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利益分配
    ♂

    都解决了么?徐逸尘在内心盘问着自己。解决了,不过好像有点彻底,修女们好像被自己坑的快全军覆没了。既然黑船都被人抢走了,恐怕巫王即便是有雷霆之怒,也不一定会来找自己的麻烦,有玛玛替自己顶缸。

    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们都做掉,来个神不知鬼不觉?

    不到两秒钟,狩魔猎人就放弃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虽然双方也算三观不合,坑死也就坑死了,不过毕竟是共同对抗混沌的力量,还有着教会的监视,恐怕李察牧师不会允许自己真的对修女们下手的。

    “静观其变,差不多结束了。”给维托丽雅发了条短信,狩魔猎人决定去解决剩下的烂摊子。

    和李察牧师商讨修女们的去留,顺带讨要点好处,总不能白拿,而且自己解决了下城区的饥荒异种,教会总不能不表示表示;和马克思谈谈,既然下城区已经被毁于一旦,未来有可能变成一片泽国,那些难民们该何去何从?

    比如说,自己就有一块足够大,又荒无人烟的领地,如果马克思同意的话,这岂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大家都这么熟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才是正道理!

    最后就是和女巫们谈谈这一次的报酬问题,以及建立战团需要的物资。最重要的是,爱菲拉尔,必须处于自己的监视之下!

    徐逸尘可是见识过银发女巫的力量,一言一行之间就能控制人的思想如同玩物。这种人能造成的危害,他在现实中可是见识过的,不提北方毛子隐藏在暗处,代号‘尤里’的那个怪物,光是一个觉醒了心灵力量的南亚土著,就让新华夏折损了将近一个团的兵力。

    他还记得那次空降行动,除了他之外,所有随行参加行动的突击队员,都带上了特制的头盔,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都被二次转化。也就是说,这些人看见的听见的都是虚拟出来的东西,对于头盔内的人来说,这次行动更像是在打游戏。

    这严重影响了黄泉突击队的作战效率,不过好在对方的武装势力也是土鸡瓦狗,三分钟不到,徐逸尘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除了他以外所有队员都在十五米外的位置,被盔甲锁定在原地,背向目标,失去了向这个方向的射击视界。

    那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但是根据资料显示,目标的年龄为37岁,心灵力量最大覆盖范围是237米,可以通过视线接触,强制性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在徐逸尘他们之前,一支七人的空降小队已经全军覆没了。短短的三个星期,目标在南亚大陆上四处活动,聚集起了数量惊人的叛军,各处袭击新华夏的军事设施。

    “你也是他们制造出来的怪物么?”目标衰老的声音在徐逸尘的脑内回荡:“你们不会永远统治这片土地的,现在加入我们,加入正义的一方,还来得及。”

    徐逸尘无视脑内的声音,抽出自己的军刀,分子级别的刀刃闪烁着寒光,任务的唯一要求是在目标发动能力时,取出对方的大脑,妥善保存。所以这一次,徐逸尘没有配置任何热兵器,在接触目标之前,护送小队成员足以解决所有敌人。

    一支匕首,一个低温储存容器,看见徐逸尘手中的东西,目标明显有些慌乱,一直回荡在自己大脑中的声音都有些失真。见识过‘尤里’的绝对控制,再来应付眼前这个菜鸡,徐逸尘显得游刃有余,几乎没有收到任何影响,用被盔甲加强过的手臂轻松的折断了目标的四肢,匕首小心翼翼的划破了人类脆弱的头骨。

    剔除那些无意识的信息和惨叫之后,目标在徐逸尘脑海中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为结局。”

    “你即使被关在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徐逸尘更改了莎士比亚的话来讽刺对方的话:“我们用了五千年的时间来酝酿,就是为了今天的欢愉,你永远也看不见结局的那一天。”

    和门口的圣武士打了招呼,狩魔猎人走进了这个临时搭建的营地中,李察牧师正在小心翼翼的指挥着自己的手下收拢着地上的残片,旁边几个昏迷的战斗修女证明了李察牧师蛊惑人心的能力还有待提升。

    “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李察牧师乐的脸上开了花,尤其是看见狩魔猎人只有一个人回来的时候,笑意更是加深了一分:“下手够黑的,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有点太过分了,你恐怕要有大麻烦!”

    狩魔猎人躲开了李察牧师的大手,按住了寂静修女脱下来的胸甲:“您想到哪去了,只是走散了,估计正主一会就回来了,我提前一步回来,好和你谈谈价格。”

    李察牧师看了看周围的牧师,隐晦的冲着狩魔猎人眨了眨眼,脸色一黑:“这玩意我教会是势在必得的,你别想分一杯羹!顶多我们负责帮你解决这次你惹出的麻烦!”

    狩魔猎人咳嗽了一声,没想到李察牧师这么上道,一边说着话,一边用脚尖在地上点了三下:“那不可能,与其这样,我还不如把这些东西原封不动的还给寂静修女,消除我们之间的误会,岂不是美哉?”

    李察牧师摇了摇头,用力的拍了下手,双手摊开无奈的说:“这样,我们教会再加一万金币!”

    “再加上同上许可证,凡是教会势力范围内,我的商队可以畅通无阻,只缴纳八成的商税!”狩魔猎人想起来自己还有一艘装满了货物的海船,即将出港,本着雁过拔毛的精神,狮子大开口。

    李察牧师假装认真思考了一下,不等手下的牧师们提出反驳就豪迈的说道:“就这么定了!”

    狩魔猎人马上松开了手上的胸甲,握住了李察牧师的手,双方的默契尽在不言中。一万金币,两人对半分成,五五开,当着所有人的面,两个人完成了利益交换。

    下一步,该去找马克思聊一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