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来找你了!
    “没想到这东西学的这么快。”看着被狩魔猎人踩在脚下的触手,游侠不禁感到有些后怕:“我之前用这样的战术和另一个玩家配合过一次,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学会了如何应对。”

    狩魔猎人脚下的触手像蛇一样来回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触手的另一端深深的埋在地下,位置就在游侠身后。很明显,隐藏在下城区的那个怪物母体学会了声东击西,它知道哪些人对它的威胁最大。

    “头,这些畸变生物和触手最开始只会盲目的追着活物跑,后来它们学会了围猎的方法,然后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这帮怪物就学会了挖地道。”李彦龙在旁边补充道:“从灾难发生到现在,一共三个小时,它们就从动物,变得比这里的帮派份子都聪明了。”

    狩魔猎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脚下的触手,感觉到它反抗的力量越來越弱了,不知道是自己的血液给它造成了持续性的伤害,还是怪物的母体准备放弃这条分支,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更大一点,如果这玩意真的像李彦龙说的那么聪明的话。

    “嗨,能听懂我的话么?”狩魔猎人伸手抓住了那条触手,把它拽到了自己面前,触手前段的口器狰狞的张开,好像听懂了狩魔猎人的话在示威一般。

    狩魔猎人的手用力掐住了触手,凑近了它的口器:“听着,我来找你了,很快我就会把你的触手一根根一根的砍光,到时候别死的太快了!”

    随着狩魔猎人手上的力量加强,把触手体内黄色的体液从前端挤了出来,然后整个触手被狩魔猎人的长剑从中斩断,只剩下半米多长的部分被他拎在了半空中,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而后半截一眨眼就缩回了之前的地洞中,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不起眼的洞口。

    “你说的对,这玩意确实总让人想起保护伞公司的那些人造垃圾来。”徐逸尘用那只手拍了拍李彦龙的肩膀说道:“总是让人想起些不好的回忆。”

    看着自己肩甲黄色手印,李彦龙觉得自己应该巧妙的避开这个话题,马上转向女巫阿尔特雅小声的说道:“很不幸,你的同伴没能全部活下来,有一个,发生了一些。。。”

    “我已经知道了,我能感觉她们的状态。”女巫的脸被兜帽挡住,看不出来她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依然平静:“每一个女巫都习惯了直面死亡,无需抱歉,还有一个活着就是好消息,不是么?”

    “这就是我们一直抓捕你们的原因。”前修女爱拉斐尔说道:“每个女巫都是潜在的威胁,巫王们也许并不正义,但是他们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住了混沌的蔓延。”

    女巫阿尔特雅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似乎想反驳什么,但是女巫最终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自己的手:“我们为这个世界所付出的,你根本无法想象,我们并非自愿成为女巫!生而为之,身负其罪,但这不是巫王可以肆意杀戮我们的理由。”

    “你说的对,所以你们一直在等待我的出现。”爱拉斐尔看着牵着自己手的小猫女说道:“女巫们的苦难已经到了尽头,尽管前路依然充满坎坷,但是并非毫无光明。”

    阿尔特雅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是您看见的未来么?”

    “前路不可知,未来不可视,唯有希望永存,整个世界都将迎来巨大的变化,跟紧领路之人,终将获得救赎。”说完,银发的女巫牵着小猫女的手,走向前方狩魔猎人一行人。

    “领路之人?”阿尔特雅看着跟在狩魔猎人身后的银发女巫,楠楠自语着:“他就是你说的人么?还是另有隐喻?”

    “跟我说说这里的情况,营地和马克思又是怎么回事?”狩魔猎人看着跳上了房顶,警戒周围的游侠,对李彦龙问道:“你们怎么逃脱的?”

    “我和巴特先生是被那个营地的人救回去的,据说那个营地已经建立有一阵子了,就在这里的领主死了之后没两天的时候。”李彦龙在前面带路,一行人走向之前民兵们所在的地点。

    “现在营地里差不多有一两千人,确切的人数恐怕没人知道,这里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了,如果不是那位马克思先生,营地早就崩盘了,根本没有机会坚持到现在。”李彦龙回答着徐逸尘的问题:“马克思先生组织能力超强,历史上那位伟人我没见过,但是这位,确实有一股独特的气质。”

    “前面是我的人,我们正在清理这附近的建筑,防止它们成为畸变体藏身的地方。”李彦龙一路介绍着自己知道的情报:“营地里现在还比较稳定,原来住在那的人已经贮存起来的食物和水,估计够所有人吃一天的,不过武器,药品什么都缺,有不少伤员在里面。”

    “头,你有什么计划?”李彦龙带着热切的期望看着狩魔猎人,尽管年少的时候惹是生非,但是李彦龙受他老子影响很大,骨子里是个正直的人,让他放下那么多人不管,他做不到。

    “计划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它,干掉它。”狩魔猎人言简意赅的总结了自己的计划:“这些畸变体杀不完,现在它们还不算什么威胁,时间久了就说不好了。”

    “我明白了,头。”李彦龙带着几个人走进了民兵组成的防线中,指着正在转身往回走的波克老大:“你,对,就是你,过来一下!”

    波克老大刚刚才立下了以后要牛逼的誓言,还没落下架子就看见了迎面走过来的狩魔猎人,马上就想转身溜走,结果被李彦龙给叫住了。

    我这怕不是命中犯了赛里斯人?带着这样的想法,波克老大低着头走了过去。

    “我要回营地一趟,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有问题么?”李彦龙指着波克老大说道:“这个人之前表现的很勇敢,现在哪里都缺能负责的人,基本上发现一个提拔一个。”

    狩魔猎人看着这个人有点眼熟:“我们之前见过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