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给你发一个井盖大的奖章如何
    ♂

    等待这些人的命运,恐怕最好的结果就是成为悔过修女,在无尽的烈焰中洗刷自己的耻辱,寂静修女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姐妹们在消沉中跟随着圣武士消失在远处。

    “在想什么?”爱菲拉尔的声音从身边响起,尽管声音依然清脆悦耳,但是蕴含在其中,那种蛊惑人心的力量却已经不在了。塞莉斯泰因亲眼看见爱菲拉尔喝下那个狩魔猎人的血液后,身边的人从石化状态中恢复了正常,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发觉自己曾经被人禁锢过将近五分钟的时间。

    “没什么。”塞莉斯泰因面无表情的回复了一句,在奥菲利亚七号岛屿,是她在被摧毁的圣殿修道院中找到爱菲拉尔的。她还记得修道院中那九十九名被剥皮制成了一个笑脸雕塑的文书修女,她们的灵魂被永远的禁锢在了那座雕塑上,永世承受着剥皮的痛苦无法解脱。

    她不敢贸然摧毁那座雕像,她害怕这么做会让这些姐妹们的灵魂永堕混沌。而且圣殿修道院私自研究混沌的力量,违反了巫王定下的铁律,所以巫王的命令是,让这里保持原样。

    唯一的幸存者就是爱菲拉尔?斯特恩,这个有着修女标志性银发的女孩,在档案记载中她是一名优秀的战斗修女。但是自己找到她时,她身上的灵能波动几乎达到了阿尔法级别灾厄之子的强度,即便是自己都差点受到对方的影响。

    好在爱菲拉尔几乎完全配合自己的抓捕行动,毫无反抗,巫王显然对她很感兴趣,在一天之内第二次降下旨意,要求绯红寿衣号完好无损的将她送回新大陆。

    “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奥菲利亚七号岛,解放那九十九个哭泣的灵魂。”爱菲拉尔对寂静修女说道:“你会看见的,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我要尽一切努力,让未来走在最合适的那条路上!”

    塞莉斯泰因没有再回答,她的心有点乱,她对外面的世界所发生的事情了解的越多,心中的迷茫就越多,巫王是否神圣?比之诸神,伟大的巫王们是否依然伟大?自从那一次赛里斯人取得了胜利之后,塞莉斯泰因就在有意识的收集一切关于赛里斯的信息,现在她面前就有好几个活生生的赛里斯人!

    寂静修女在他们身上看出了那种无所畏惧的特质,无论是对诸神还是对巫王,即便是直面混沌的威胁,这些人依旧嘻嘻哈哈的,把混沌打的落花流水。他们不在乎敌人是谁,也不在乎盟友是谁,甚至也不在乎自己的行动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却总能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几乎是矛盾的集合体。

    想想自己和狩魔猎人接触的几次,可能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物质奖励?塞莉斯泰因皱着眉头看着身后十几个圣武士正费力的抬着那个被狩魔猎人称为饥荒异种的怪物的尸体,狩魔猎人看向这东西的时候,眼睛中透露的贪婪几乎毫不掩饰。

    “这次你捅出来的篓子可大了!”李察牧师叼着雪茄吞云吐雾的说着:“本来圣武士军团不打算进城的,但是有闹出了这么一件事,整个下城区都没了,恐怕不来也得来了,安托万恐怕会恨死你。”

    狩魔猎人正被一个年轻的圣武士背在背上,这个年轻人他还有印象,当初就是他给自己带的路,找到了李察牧师,他的名字叫做赛文。

    “别拿安托万搪塞我,他在城里恐怕说话还没有你说话好使,你分明就是想敲我的竹杠!”狩魔猎人毫不客气的拆穿了李察牧师的真面目:“看上了我的战利品就直说,本来也是个意外收获,没想到它居然被水给冲了出来,如果条件合适,也不是不能分给你一半。”

    李察牧师眯起了眼睛:“这次的事,我替你扛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下城区突然爆发混沌侵蚀,狩魔猎人和本地的女巫,已经路过的黑船都是路见不平,见义勇为的好人。可惜混沌的力量太过强大,修女们折戬沉沙,女巫们损失惨重,唯独你狩魔猎人战绩彪炳!回头我给你发一个井盖大的奖章,如何?”

    圣武士赛文差点没一脚踩空掉进旁边的暗河里去,好在李察牧师伸手扶了他一把。

    徐逸尘翻着白眼看着李察牧师:“井盖大小的奖章?秘银的?”

    李察牧师嘿嘿一笑,没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别扯淡,那玩意的外皮的韧性你看见了,是上好的材料,估计里面的血液和骨头也有点用,我反正是不懂。咱俩一人一半,你看着处理,等做成了装备你再给我,别缺斤少两啊,其他需要添加的材料也得是真金白银的用!”狩魔猎人开出了自己的条件:“再加上你说的那个大奖章!即便不是秘银的,最少也得是个银的!”

    李察牧师摩挲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似乎在考虑这个方案中自己是赚了还是赔了,一双铜铃般的眼睛不时的瞟向饥荒异种的尸体,就像屠夫下刀之前在打量肥猪一样。

    而圣武士赛文则低着头往前走,假装自己是个傻子,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

    “好吧,成交!”李察牧师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衡量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有的赚,直接拍板钉钉了。他回头看着狩魔猎人背着长剑,手上还拎着一个包袱有些好奇的问:“你那个包裹里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看你一刻也不离身?”

    狩魔猎人拍了拍自己的包裹,冲着李察牧师笑了笑:“战利品,有点麻烦,我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你不会想知道这玩意是什么的。”

    色孽修女米萨尔的自我恢复能力,以及在痛苦中不断变强的特性,让他始终在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杀死了对方。最明显的证据就是,这一次没有获得关于色孽的额外属性,所以徐逸尘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和包裹里的东西再好好玩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