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幸存者
    “头,有幸存者!”游侠放松了手上的弓弦,回头向狩魔猎人喊道:“前方右侧,第二间屋子!我看见了房间周围畸变体留下的尸体。”

    狩魔猎人抬头看了看,一栋突出的建筑物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抓住了女巫的手腕,阻止了女巫正打算聚集火焰的行为:“呆在这里,我过去看看情况,不要释放你的力量,别把那些怪物吸引过来。”

    狩魔猎人走出了掩体,长剑在背后没有出鞘,走向了游侠指示的位置,他要看看是什么人能在这种环境中坚持到现在。

    “前面的朋友,不要紧张,我是人类。”双手摊开,狩魔猎人用行动来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嗡的一声,一支弩箭钉在狩魔猎人的脚边,尾羽还在半空中颤抖,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前面的房间中传了出来:“站住,陌生人,不要再向前靠近了!不然。。。”

    没等这个声音落下,又是一支弩箭从房间中射了过来,这一次,直指狩魔猎人的头颅!狩魔猎人闪电般的触手,将弩箭紧紧的握住,箭尖距离自己的额头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手疾眼快的游侠一箭射向了箭矢飞出来的位置,那是一扇被木板封死的窗户,在一栋二层建筑的二楼,木板上仅仅留下了几个用于射击的缺口,长箭精准的飞进了那个洞口。

    从声音上看,箭矢没有射中偷袭的人,而是钉在木头上,在窗子后面还有二层掩体!

    是个老手,狩魔猎人向游侠挥了挥手,示意停止攻击,从手中传来的力道看,发射箭矢的弓弩是便携式的,远不如之前那支箭的速度快,房间里最少有两个人持有弩机。

    房间里面的声音也证明了狩魔猎人的猜想,之前说话的人激动的说:“该死的,我教过你多少次了?我不发话,永远不要擅自射击!”

    “外面的人听着!这是个意外!我们并不想惹麻烦!”那个声音从木板后面传了出来:“我不惹你们,你们也别来惹我!别再靠近了!”

    “你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么?”狩魔猎人闲庭信步的走向了那栋房子:“那些怪物,你都见过了吧?”

    又是一只弩箭,精准的射向了狩魔猎人,狩魔猎人这一次仅仅是歪了歪脖子,就让过了这跟箭矢,但是狩魔猎人灵敏的嗅觉闻到了一丝熟悉的问道,是那个触手上粘液的味道。

    “卡尔,我再说一次,别他妈的再用你那该死的手弩射击了!”还是那个声音,似乎在训斥另一个袭击者:“我说了陌生人,别再靠近了,我手里的军用弩可不是玩具,别逼我!我今天早上杀得东西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在名单上加上一个人类了!”

    狩魔猎人距离那栋房子还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一边用拇指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间房子,一边向房子的方向喊道:“你真的觉得在房子里面就一定安全么?”

    “爸爸!别犹豫了,射死他!”一个年轻的声音传了出来,显然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被称作卡尔的人。

    游侠的弓箭换了个角度,指向了狩魔猎人示意的方向,狩魔猎人的行动不变,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这些怪物挖洞的能力可是非常强,要是我,我就不会把家人都藏在房子的二楼就觉得会安然度过这场灾难。就像这样!”

    狩魔猎人突然转身,一脚踹碎了刚才路过的那扇房门!在转身的瞬间,背后的长剑已经出鞘,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火焰半弧,直接斩向了正前方!

    门后面一条大腿粗的触手刹那间就从房间中电射而出,迎面撞向了狩魔猎人的剑刃上!如同被分开的水流,整条触手被剑刃从中间,一剖为二!

    近十米长的触手原本蜿蜒盘旋在门后,将不大的房间填的满满的,现在则向两侧分开,扑在了街上,依然顽强的扭曲不已,各种各样内脏般的组织流了一地。

    游侠连续开弓,两箭,将被解剖的触手分别钉在了地上。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狩魔猎人长剑一挥甩掉上面的血液,顺势挂回了背后的:“我们是从人民自保委员会那边来的,那里是安全区,如果你想保护你的家人的话,最好去哪里。”

    “每天都有这个会那个会,布拉布拉布拉的成立,我只相信我手里的兵器!”房间里的人回答道:“顺便说一下,那一剑干的漂亮!”

    狩魔猎人一边招呼两个女巫可以继续前进了,一边继续说道:“你自己考虑清楚了,这些东西昨天晚上刚出现的时候,还只是一群怪兽,现在,它们已经学会声东击西,隐蔽,偷袭的战术了,你觉得你能坚持多久?”

    房子里沉默了一会,传来了一些细微的讨论声,狩魔猎人示意游侠可以继续前进,自己走进了那间房子,轻轻的敲了敲门:“恕我直言朋友,这附近可能除了你们家,再也没有别的活物了。不仅仅是人类,连虫子都快被这些怪物杀光了!你们现在就像是落在乞丐窝里的烧鸡。”

    狩魔猎人说完后,退了回去,打算和女巫一起离开这里,他没法漠视生命的消逝,但是他也并非善良之人。狩魔猎人的职责是保护整个人类,而并非具体的某个人,有的时候牺牲一小部分,去拯救更大的部分,是狩魔猎人必须做的选择,而他自己则是本性如此。

    “我明白了,我会去那个什么人保会的,谢谢你的提醒!”房间里的人在狩魔猎人走远之前喊道:“我叫瑞克!瑞克?格莱姆斯!你叫什么,陌生人?我不知道你们要去干嘛,我只想保护我的家人,但是这一切结束之后,如果我想找你喝一杯,我应该找谁?”

    “狩魔猎人!”徐逸尘挥了挥手,不知道等他搞定那个大家伙之后,下城区里是不是还有能喝酒的地方:“营地里的人,都知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