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献血光荣,同志
    “我的血,可以抑制女巫的灵能,让她们变成普通人。”狩魔猎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寂静修女,有些心虚的说。刚才他在对方落地的时候用寸劲“抖”了一下,如果在现实中,这一下子即便不是高位截瘫也差不多了。不过好在这个世界的职业者都比较耐操,即便是个妹子。

    毕竟自己本来也很看好爱菲拉尔,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赶,徐逸尘觉得自己是债多了不愁。

    塞莉斯泰因缓慢的吐出了一口气,来自后背的巨大力量让她一时间感觉无法呼吸,缺氧带来的压力让她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徐逸尘在对方的胸口重重的拍了一下,寂静修女仿佛被重新激活了一样,用力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剧烈的咳嗽声证明着对方应该没受到什么致命的打击。

    “效果怎么样?”李察牧师在旁边看着被砸在地上的修女,撇了撇嘴角,似乎看出了狩魔猎人发力方式的奇妙,正用自己的手臂模仿着狩魔猎人的动作:“既然你说起来了,能不能提供一份你的血液样本给我?上次我们得到的血液样本受到了混沌的污染,也许我们的牧师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效果相当惊人!唯一的问题是他的血液离体超过三个呼吸时间,就会失去活性。”说起狩魔猎人的血液,阿尔特雅有着相当的发言权,似乎想看看教会那边有没有什么进展:“不知道大人你有什么办法能保证这些血液的活性么?”

    李察牧师十分郑重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看起来十分古老的匣子,铜制的外表在时光的摧残下留下深深的痕迹,用十分自豪的语气介绍道:“来自尼罗河畔,用来储存法老内脏的圣器!我的私人珍藏,内附小型时间静止结界,外附使用恒铜镀层,奢华而富有内涵!”

    “战利品?”狩魔猎人饶有兴致的看着李察牧师手中的东西,在那个匣子的侧面,一个明显的凹陷痕迹,正好能和挂在牧师腰间的八角锤对上。

    狩魔猎人的目光让李察牧师抱紧了自己的藏品:“别瞎打主意小子!没有我作保,光凭你可没法取得修女的信任!”

    “我是战神殿牧师李察?沙克六世!”李察牧师很正式的对躺在地上的寂静修女说道:“由狩魔猎人徐逸尘负责监管这名女巫,以防止她继续对贵方势力进行渗透,破坏行动,你可同意?”

    魔形女急忙用眼神示意自己的同伴,而阿尔特雅显然也觉得这件事有点儿戏,打算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在李察牧师铜铃大的眼睛注视下最终没说什么。

    李察牧师将自己的八角锤杵在地上:“我已经够给你们两家面子了,要我说有个台阶下就得了,再硬撑着你们就是再逼我杀人灭口了!看在一同对抗混沌的份上,我再给你们个机会,同意的话咱们就收拾东西走人,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开始清算这次混沌入侵的起源了。”

    李察牧师的目光依次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女巫低下了头没有出声,毕竟混沌入侵的直接原因就是一名女巫导致的;爱菲拉尔倒是挺了挺胸但是也腰杆子不直,女巫们的全部行动就是为了她;狩魔猎人举起双手做出了投降的姿势,在这件事上,他算是主谋之一。

    在地上缓过劲来的寂静修女沉默了半天,最终开口说道:“好吧,我同意,但是我有要求!”

    狩魔猎人后退了一步,等待着寂静修女的条件。

    “首先,你们要妥善安置我的人,给她们最好的治疗!”寂静修女说道。

    “没问题,我们有足够的牧师。”李察牧师搓了搓手中的武器,觉得今天的收获还不错。

    “在我的人痊愈了之后,给我们一艘海船!”寂静修女强调着:“免费的船!”

    李察牧师感觉自己今天的收获开始缩水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修女的要求,毕竟给巫王寄账单,还是有点过于刺激。

    “把我的盔甲还给我!”寂静修女咬牙切齿的说出了最重要的一条:“别告诉我我的盔甲已经被水给冲走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李察牧师又点燃了一根雪茄,睁着眼睛说瞎话:“它还真就被水冲走了,干干净净,一点都没剩下,要是水流急的话恐怕这会都出城了。坎帕斯保佑,希望它不会被什么卑鄙小人捡到。”

    即便是塞莉斯泰因修女知道自己那套巫王实验版的拿不回来,也还是被眼前的牧师气的差点又背过去,只能咬着牙说:“但愿吧,希望它不会被卑鄙小人捡去!”

    李察牧师抽着雪茄,目光坦荡荡的回应着修女杀人的目光,丝毫没有感觉对方说的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要留下。”寂静修女开出了自己最后一个条件:“我要留在这里,和狩魔猎人一起监管那名女巫,防止她继续自己的间谍活动。”

    李察牧师差点被雪茄烫到手指,狩魔猎人则感觉到隐隐的蛋疼,恐怕以后的日子会非常“热闹”。马克思用高深莫测的目光看着几个人,一言不发,却似乎看穿了一切。女巫阿尔特雅则出人预料的没有立刻站出来反对。

    “既然你说你相信爱菲拉尔,相信她看到的那条路是可能发生的。”寂静修女向李察牧师说道:“那我更要留下,对抗混沌你不可能放弃巫王的力量,我留下可以确定爱菲拉尔的力量被用在正确的地方。”

    “我还没说同意呢。”徐逸尘觉得自己即便是同意,也得再敲点好处,不然以后这些女人在一起天天打,自己得亏死。

    “反对无效,就这么定了。”李察牧师一副无赖样的说道:“不然之前我们的交易就无效,那些物资你就去找安托万要吧,我不管了。”

    “女巫,让这些人都恢复,我们已经浪费足够多的时间了,是时候离开这里了。”李察牧师拿着那个匣子走到了狩魔猎人的身边:“先来二斤,没问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