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三章 不要也得要!
    ♂

    “我对你的秘密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只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而不是被那些恶心的虫子,或者那些疯狂的女人,撕成碎片,砍成肉酱!”波克老大瞪大了眼睛,压低了声音咆哮道:“自从那个赛里斯人来了之后,你就变得不一样了,整个城市也变得不一样!他就像一个灾星,无论在哪里,都会引发灾难!”

    “你错了,我的朋友。这个世界本来就如此危险,只不过我们没有看到。”马克思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让自己距离波克更近了一些:“你口中的塞里斯人,只不过是压垮了整座城堡的最后一粒沙子罢了。”

    “我快死了,波克。我曾经辉煌过,我拒绝了一个可以轻易毁灭我们的世界的意志发来的邀请。”卡尔?马克思眼睛中带着光辉,骄傲的说:“我拒绝了祂!因为我是一个人类,而我为此感到自豪!”

    “我不想看到自己带着知识走进坟墓,孤独的死去,我想与你分享我看到的一切。”马克思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了波克的脸上。

    毫无防备的波克老大被马克思的大手盖的严严实实,身体如同触电一般颤抖。

    无数他曾经看见过,学习过的知识,真理,一一展现在波克老大的面前!马克思小心翼翼的剔除那些危险的东西,关于混沌的,关于邪神的,所有那些不可名状的内容,仅仅留下一丝对混沌的总体认知。

    他不希望那些珍贵的知识随着自己一起走进坟墓,但是他也不希望造就出一个疯子!他没法保证,眼前的这个人是否能像自己一样,拒绝那无尽的诱惑。但是命运就是如此,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你看到了么?我的朋友。”马克思虚弱的问。

    “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精彩!别停下,我仿佛看见了世界的尽头……”波克老大梦呓般的说着,伸出自己的手,好像要握住整个世界一样:“我看见了权利!”

    短短的两分钟时间,在波克老大的脑海中,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马克思无力的垂下了手臂,看着自己的故人双眼无神,口水沿着嘴角留下,状若痴呆。

    马克思无声的笑了起来,自己当时也是如此的狼狈不堪。他还记得当世界在他眼前,以时间轴的方式展开的时候,那一曲波澜壮阔的文明奋斗史,是如何震撼自己的。正是这些记忆,让他有了足够的底气,在面对那谎言之王,诡道之主,那被众生称为辛烈治的伟大意志时,还有足够的勇气和理智说不。

    他刚才已经听见在隧道之外,那些被**邪神所蛊惑的修女们的尖笑声,但他并没有阻止波克老大让那两个民兵出去的命令,他需要时间。

    当死亡已经无可避免,马克思希望能在最后的时间里走的不那么孤独,他希望有人能知道他曾目睹过怎样的奇迹。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几米外的转角处传来,那是骨骼被折断的声音,皮肤被撕破的声音,肌肉被剔除的声音,也是内脏被取出的声音!

    尽管没有惨叫声来助兴,但是马克思和波克能清晰的听见,一个人是如何被细细的拆解,那声音伴随着修女们兴奋的喘息声,刺耳的尖笑声一起传了过来。

    刚从脑海中的幻境苏醒过来,波克老大还没来得及消化其中的内容。就被听见了这恐怖的声音,他面无人色的看着拐角的方向,呼吸不禁急促了起来。

    修女们似乎有意的要让两人感到恐惧,窃窃私语的声音在隧道中回荡,然后是什么东西被拖走的声音。而后一个被剥去了脸皮的头颅从拐角处滚了出来,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老朋友,别让人看了笑话,她们就想看见我们惊慌失措的样子。”马克思的声音依然平静,自从他拒绝了邪神的橄榄枝,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也许辛烈治是邪神中最睿智的一个,但是祂绝不是个宽宏大量的存在。但是马克思没想到那一位会如此没有耐心。

    “你说的对,麦克。我是马克西米连?佛朗索瓦?波克?伊西多?德?罗伯斯庇尔!我不会轻易死在这的!”波克连续的深呼吸,调整了自己情绪:“我见证了无数王国的兴衰,只要我还活着,你们这些混沌余孽就得死亡!”

    波克老大拿起自己的武器,站在了通道中间,咆哮着:“来呀!你们这些怪物!我不怕你们!”

    然而在拐角处,噗嗤,噗通,随着脚步声响起,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精干男子拿着一只正在上弦的军用弩,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嘘!你们暂时安全了,但是你继续这么叫下去,恐怕就不好说了。”

    波克老大用力的将后半句话吞了下去,作为一个务实的人,他一向非常识时务。

    “我叫瑞克?葛莱姆斯,你们是人民自保委员会的人么?”自称瑞克的人将自己的弩重新装填完毕:“跟我走,别谢我。你们的营地愿意保护我的妻子和孩子,所以我也愿意尽一份力,来保证这个组织不会完蛋。”

    “我想你就是他们说的马克思先生吧?”瑞克冲着地上的伤员笑了笑,示意两个人跟上自己。

    波克老大掺着马克思从地上站起来:“赛里斯有句谚语,叫天无绝人之路,用来形容我们是不是正好!”

    马克思无力的笑了笑,他能感觉到体内那来自混沌的力量正在侵蚀自己的内脏,对波克说道:“如果我死了,委员会就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他们现在就像一群失去了牧羊人的羔羊。你要引导他们,教会他们生存之道,人民的力量会超出你的想象。”

    波克搀着这个自己曾经的小弟,回答道:“你不会死的,你的羊群还等着你呢。我有我自己的理想,这一次如果我们能大难不死,我打算返回旧大陆了,我要夺回我失去的一切。”

    “别着急走啊,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一个甜腻的声音在一行人身后突然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