来的女巫,也被妥善安置在教会的医院中,由一名牧师和一名圣武士监督,以防止出现意外。进城之后,李察牧师的手下前来汇报,那个草包安托万居然没有趁乱逃走,而是在危机接触之后第一时间出现在了领主俯,重掌大权,这倒是让李察牧师高看了安托万一眼。

    两人就此在城门处分别了,总体来讲,双方这一次的合作很愉快,都很满意,尽管教会那边被两人黑了不少钱,但是教会一向财大气粗,想来也不会在乎。除了修女们之外,只有下城区的平民们在这一次灾难中损失惨重,尽管没有详细调查,但是狩魔猎人粗略估计了一下,少说也有上千人遇难。

    但是,战争,战争从未改变。作为一个军人,徐逸尘已经习惯了面对平民伤亡这种事情,尤其是这种发生在居民区中的巷战,当混沌入侵发生的那一刻,结局已经注定了。作为一手策划了这场行动的人,狩魔猎人的心中是有些沉重的。

    虽然出现问题的环节,是女巫,但是作为计划的制定者,行动的领导者,他本应该提前预料到女巫这种不稳定的特性。虽然提前做出了一些预防,将女巫们设伏的地点选在了被教会封锁的那间仓库,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混沌中那些怪物的多样性。

    这种沉重在进入内城后显得更加强烈了,在下城区,大部分街区在狩魔猎人出现之前就已经化为废墟。而马克思的人则将大部分下城区居民保护了起来,在整个营地中充斥着保卫家园,从我做起的气氛,显得积极向上,冲淡了惨剧发生后的悲痛。

    而在内城中,绕过圣武士的防线,潜伏进来的那些二代畸变体,不仅仅能伪装成人形,还拥有更快的速度,更强的力量!它们甚至表现出了一定的团队合作性,这几乎让畸变体们的威胁成倍增加,尤其是在面对手无寸铁的平民时,几乎成为了最有效率的杀戮机器。

    道路的两边,大块大块的血迹溅在墙上,不少房子的大门敞开,让人不安的暗红色血迹遍布屋内。大街上,城卫队的士兵面色木然的从房间里,街边上,角落中捡起某个人的某个部分,堆积在街角,在那里人类的尸体被教会的牧师们铺平在马路上,正试图将缺失的部分拼揍成一具完整的尸体。

    但是畸变体的暴虐,让这个工作量相当巨大。幸存下来的人,守在自己的房门口或者亲人的残骸边,默默的流着眼泪。他们中的大部分也带着伤,满身的血迹,却毫无反应,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看着狩魔猎人一行人在街上走过。

    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给女武士讲述了一下下城区发生的事情,狩魔猎人显得有些意兴阑珊,指着被李彦龙拿在手里的包裹说道:“总体来说,事情就是这样的。那个包裹里装的就是米萨尔的残骸,我已经试过了我能想出来的所有办法,现在需要你们集思广益了。”

    一时间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彦龙手里拿的包裹上,在李彦龙身边的游侠一想起来自己还帮狩魔猎人拿过这玩意,不禁往后退了几步,双手不住地往身上抹来抹去,寂静修女瞪着眼睛看着狩魔猎人,怀疑对方可能是受到了混沌的污染。

    余下的几个女巫,包括魔形女在内都悄悄的远离了狩魔猎人和李彦龙的位置。特别是魔形女,被狩魔猎人的血液压制了灵能后,她一直处于原型的状态,这让她感觉自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所以一路上一直没给狩魔猎人好脸色看,现在她突然觉得有些心虚,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担忧。

    坐在暗影刺客身边的武僧唐三藏都差点破功,用眼睛努力的瞟了瞟李彦龙手里的包裹,导致口中的经文不小心念错了几个调。地上的暗影刺客已经沙哑的嗓子马上就嚎出了一个高音,宅心仁厚的和尚赶紧闭上眼睛,专心致志的念经。

    唯有银发女巫爱菲拉尔面不改色的站在狩魔猎人身后,一双眼睛倒映着狩魔猎人的背影。

    大大咧咧的女武士维托丽雅伸手从李彦龙怀里夺过了那个做成的包裹,看起来她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女武士一边解开一边说道:“你怎么就不脱裤子装它?这件装备本来修理一下还能用,浪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