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对不起,我是卧底(二合一章节)
    ♂

    在战场上经受了修女们自杀性袭击的,依然屹立不倒的帕德丝修女,此时仿佛时间被定格了一般,随着狩魔猎人的话轰然倒地,五肢尽数被斩断,如同被拆散的积木一般。

    狩魔猎人像来的时候一样,带着自己的长剑和包裹,走向远处,他的心中感到一丝不安,色孽的信徒们难道会如此简单的把自己的势力全部暴露出来?它们这明显是拖延时间的举动,到底在遮掩些什么?

    这一丝不安让徐逸尘有些焦躁,思来想去,他觉得唯一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就是女巫们那边了。处于风暴中心,或者说是直接引发了这场风暴的女巫,爱菲拉尔,她的身上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居然让巫王和混沌中的邪神同时将目光注意到她?

    作为一个前修女,爱菲拉尔的灵能显然是后天出现的,修女们看来搞出一个连巫王都感到意外的东西。作为一个深受帝国主义教育的新时代四好青年,徐逸尘深得新华夏的精髓,如果一个东西有人想要,就证明它有价值,所以先抢到手再慢慢研究。

    在确定了这个看起来很唬人的混沌怪物,没有米萨尔那种变态的恢复能力后,狩魔猎人匆匆交代了一句,就启程前往女巫的位置了。

    从徐逸尘出现,到消灭帕德丝修女转化的怪物,再到他离开,一共用时二十二秒。装逼如风,常伴汝身。

    一直到狩魔猎人的身影,消失在废墟之中,游侠双手依然保持抱着包裹的动作,然而空无一物的怀抱,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刚才好像狩魔猎人来过了?

    游侠环视着四周,下意识的跳过了正在上演十八禁剧情的那几个受害者,然后又情不自禁的移回了目光,发现本来就不已体质见长的文书修女们,此时已经快油灯枯尽了。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想法,游侠快步来到了本应该是,现在却成了人柱的怪物面前:“准备好去死了么?怪物?为你的所作所为赎罪吧!”

    尽管帕德丝修女并非是直接杀害民兵的凶手,但是那些信仰色孽的修女们却成为了她的一部分。游侠脚踩着对方的锁骨,在面对面的距离上,将手中的长弓拉开到最大程度,弓弦上的长箭,对准了对方的眼睛。

    帕德丝修女的目光平静,面对无可避免的死亡,她似乎重新变成了那个虔诚的执旗修女长。摆脱了色孽在耳边永不停息的低语声,帕德丝终于恢复了一丝神志,她喃喃道:“真是一场闹剧,整场战斗毫无荣誉可言。我可怜的姐妹们,你们都被巫王所蒙……”

    游侠的箭矢直接穿透了对方帕德丝修女的右眼,沿着眼眶贯穿了大脑,钉在了脑后的路面上。这只箭伤带着象征着愤怒的烈焰,将怪物的头颅固定在了地上。

    帕德丝修女用仅剩的那只眼睛看向不远处被游侠一个一个拖出战场的战斗修女,又努力的向那些文书修女们的方向看去,但是受限于角度,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杀了我吧,不要让我走得太痛快,我的罪孽无可赦免,我的手上沾满了姐妹们的鲜血。”帕德丝修女平静的说道,似乎在大脑被穿刺了之后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的意识一般:“我的灵魂被禁锢在了这个囚笼中,永远无法得到解脱,烧死我,溶解我,一点都不要剩下。”

    带着寒气的箭矢从另一个眼眶钉入,穿透了她的大脑,在帕德丝失去思考能力之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如你所愿。”

    这个以堕落修女为躯,以修女长的灵魂唯引,被米萨尔寄托了很大期望的怪物,就这样被游侠一箭一箭的夺去了生命。

    为了确保不会留下后患,游侠几乎将对方的头颅钉成了马蜂窝,才肯罢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后令人遐想的声音停了下来,帕德丝死后,那个法术的效果也随之消失。

    几个倒霉的文书修女几乎在法术失效后第一时间就失去了意识,唯有一个身材相对不错的,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水……”

    看着一丝不挂的修女们,昏迷不醒的修女们,泥泞不堪的修女们,以及被肢解的七零八落的前修女,游侠想起来狩魔猎人走之前那句话:“剩下的交给你了。”

    游侠一脸的黑线,在生死之间,依然能稳定开弓瞄准的手,此时却有些颤抖。为了自己的清誉,他有些纠结,自己是过去呢,还是……矜持一下再过去呢?

    “南无加特林……马的,就算一息三千六百转,我也六根不净啊!我来了!”单身二十几年的游侠拧开了自己的水壶,带着巨大的好奇心,虎虎生威的走了过去。

    另一边,寂静修女正带着那名穿红色衣服的文书修女在废墟中穿行,之前与她们同行的少年卡尔也不见了踪影。

    当时,狩魔猎人在听见瑞克引爆炼金炸弹发出的声音后,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三个人面前,即便是反应最快的塞莉斯泰因也仅仅捕捉到了一个背影而已。失去了的加成,又打破了宁静誓言,寂静修女的实力大降,只能带着两个人在后面跟着感觉追了上去。

    之前关于惩戒叛徒,铿锵有力的发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像是放了个屁一般。当然这种事,少年卡尔不懂,红衣修女则聪明的保持了沉默,没有再提起这茬。但是在塞莉斯泰因的心里却在翻江倒海一般。

    黑船修女这四个字,横向世界近百年,在知情人士中,几乎是一个不可提及的噩梦,就连教会的势力都在巫王的威压下保持了克制。然而近些年来,在越来越多的地方,修女们的行动遭到了抵抗,并非来自其他大型势力,而是一个又一个如同之前那个狩魔猎人一般的独狼。

    在村庄里,在港口的酒馆中,修女们最近四年中受到袭击的次数,几乎超过了之前一百年的总和!尤其是两年前,古老的赛里斯帝国悍然以官方的身份击沉了黑船-朱砂手号,因为她们未经通报袭击了赛里斯人的一个沿海村庄。

    朱砂手号的姐妹们在那个小村庄中发现了一名已经觉醒的灾厄之子,按照惯例,战斗修女们会将所有可能与混沌接触过的人都消灭干净,结果一队路过的赛里斯冒险者发现了,并阻止了她们的行为。彪悍的赛里斯冒险者几乎以摧枯拉朽之势,击垮了修女们的阵型。

    在执旗修女的率领下,仅剩下不到一半的修女们暂时熄灭了心中的怒火,一路撤往朱砂手号停靠的位置。但是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一路上从各个方向出现的冒险者层层包围了那一队修女,最终,没有一个人成功登上了朱砂手号,大部分光荣战死,仅剩的几个伤员则被关押逮捕。

    船上的寂静修女手持巫王的神圣旗帜,向赛里斯的传统势力交涉,结果刚刚下船没走出两公里,就被来历不明的神秘人士给打晕了。

    如此情况下,朱砂手号的船长强行压下了修女们的怒火,将黑船驶离港口,试图向巫王汇报这里发生的异变,却被赛里斯人的水师直接击沉在了离岸不到五十海里的位置,没有警告射击,直接击沉,没有救援。

    三天后,寂静修女被公开行刑,在菜市口斩首。这还不止,赛里斯人表现的简直比修女们更加愤怒,似乎他们才是被冒犯的人一样!将近八十条比黑船还巨大的魔法战舰突然从赛里斯人的船坞中驶出,从南赛里斯海开始,一直到瀛洲的倭湾,像梳子一样,在三个星期的时间里,将在这个区域内的光耀热泪号,和永恒烛光号全部击沉!

    仅有无畏之心号凭借着高超的驾驶技术,侥幸脱离,回到了新大陆。面对赛里斯的挑衅,塞莉斯泰因记得,电炽?爱迪生以及磁暴?特斯拉两位伟大的巫王迅速做出了回应,化作闪电前往了那片罪恶的土地。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三天后,赛里斯和巫王们签订了互不侵犯协议,而那两位巫王,寂静修女很久都没有在同僚中听到他们的消息。尽管寂静修女们不说话,但是她们不傻,最为巫王的近卫,她们比其他人更了解巫王们。

    巫王尽管伟大而崇高,但是他们依然是凡人,互相之间会发生冲突,会受伤,会有愤怒,会欣喜。塞莉斯泰因很清楚,这场冲突中,赛里斯人的皇帝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现在,又是一个肆无忌惮的赛里斯人,轻描淡写的将修女们几乎无法正面对抗的混沌之敌,像老鼠般一个个踩死。作为最年轻的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能感觉到,这个世界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她想参与其中,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她眼中神秘而强大的赛里斯就是最好的目标。

    “塞莉斯泰因大人,我感觉在东边有一股微弱的虚空震荡传来。”红衣修女突然停下脚步,面朝东方说道:“恐怕是我们要找的叛徒之一,我能感觉到被亵渎的圣言印记。”

    寂静修女看了一眼卡尔,转身带着红衣修女前往了另一个方向。一个凡人,如果在平时,这种近距离接触过混沌的凡人,恐怕会被修女们集中烧死在广场上,但是现在,还是不要触怒那个赛里斯人了。

    而少年卡尔拥有着野兽般的直觉,尽管不知道这些女人是干什么的,但是他在狩魔猎人离开后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一丝危险。趁着这两个女人突然听,机警的少年头也不回的加速狂奔,消失在了废墟中。

    不在理会那个凡人,塞莉斯泰因身边的文书修女很快就发现那个灵能波动,是在故意引诱她们俩,每当她们失去目标的时候,那股震荡就会适时的在前方出现,指明方向。

    “大人,我们继续向前么?”红衣修女有些不安的问道,今天遭遇的羞辱和挫折,让这个骄傲的修女学会了谨慎:“也许那些叛徒正埋伏在前面,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修女,注意你的言行。”塞莉斯泰因橫了她一眼:“谨慎是种美德,但是过度谨慎,意味着胆怯!做好施法准备,即便失去了誓言的力量,我也依然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文书修女凯瑟琳坐在之前米萨尔那把**椅子上,她能感觉到在身体下面,温热的血液随着心脏的跳动,在血管中艰难的穿行着;被祭献者的双肺随着呼吸的节奏,一下一下的顶着自己的后背;血液浸透了自己的长袍,滑腻的触感,让凯瑟琳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

    这还不是最让她头疼的,在她体内,米萨尔留下的混沌卵正在酝酿。只要米萨尔一个念头,自己就会被这玩意当成营养物质彻底吸收,连灵魂都会被吸进去,然后作为一个纯正的混沌生物,在自己的旧驱壳中重新出生。

    在凯瑟琳的耳后,一条长长的舌头正在舔舐着她的耳垂。这是一只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人形的堕落修女,是米萨尔留下看守她,或者说配合她演戏的牺牲品。

    米萨尔没有把她也变成堕落者,就是希望她能作为幸存者,随着救援人员返回营地。米萨尔保证会有人找到这里,来拯救自己可怜的姐妹。

    “从今以后,你依然是巫王忠心耿耿的修女,我不会要求你给我提供什么情报,我已经受够了巫王和修女了!”米萨尔当时带着微笑将凯瑟琳的肾脏挖了出来:“我的目标是女巫,那个我们一路运送过来的女巫!别担心,这种小伤不会致命,还可以防止有人发现你有问题。”

    “你体内的东西,叫混沌卵,你可能不了解它,不过没关系,你只要知道那东西会在四小时后结果就可以了。”米萨尔细细的品尝着手中的脏器:“味道还不错。你应该了解我们的作风,如果混沌卵在你体内孵化了,下场会很惨的。”

    剧烈的痛苦让凯瑟琳没有力气回答米萨尔的话,大量的出血让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变得无力了。

    “你唯一的机会,就是把这玩意,转移到爱菲拉尔身上。”米萨尔伸出自己的手,将凯瑟琳小腹的伤口抹平,血肉在她手中如同橡皮泥一般,可以随意的搓扁捏圆:“一直需要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像我一样,亲吻她就可以了,很简单的任务,却可以救你的命。”

    临走前的米萨尔冲着凯瑟琳飞吻了一下:“决定权在你自己了,是救自己,还是救那个女巫?愿巫王保佑你,凯瑟琳。”

    被座椅上的血管和肠子捆住的凯瑟琳,在心中估算着时间,突然双眼睁开,两只手变成了锋利的刀锋,一瞬间割断了束缚着自己的东西!

    在她身后的堕落者,几乎毫无抵抗的被凯瑟琳刺穿了胸口,刀锋划过,鼻子以上的部分瞬间离体而去。

    干净利落的抖了抖武器上的血液,凯瑟琳修女的双手再次恢复成了纤纤玉手的外形。看着被制作成椅子的战斗修女,被插在靠背顶部的头颅正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仿佛自身的遭遇都比不过她所看见的这一幕更让人吃惊。

    “对不起,我是个女巫。”凯瑟琳在头颅的耳边轻声说出了这句话,在修女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用变成钢锥的右手刺穿了她的的大脑,结束了她的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