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 解脱
    狩魔猎人的前进速度越来越快!

    两边的建筑物飞速倒退,在城墙上的士兵眼中,狩魔猎人好像一道残影般划过。

    城墙就在眼前!狩魔猎人没有丝毫停顿,如履平地一般,整个人沿着城墙的外侧奔跑而上!

    他在墙面上奔跑!狩魔猎人就这么沿着九十度角的城墙,划过一道弧线向着那只已经接近垛口的畸变怪物冲了过去!

    城墙的高度不过七八米,巨大的羽翼振翅一挥,狩魔猎人猛的一跺脚,在接近城墙顶端的位置一跃而起,在几个士兵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从天而降!

    怪物刚刚从城墙处冒头,还没等那个年轻的圣武士抽出自己的武器,一道黑色的身影,宛若狂风般呼啸而过。

    狩魔猎人的手掌在剑刃处抹过,火焰引燃了鲜血,第一个被引燃的就是自己背后的翅膀,黑色的羽翼燃起熊熊火焰,环绕着他,犹如从天而降的火焰君王!

    长剑贯穿了怪物的头颅,没有机会发出任何声音,变异的**,就在火焰中化为飞灰!狩魔猎人的正下方,上百只畸变生物,在城墙外面争先恐后攀爬,最先靠近城墙的怪物甚至没有机会爬上城墙,就被后来者踩在脚下!

    前仆后继的怪物就这么堆积成了一个半坡,城墙上的城卫军面色发白,年轻的圣武士则高呼着自己所信仰的神名,举起了自己的武器!

    狩魔猎人能看见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怪物,满是肿瘤和其他变异器官的身躯,只能通过残破的盔甲,分辨出宿主原来的身份是一名战斗修女。

    透过火焰,徐逸尘看见对方视若珍宝的圣印祷言,像垃圾一样,随意的被一条触手撕去了大部分。

    “杀了我!”火焰阻挡不了他的视线,即便是脸上各种凸起,让五官严重变形,徐逸尘依然能分辨出这个绝望的灵魂发出的低语。

    “如你所愿!”狩魔猎人的长剑燃起冲天的烈焰,贯穿了对方的胸膛,仿佛没有阻力一般!即将死去的生灵,带着微笑连和所有接触到狩魔猎人的怪物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堆积在一起的怪物,一只接着一只的被引燃,被焚烧!当狩魔猎人落地时,地面上厚厚的一层灰烬,在风中泛着星星点点的火星,城门口又一次恢复了最开始的寂静。

    张开五指,在地上轻轻一抚,阿尔德法印引发的精神冲击,在他的手掌中轻轻激发,犹如最轻微的呼吸,吹散了地面上的灰烬。

    一颗骷髅外形的戒指,在灰烬之下被显露了出来,带着金属光泽的骷髅戒指在漫天飞舞的火星中格外显眼。

    狩魔猎人蹲下身子,拾起了这枚戒指,两颗细小的钻石镶嵌在眼睛的位置。

    【纯洁之戒:这是一枚明显带有修女风格的戒指,无论你从什么渠道得到它,最好都不要带着它招摇过市,不然后果会很糟糕。因为这枚戒指只会被授予成功剿灭过混沌之敌的战斗修女们,每一枚,都代表着一场混沌之灾成功阻止,

    使用限制:女性

    材料:银,未知

    工艺:魔法工艺

    特性:纯洁——遭到精神类攻击时,会感觉到痛苦。

    ——为了我们的事业,为了我们的世界!】

    默默的把这枚戒指收了起来,这应该就是你依然能保持着自己意志的原因了吧?狩魔猎人看完了装备的介绍,抬头望向在城墙顶上的圣武士。

    “你们现在面对的东西,和人类不一样,随时保持警惕,圣武士!”狩魔猎人向他喊道:“你身后的士兵们信任你,别让他们失望,不要有一丝松懈!没有李察大人的命令,不要让任何一个生物越过你的防线!”

    “是!大人!”年轻的圣武士绷直了身体,大声回答道:“我不会让任何东西通过这里!”

    狩魔猎人摆了摆手,走向了几个女巫,一行四人,再次向贫民区深处进发。

    而在贫民区的深处,十几个装备混乱的士兵正在李彦龙的指挥下拆除街边的房屋。

    “动作快!我们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清空这里的遮蔽物,不然我们撑不到下一个日出!”李彦龙大声的呼喝着几个效率比别人慢的士兵,同时依靠自己远比原住民高的属性,推倒了一面矮墙。

    “老大,咱们就这么任凭那个赛里斯小子这么呼来喝去的?”一个穿着破烂皮甲的小混混搬着几块砖头,路过另一个装备稍好一点的人时,小声的问道。

    “都他么给我老实干活,不想活了你!”被问话的人一脚踢在了小混混的屁股上:“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耍小心眼,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孩子扔了,把胎盘养大的?”

    “老大,胎盘是什么玩意?”小混混一脸不解的在后面跟着自己的老大:“我就是觉得他有点猖狂。”

    小混混的话音还没落,一间屋子里突然窜出了两只畸变怪物,看起来原来住在屋里的主人已经遭遇不幸了,这两个怪物嘶吼着冲向了附近清理街道的民兵们。

    “退后!和之前一样!不要靠近它们”李彦龙一边下达着命令,一边扔出自己的盾牌击倒了冲在前面的畸变体。

    但是一个离得近的民兵向后退了两步就被一根随意丢弃的木头绊倒在地,脱离了其他人的保护,眼看就要被另一只怪物锋利的节肢钉死在地面上!

    之前被称为老大的人突然向前,拽住那个民兵的头发,用力的向后拽去,怪物异化的手臂重重的钉在了民兵两腿中间的空隙,差一点,这位仁兄就会告别男人的身份。

    “嗖!”一支利箭贯穿了畸变体的脑袋,怪物不甘的倒在了地上,一直裂开到耳朵的口器还试图在民兵的腿上咬下一块肉来。

    下半部分被开锋盾牌像断头铡一般切掉了畸变体的头颅,一双赤红色的眼睛还努力的看向那个民兵的方向。

    “我跟你说,波克老大!以前你欺负我的事,咱们一笔勾销了!”民兵躺在地上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随着胯下的暖流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