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Die! die!die!
    狩魔猎人的双眼紧盯着半空中的麦克,这一次出现在营地内部的塌陷区,直径有将近四米,一粗一细两条触手露出地面的长度惊人,足足有五六米高!

    一只利箭擦着狩魔猎人的脸射向那条细长的触手,在半空中被另一条触手用自己的躯干挡住了,这条触手比之前见过的所有触手都更巨大,一只硕大的眼睛在触手的前段出现,淡黄色的瞳孔带着恶意看着飞速接近的狩魔猎人。

    一脚踢开了一只从洞穴中跳出来的畸变体,徐逸尘单手把被扑倒在地的平民抛向了后方,现在已经没时间估计他会不会被摔断脖子了!短短的几秒钟,马克思先生演讲用的台子周边,就化作了地狱!

    无数倍撕碎的人体散落在周围,第一批跳出来的畸变体四面八方的向人群扑去,单凭狩魔猎人一己之力完全无法阻挡!和在城门口那次不一样,狩魔猎人能看的出来,这两条触手在指挥这些畸变体,有目的的袭击人群!

    周围的几只畸变体完全无视了靠近的狩魔猎人,自顾自的用角质化的尖锐节肢,把地面上的尸体和残骸拖向那个洞穴。

    狩魔猎人的脚步不停,轻松地越过了几只畸变怪,他的目标不是这些流水线上廉价的产物,先把马克思救下来才是他的目的。下城区复杂的情况,恐怕只有这个发生了神秘变化的男人才能统筹一切。

    狩魔猎人一度怀疑麦克巨大的变化背后有着混沌的影子,不过这需要在以后由女巫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拿着盾牌的李彦龙终于穿过了重重人群,拦截下了四只杀出了一条血路的畸变怪。另一边,游侠吉万冰以一己之力,封锁了洞穴一半的面积,所有背对着他向上爬行的畸变怪,都被一只利箭牢牢钉死在峭壁之上。

    一只火焰组成的乌鸦,带着尖啸撞在了粗壮的触手身上,女巫阿尔特雅也出现在人群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女巫如同潮汐中的礁石一般,将慌乱的人群从中分开。

    在她身后,匆匆赶到的十几个民兵,依靠着长矛的优势,堪堪止住了畸变体的肆虐。

    被女巫击中的触手,被火鸦的力量所侵蚀,一朵小小的火焰,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在触手上顽强的燃烧着,触手在痛苦的作用下剧烈的摇摆,而另一只火鸦已经随着女巫的手势,在她身边飞舞了!

    狩魔猎人抓住这条触手在空中来回扭动的机会,一步跨上了触手的躯体!触手体表一层滑腻腻的粘液,让人几乎无法着力,但是沾满了自己鲜血的双手,被狩魔猎人有力的洞穿了触手的外表层!

    一寸一个血窟窿!狩魔猎人用无比血腥的方式爬到了触手的前段,直视着那颗篮球大小的眼睛,巨目中最后的影像就是狩魔猎人越来越大的拳头!

    “噗!”巨大的晶状体破裂,感觉好像是一拳打进了果冻中一样!淡黄色的液体随着触手剧烈的抖动甩的漫天都是,好像下了一场无比恶心的雨。

    一只手插在触手的眼睛中,狩魔猎人的身体随着触手剧烈的晃动在空中荡来荡去,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另一条细长的触手,嘴中默默的计算着距离,全身的肌肉都做好了准备,而在狩魔猎人的脚下,巨大的洞穴之中,仿佛火山喷发一般,带动着整个地面抖动了起来。

    “这可不妙!”李彦龙看着洞穴周围的土地开始龟裂,大地开始震动,挥动自己手中的武器:“所有人!快来离开这里!不要管伤员!能走的马上走!”

    狩魔猎人仿佛看不见脚下的异变一般,双腿微屈,另一只手握住了背后的长剑,打爆了触手眼睛的那只手重重的握住了眼睛后面的神经束:“来呀,好孩子,把我送到另一边!”

    随着狩魔猎人的发力,巨大的触手抽搐着撞向了另一条触手的方向,狩魔猎人顺势松开了手,整个人在空中完成了一次旋转,长剑带着火焰,将那条纤细的触手斩断!

    缠着马克思先生的那半截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被游侠一箭射中,特制的重箭带着触手和马克思一起向外飞去,避免了他直接掉进洞穴的厄运。

    “头!小心下面!”李彦龙对着半空的狩魔猎人喊道。

    下坠中的徐逸尘能清晰地看见,十几条粗壮的触手,带着无数畸变体,在洞**正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几乎要溢出洞口!

    而在半空着的狩魔猎人避无可避,在最后的时间中飞速的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昆恩法印,双手握紧了长剑,在众人的目光中坠入了那个满是怪物的洞穴!

    狩魔猎人在十几条纠缠在一起,几乎填满了整个洞穴的触手上,如履平地,像寄生虫一般趴伏在触手上的畸变体,密密麻麻的出现在狩魔猎人的视线中。

    距离地面还有不到四米的距离,不大的空间中,狩魔猎人的脸上带着一丝狞笑,开始了自己的杀戮之舞。

    随着如同风暴一般的剑势展开,狩魔猎人的脚步在触手之间灵活的切换,借着触手每一次的蠕动,增加着手中长剑的惯性!

    “die! die!die!die!”狩魔猎人的怒吼声在洞穴中咆哮,巨大的声音让企图上前支援的李彦龙和游侠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死亡乃吾之罗盘!”好像之前掉下去的不是狩魔猎人,而是一台绞肉机一般,连续不断的刀锋入体之声,让女巫的嘴角都有些抽搐。

    “魑魅魍魉,无所遁形,混沌邪魔,待宰羔羊!戮之!”一条三米多长被斩断的触手飞出了洞穴,在它身后,几乎分不清形体的畸变生物残骸如同垃圾一般不断飞出洞穴,幸存下来的民兵双腿都在打颤。

    随着狩魔猎人的战吼高涨,洞口周围仿佛下起了暴雨一般,被各种颜色的血液灌溉着,长剑带起的火光,映红了周边的空气。

    空荡荡的广场上,一片寂静,李彦龙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有再向前走一步,耳边唯有狩魔猎人的怒吼声在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