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这一招下去......
    ♂

    只是一瞬间,双方便将速度提升到了最快,无论是狩魔猎人的,还是寂静修女展开的,无疑都让二人的速度飙升到了极致!在场外的战斗修女和圣武士们只能隐约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一黑一黄,带着残影剧烈的交战!

    “可悲的凡人,你永远无法理解巫王的伟大!”即便是寂静修女没有开口8说话,那蔑视的眼神,也能轻易的让狩魔猎人读出她的意思。

    狩魔猎人单手招架着修女的攻击,另一只手在空气中画出昆恩法印的轨迹,暗淡的金色保护膜覆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却在寂静修女的金色长剑下如同泡沫般被蒸发了。

    塞莉斯泰因用带着撞角的护肩野蛮的撞击狩魔猎人,在的加成下,她的力量得到了巨大的加成!尽管付出的代价很高,但是巫王的任务必须完成!

    徐逸尘硬吃了这一轮的攻击,被巨大的力量直接撞飞,但是在那一瞬间,他猛的一脚踢在了寂静修女的支撑腿上,借着双方高速交错的力量——在“咔嚓”一声之后,踢碎了她的膝盖。

    然而寂静修女如同毫无知觉一样,在盔甲的支撑下,拖着一只断腿向着不远处被撞飞的狩魔猎人一跃而起!手中的金色长剑光芒暴涨,一下子跨越近四米的距离,从一只阔剑直接加长到了骑枪的长度!

    狩魔猎人在空中耳朵一动,尽管看不见,但是如同一辆载重卡车迎面撞来的危险感,让他全身的寒毛一刹那间全部乍起!落地后,他单手撑地,想也不想的向后翻滚躲避!

    修女的手中的长剑带着金光劈在了狩魔猎人刚才的位置上,居然在地上留下了一道近半米深的焦黑痕迹!

    第二式剑术擅长利用长剑本身的长度,与剑尖破甲效果对敌人造成伤害,狩魔猎人落地,转身,反击一气呵成!长剑就如同毒蛇一般出现了在寂静修女的胸甲上了!

    金属与金属之间的碰撞,发出了让人倒牙的摩擦声,女性特有的圆弧形胸甲让这次致命的攻击被偏转,借着被巫王祝福过的坚韧材料保护,沿着弧度的外侧留下一长串的火星,去也没能给修女带来致命伤。

    “这一击可以记录在年度失误集锦里了。”狩魔猎人抱怨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

    依旧闭着眼睛,移动着脚步,依靠感知,手中的长剑或劈,或刺,连绵不休的攻击笼罩着寂静修女的身影,凌厉的剑风在高速攻击中肆虐,如同跗骨之蛆死将修女逼迫的不断后退!

    被踢断的膝盖这时成了修女致命的弱点!塞莉斯泰因没想到,在自己的冲撞之下,对手居然毫发无损,反而抓住机会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如果不是巫王大人赐予的圣器不断的修复着自己的躯体,那宛若活物的圣言汇聚在膝盖处替自己提供了足够的支撑,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摔倒在地失去反抗能力了!

    狩魔猎人的长剑划过一片火光,整个人突然高速旋转起来!在的状态下徐逸尘脚尖在地上猛的一瞪,整个人俯冲而上,在空中旋转了一圈,手中的长剑自左向右,从修女的背后袭来!

    寂静修女到底还是因为受伤,转身慢了一步,在惯性的加持下,锋利的剑刃击穿了华丽的装甲,切入了修女的肌肉层,鲜血瞬间就从巨大的伤口飞溅出来!

    剑式不止,长剑斜斜的划过修女的后背,狩魔猎人顺着剑式旋转了一圈,又一次积累了足够的大力量,转身,长剑回旋而来!

    塞莉斯泰因刚刚转过身,就看见狩魔猎人带着火焰长剑从另一侧自上而下劈斩而来!

    下盘不稳的寂静修女勉强招架了狩魔猎人的攻击,巨大的力量几乎让她站立不稳!然而狩魔猎人的长剑再继续向下试压,两个人几乎脸对脸,在双方武器的光芒下,狩魔猎人对着修女微笑了一下,洁白的牙齿让塞莉斯泰因有些疑惑。

    下一个秒,实战经验丰富,几乎精通所有战斗方式的徐逸尘,冷不丁的松开了自己的武器,一个扫堂腿就将寂静修女干净利索的放倒在地!在寂静修女从恍惚中缓过劲来之前,狩魔猎人用自己的双腿锁住了对方的肩关节,双手抓紧修女拿着长剑的那只手臂,逆着关节用力一拧。

    清脆的骨折声音传来,修女的手中带着金色符文的长剑无力的落在了地上,直到现在塞莉斯泰因也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阵剧痛后,她就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臂了。她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自己失败了,巫王的荣耀将被玷污,神圣的任务被邪恶的变种人所阻碍。

    “十字锁?”李彦龙目瞪口呆的看着狩魔猎人拍了拍自己袍子上的土,捡起来地上的武器。

    两个超人类之间的战斗,普通人眼睛的动态视觉几乎都跟不上他们的动作,只能看见长剑在他们手中化作一团光影,一金一红,如同拿着光剑的绝地武士在对练习。

    一眨眼之后,自己的老大居然用如此接地气的方式取得胜利,旁边用力揉眼睛的李察牧师可以作证,绝对是众人没想到的。

    寂静修女躺在地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生机,被打断的膝盖以及刚刚被狩魔猎人扔下,脱臼了的手臂,让她像一个被玩坏的洋娃娃一样。原本化作金色符文的圣言书,也慢慢汇聚在了她的胸口,重新变成了一本书,如果说原来这是一本字典的话,那现在顶多算是一本练习册了,最薄的那种。

    “太惨了。。。啧啧。”游侠嘬着牙龈评价道。

    狩魔猎人用脚将寂静修女的武器踢得远远的,然后帮她手臂戒了回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回去固定好,别乱动,用不了两个月就没事了。”

    看着周围几乎伤兵满营的修女们,还有躺在自己脚边默默流泪的寂静修女,以及之前还没出生就被自己干掉的熊孩子饥荒异种,叹了口气。

    狩魔猎人感觉自己在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踩北海幼儿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