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管救不管活
    ♂

    这一声呼救,不仅让刚从帐篷里出来的女巫阿尔特雅满面吃惊,狩魔猎人从自己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寂静修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漆黑无比!

    塞莉斯泰因可能确实涉世不深,常年在宁静圣殿中修行,或者负责巫王们的日常保卫工作,只需要每年参加两次黑船的巡游工作,但是能成为寂静修女的人,首先在智商上是过关的!巫王们即便是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但是他们本质上还是一群法师,可以忍受失败,却无法接受愚蠢。

    一瞬间,寂静修女就从这名文书修女的话中,明白了为什么这一次绯红寿衣号所肩负的秘密任务会被女巫们掌握,因为眼前的这个修女,是一个潜伏在修女会中的女巫!亦或者更糟糕,修女会已经被女巫们所腐蚀。

    无论哪一种情况,对于修女们的打击都是巨大的。当凯瑟琳修女向女巫大喊的时候,大部分修女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她们都在因为寂静修女的回归而松了口气。懈怠的修女们顺着凯瑟琳的视线方向看了过去,似乎在寻找这个‘火鸦’是谁。

    多年的卧底生涯,让‘魔形女’的心理素质如同钢铁一般,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着冷静。在与寂静修女同行而归的路上,她感觉到体内的混沌卵似乎在随着自己接近营地,而逐渐活跃了起来,她清晰的感受着混沌卵那树根状的触手在自己的体内蔓延,似乎在催促着自己,尽快完成任务。

    然而米萨尔修女没算到的是,作为女巫的凯瑟琳,即便是牺牲自己,也不会让女巫联合会预言中的人死于非命。当凯瑟琳走进营地中,感受到爱菲拉尔那澎湃的灵能波动后,混沌卵彻底被激活了!魔形女顾不上自己的伪装被人拆穿,挣脱了寂静修女的搀扶,使用灵能改变着自己内脏的位置,让它们尽可能的多撑几秒钟。

    “火鸦!我体内有混沌卵,救我!”当魔形女看见阿尔特雅的时候,她试图抓住自己最后的机会!在喊出这句的同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对方的位置奔去。

    魔形女事先知道自己在安东尼大港的接头人是阿尔特雅,在女巫联合会内部代号“火鸦”,也在很多年前和对方有过合作,当然,是以另外一个身份。她知道,‘火鸦’的能力是操纵一只火焰组成的乌鸦,可以有效的伤害到混沌生物。

    在魔形女向前奔跑的时候,寂静修女从地面上拾起了一把长剑,在手中掂了一下,瞄准了凯瑟琳的位置,抡圆了手臂将长剑掷了出去!

    阿尔特雅依然处于过度使用灵能导致的虚弱期,伸手挥了挥,一只蝴蝶大小的火鸦在空气中凝聚,然后熄灭,两行鲜红色的血迹沿着女巫的鼻子流出:“救救她!一瓶全面恢复药剂!”

    早已做好准备的狩魔猎人二话不说,开启了,世界再一次在他眼中变得失真,所有人的动作都变得缓慢,除了他自己。

    阿尔特雅的话音还没落,在狩魔猎人的听觉中,化作了怪异的尾音。他闲庭信步的走到了凯瑟琳的身边,伸手指弹飞了寂静修女投掷过来的长剑,他能看见寂静修女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表情,似乎在咒骂着什么。

    ,狩魔猎人发现在这个状态下,无论自己想要找到什么,相关的蛛丝马迹都会被系统用高亮图案所展示出来。比如说之前自己在地下时,需要找到足够支撑两个人的着力点,而现在,他想找到那个被称为混沌卵的东西。

    修女在他的眼中变得透明起来,在衣物之下是皮肤,肌肉,骨骼,内脏。狩魔猎人能看见血液在血管中流动,一个红色的怪异生物,在修女的胸腹中间不上不下的,如同生根发芽的植物,无数血管粗的触手正试图寄生在其他器官上。

    修女的内脏也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尽力的远离那些触手,所有被接触到的部分都被器官主动放弃了。来不及惊叹这个凯瑟琳的特殊能力,因为那些触手已经呈包围之势,将她的心脏围在了中央!

    狩魔猎人果断的划破自己的手掌,手指成刀,迎着修女的方向,一掌捅破了对方的肚子!在的透视效果下,徐逸尘的手避开了所有能造成重大伤害的位置,死死的攥住了那个被称为混沌卵的东西!

    当狩魔猎人的血液侵入魔形女的体内,对方的灵能就在飞速的退去,不仅丧失了控制体内内脏的能力,连发色,长相,身高,身材都在快速的发生变化!

    狩魔猎人在那些触手对修女的器官造成伤害之前,用力的抽出!徐逸尘满是鲜血的手掌中,一个长着人类婴儿面孔,葫芦形状的小怪物暴露在空气中,满身十几厘米长,头发丝粗细的触手,张牙舞爪的在空中挥舞!

    退出了和的状态,大脑中如同被插进了一根烧红的铁棍!那个真实的世界又一次回来了。空气中那嘈杂的声音,似乎想把之前落下的部分一次性补偿给狩魔猎人,一时间让狩魔猎人有了一种耳鸣的感觉。

    赤红的视界里,反射着寒光的刀锋划过,狩魔猎人一只手抓着那个混沌卵,另一只手靠着直觉隔挡着对方的攻击。这一次使用造成的后遗症,出乎预料的强烈,尽管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带来的伤害却比之前和完全体的寂静修女单挑时还严重!

    “我和你……没有……让开!叛徒……死!”耳边寂静修女那十分具有辨别力的声音隐约的传进了狩魔猎人的耳朵,赤红色的视界中,模模糊糊的看见李彦龙的盾牌挡在了自己的前面,还有远处李察牧师的喊声,战斗修女们的战吼,各种信息交杂在一起,却全部模糊不清。

    就在这时,狩魔猎人感觉到了来自脚下大地的轻微震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