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个简单的计划
    “作为一个狩魔猎人,你是很少见的类型。”女巫阿尔特雅走在狩魔猎人旁边,对他刚才的行为评价道:“我见过为了拯救城市,牺牲自己的狩魔猎人,也见过为了消灭混沌邪魔,将一整个村庄一起炸上天的狩魔猎人。”

    “但是,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愿意和没见过面的凡人一起喝酒的家伙。”女巫似乎勾起了自己的回忆:“狩魔猎人已经脱离这个世界的纷争太久了,久到大多数人都彻底忘却了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你想表达什么?”徐逸尘看了看女巫,突然这么多愁善感,似乎背后隐藏着什么故事:“也许,你愿意和我说说你和我的老师是怎么认识的?”

    阿尔特雅轻笑了一下:“大人的事,小孩不要打听。”

    另一侧的银发女巫带着微笑听着两个人的交流:“狩魔猎人将会迎来新的崛起,这个世界中,如此之多的星光,即是我们抵挡混沌的希望,也是这个我们饱受摧残的灾厄之源。”

    阿尔特雅收起了自己的笑容,恭敬的问道:“这也是您看见的未来么?”

    “不,不是未来。”银发女巫爱菲拉尔摇了摇头:“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这是我们的命运。”

    “未来不可见,明日不可知,唯命运已定,无可更改。”爱菲拉尔的话让女巫沉默了。

    “再和我说说那个半魔裔的事,如果你真的想要那玩意的尸体做研究的话。”狩魔猎人岔开了这个话题,作为玩家,他对爱菲拉尔的话有些心虚:“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在狩魔猎人的菜单上。”

    女巫摇了摇头:“一般半魔裔指的是下层界生物在我们的世界留下的后代。还有一种情况是,有人使用某些秘法召唤到了一个下层界生物,或者找到了某个封印着下层界生物的物品,通过一个复杂仪式,剥夺下层界生物的力量和生命,让受术人成为半魔裔。”

    女巫透过自己的面纱,看向狩魔猎人:“不过,最近十几年的时间中,再也没有人成功召唤过下层界的生物出来。所以,我猜你的敌人可能是幸运的找到了某个封印着下层界恶魔的物品。不过一般被封印起来的家伙,都是那种十分强大的恶魔。”

    “算不上敌人,只是个跳梁小丑罢了。”狩魔猎人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那个地方军中尉的鄙视:“这样的人一般会获得什么特殊的能力?”

    “说不好,看那个下层界生物的等级,还要看运气。大多数人不过是得到了类似恶魔皮肤,魔化肢体之类的能力。”女巫说道:“术士们可能会更了解,他们是和下层界接触最多的人。不过我所说的那个仪式,需要很多非常珍贵的材料,这和它所能带来的力量相比,得不偿失,所以很少有人使用它。”

    狩魔猎人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那个同行,也遇到了一些奇遇,以后还需要多注意一下他的情况。正所谓,同行相轻,所以他们俩个必须得倒下一个。在这方面,不论是忠嗣院的成员,还是帝国的政委,一直保持着全胜的战绩,徐逸尘打算延续这个优良传统。

    “头,前面就是那个怪物第一次下潜到地下的区域了,民兵们有人亲眼目睹了那个大家伙在这里挖了个大坑,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搜索。”游侠在前房顶上冲着徐逸尘喊道:“你最好过来看一下,有点小麻烦。”

    狩魔猎人轻巧的在墙上借力,跃上了游侠所在的房顶,同样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站在了游侠的身边,向下望去。

    果然是小麻烦,正前方两百米之外,所有的建筑都消失了,周围的地面仿佛被人专门平整过一样,变成了一片广场,没有任何能隐藏身形的地方,一个直径将近十五米的洞窟就在广场的正中间。

    向西南方向望去,一条建筑物废墟铺垫的道路一直蔓延到远方,清晰地标示着这个怪物是如何穿过城市,抵达这里的。

    “那边是怪物第一次出现的位置。原本是一座本地帮派的仓库,据说前一阵子他们和邪教徒搅在了一起,被人干掉了,就一直闲置到现在。”游侠对狩魔猎人介绍道::“那个洞窟的位置,原本是一口水井。”

    以那个洞穴为中心,紫色的菌状物像地毯一样覆盖了周围几十米的面积,暗红色的血管在其中穿插交错,好像活物一般时不时的涌动一下,向外扩张一点。

    密密麻麻的畸变体在周围拆除了所有建筑,时不时的一队畸变怪物从其他方向的小巷出现,用自己异化的锋利节肢拖着人类的尸体或是其他动物的尸体,其中还有不少畸变怪自己的尸体,都被一视同仁的堆积在了洞窟旁边。

    “头,你是指挥官,我听你的,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游侠粗略的看一眼,下面的畸变体在三百只以上,而自己只有不到六十只箭了。成功就职时,作为任务奖励,他的老师送给了他一件专门携带箭矢的空间装备,可以一次性装下一百五十只箭矢,只剩下了不到四十支,箭囊中倒是还保持着满装的二十四支箭。

    然而游侠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在有意识的回收射出去的箭矢,但是不少箭矢在击中目标后会有损坏,导致不能使用,还有一部分随着被击中的怪物尸体一同消失了,现在他知道他的箭去哪了。

    一根肥硕的触手,艰难的挤出了洞窟,触手的两边长着密密麻麻的眼睛,从中间裂开,像吸尘器一般将地面上的各种尸体残骸吸了进去。几个离的近的畸变体也被触手一起吞进了肚子,然后触手慢吞吞的缩回了洞窟中,发出了打嗝一般的声音。

    “下一步的计划很简单,我们冲进去,跳进那个洞,然后跟着那根触手一路找到我们的目标。”狩魔猎人制定了一个简单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