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都到齐了么?(二合一大章)
    ♂

    “头,你可千万抓住,别松手啊!”被吊在半空中的游侠紧张的回答道:“我可提前说过,我做不到了,你就是不相信。。。”

    “我现在要把你荡过去,注意我之前说过的位置!三点钟,两米,两掌深,记得么?”狩魔猎人右手的五指承受着四个人的重量,他现在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好的,好的!”游侠看着单臂挂在石头上的狩魔猎人,自己也心里没底,嘴里重复着那个看不见的着力点的位置:“三点钟,两米,两掌深,我记住了!”

    随着狩魔猎人的发力,游侠在空中开始了小角度的摇晃。随着游侠荡起角度逐渐加大,狩魔猎人的伤口也在逐渐加深!

    “和之前一样,我倒数三个数,你就松手!”狩魔猎人喊道。

    “我知道了!这次你放心吧!”游侠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目标位置,尽管狩魔猎人这一路下来完美的找了各种隐藏着的着力点,但是这种看不见的东西,还是叫人心里相当没底。

    “二!”狩魔猎人将游侠向后荡去,他仿佛听见剑刃和自己手骨相互摩擦,发出了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

    用力的将游侠和女巫甩了回来,狩魔猎人眼看着两个人几乎被荡到了最高点:“松手!”

    这一次游侠没有让狩魔猎人失望,张开自己的双臂,用力的插进了泥土中,在自己落下去之前,抓住了一根枯萎了一半的触手!

    这里距离最近的裂缝,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游侠感觉自己终于看到了希望,完成了超高难度的任务,没人死在任务中,巨额的奖金即将到手!

    唯一的问题是,他手上沾满了狩魔猎人的鲜血!游侠清晰的感觉到手中的触手,迅速开始腐烂,化作一滩烂泥。

    “马的,这是什么鬼?”带着这样的疑惑,游侠带着女巫向下坠去。这一次,即便是狩魔猎人也毫无办法了。

    然而,游侠和女巫就那么漂浮在了空中,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自从失去了箭矢之后,就变得不靠谱的游戏,突然间如同政委附体,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完全正确的行为——擦干净了手上的血!

    尽管狩魔猎人没有告诉过他,自己的血液中含有特殊的力量,但是游侠在一路上已经见识过太多次这种血液的可怕之处了,对于这些混沌生物来说,简直就是王水一般的效果。游侠迅速的擦干了自己手中的血液,这些血液都是之前沿着长剑流淌过来的。

    游侠没有浪费时间去思考为什么自己没有掉下去,而是迅速的估算着那一段触手可能延伸的位置,用力的把手臂插进了土壤中。游侠的判断是对的,当他抓住触手的那一刻,支撑着两个人的力量突然消失,重力重新回到了两个人身上。

    两个人的重量被吊在一根触手上,猛的向下一沉,最终安稳的承受住了考验。

    “呼。。。”惊魂未定的游侠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刚才发生了什么?”

    而这时,被狩魔猎人绑在身上的银发女巫无力的垂下了自己的手臂,刚才正是爱菲拉尔苏醒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两个人的性命。但是银发女巫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原本白皙的皮肤几乎变得透明了起来,红黑色的血管在皮肤下面清晰可见。

    “放心,还死不了!”爱菲拉尔虚弱的笑了笑,又一次陷入昏迷中。此时,距离最近的裂缝只剩下不到两米,胜利在望!

    “爸爸!”少女卡洛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一步窜到了骑士巴特的身边,小声的说:“我刚才感觉到了女巫的存在!很虚弱,距离我们不远了!”

    李彦龙和骑士巴特对视了一眼,带着民兵们加快了速度,向着卡洛指示的方向前进。

    而在另一边,修女们显然也发现了爱菲拉尔使用灵能后在虚空中留下的震荡,调整了方向,向着目标的位置飞速前进!

    在她们身后,李察牧师皱了皱眉头,向手下人喊道:“加快速度,我们去看看这些娘们有什么发现!”

    “有意思,看来这里还隐藏着一股力量,居然连饥荒异种都被扼杀在摇篮中了。”隐藏在一个阴暗地下室中的前文书修女,米萨尔?布里吉塔带着微笑饮下了一杯鲜红色的液体。

    在她身边十几名形象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修女,正将各种酷刑轮番使用在自己以前的同僚身上。尖锐的笑声,放荡的表情,与依然坚持着信念的战斗修女们的祈祷声合为一体,在米萨尔修女的耳中化作了一曲献给黑暗王子的绝望乐章。

    一口饮干了手中的血液,米萨尔?布里吉塔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身来,这个椅子上铺着一个战斗修女作为装饰。之所以说是铺着,是因为这名信仰坚定,不肯皈依黑暗王子的修女,被开膛破肚,用自己的肋骨钉在了椅子上。

    她的皮肤被仔细的剖开,平铺在了椅子上面,除了剥皮的刀口之外再没有一点破损;她的肌肉组织被完整的去除,却没破坏任何血管;她的大部分内脏被掏空,却保留了完整的神经系统。

    心脏被装饰在椅子顶端,缓慢而坚定的跳动着,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主人的胸膛;双肺被小心翼翼固定在扶手上,随着米萨尔的摩挲,为这位不幸沦为祭品的修女提供着氧气;所有的血管,被分门别类的捋顺,成为了椅子上的纹路,血液在其中穿行不休。

    整个椅子如同一件艺术品一般,被米萨尔当着所有修女的面一丝不苟的完成,这是她献给欢愉之主的礼物!

    依靠黑暗王子的伟力,米萨尔?布里吉塔维持着这位修女的生命。作为一个服役年限超过八年,意志过人的战斗修女,米萨尔将她作为示范,展示给所有修女,这就是她们将要面对的未来!超过一半的实习修女当场就拜倒在米萨尔的脚下!

    而另一半,则成为这些叛变修女们证明自己的投名状!米萨尔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她们在昔日的姐妹身上,释放着自己的恶念,时不时的指点几句,打开她们的想象力,去制造更多的痛苦,来取悦那不可名状的意志。

    “痛苦即使快乐,疼痛,羞辱,折磨!给我更多的痛苦,你们这些蛆虫!”米萨尔?布里吉塔惬意的张开双臂,拥抱着虚空中的力量。她感觉到那股力量,涌进她的体内,变强的感觉,真是美好啊!

    随着米萨尔的话,年轻的实习修女们更加卖力了,纷纷陷入了狂热之中,原本靓丽的银色长发,随着虚空能量的降临,逐渐转变成了绿色,红色,黄色,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实习修女们年轻的躯体上,开始出现大面积的图案,有的在亵渎诸神,有的在嘲讽巫王,更多的是毫无意义的符号。

    各种各样的变异肢体出现在她们的**上,蛇一样分叉的舌头,长满鳞片的尾巴,不可名状的第五肢,同样不可名状的哺乳器官,而这些叛变的实习修女们沉迷在不可名状的**中,丝毫没有察觉!

    文书修女凯瑟琳站在米萨尔的身边,沉默的看着眼前群魔乱舞的画面,她是唯一一个愿意投靠米萨尔的正式修女。为了证明自己,她亲手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了自己的四个姐妹,真正做到了面不改色心不跳。连米萨尔都感慨她是个真正的屠夫,欢愉之主一定会赐福于她!

    正是借着那四位姐妹的牺牲,凯瑟琳才有机会取得米萨尔的信任,她才有机会把束缚着战斗修女英格丽德?布朗的亵渎法阵破坏。凯瑟琳偷偷把自己的忠贞项链塞给了她,布朗修女当时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明白了她的意思。

    凯瑟琳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米萨尔?布里吉塔察觉到了虚空中那一丝的波动,早已投身混沌的她,对虚空能量的了解远超常人!

    “恩?这个感觉,是你么?爱菲拉尔?”米萨尔修女吸允着手指上的血珠,向已经堕落了的修女们喊道:“好了姐妹们,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吧!让我们去找点新乐子,向伟大的欢愉之主展示你们的想象力!”

    随着一片癫狂的嚎叫声,这些变异了的修女们疯疯癫癫的冲出了藏身的地下室,只留下两个看起来和常人无异的修女,面对面。

    “凯瑟琳。”米萨尔坐回了自己的宝座上:“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到最后么?”

    米萨尔修女的话让凯瑟琳浑身的发冷,她知道自己的力量在对方面前毫无抵抗之力,但是她强装镇定的回答道:“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大人,我已经向欢愉之主证明了我的忠诚,我愿意和过去划清界限!全心全意的服侍吾主,就如同您一样!”

    “凯瑟琳,凯瑟琳。”米萨尔修女发出了一阵狂笑,突然脸色一变:“你当我是傻子么?如果不是我主动解除了束缚法阵,凭你那卑微的能力,如何能放走那个蠢货?”

    凯瑟琳一瞬间面无血色。

    看着凯瑟琳的反应,米萨尔又换上了一副笑脸:“不用担心,小可爱,我不会杀你的,我费了那么大劲配合你演一出戏,可不是为了收获一具毫无用处的尸体。”

    米萨尔的话,让凯瑟琳浑身开始颤抖,椅子上蓬勃跳动的心脏证明着眼前这名色虐修女的残忍,她宁可战死,也不想遭受那样的酷刑!

    “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那个该死的帕德斯,她的灵魂居然绑定了巫王的信物!”米萨尔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我需要你成为我线人,我不需要你向欢愉之主献出忠诚,你们这些俗人,是不会理解祂的伟大的,我只需要你在今后的日子里,向我提供来自修女会的消息!”

    “别忙着拒绝我!”米萨尔用手指勾起凯瑟琳的下巴,狠狠的吻在了上面,凯瑟琳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好像在艰难的吞下什么东西。

    慌忙的从米萨尔手上挣脱开的凯瑟琳一阵干呕,物理的瘫在了地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来自欢愉之主的小礼物,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听话,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的。”米萨尔擦了擦嘴角,微笑着说:“你在杀死那几个战斗修女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你的内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我不关心你有什么秘密,只要你乖乖合作,欢愉之主会是世界上最慷慨的人!”

    凯瑟琳捂着嘴,没有回答,但是米萨尔从她的眼神中已经看出了妥协。

    ————————————分割线——————————

    “头,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游侠挂在半空中询问着身后的狩魔猎人,尽管自己面前不到两米的距离就是出口了,但是他只能望洋兴叹。

    “两点钟位置,一米五,有一块石头,那是你的下一个目标,从那开始你就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去了。”狩魔猎人将长剑夹在双腿之间,因为长度问题,他没办法把自己的武器挂回原位,也没法单手将武器放回自己的空间装备中。

    “嗨。”徐逸尘叫住了正打算跃过去的游侠,用腾出来的手向他比了个大拇指:“干的不错,老万,我没想到你能坚持到现在!”

    游侠费力的回头看了一眼:“头,虽然我知道我很厉害,但是你现在夸我,我很容易掉下去啊!”

    胜利在望让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从那个他们即将要靠近的缺口处,一个人影在绳子的保护下,从天而降。

    “头,为什么我必须喊你长官,他就能喊你头。”吊在绳子上的李彦龙笑嘻嘻的看着狼狈不堪的两个人:“明明是我先的。”

    游侠翻了个白眼,冲李彦龙伸出了一只手:“别废话了,快把我弄上去,我快坚持不住了!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相对于欢天喜地的游侠,狩魔猎人则没有那么轻松,恐怕他们的位置已经暴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