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我们是人民的队伍
    “就像我们之前训练时候那样,盯着敌人眼睛,把手中的武器插进对方的身体!”之前说话的男子强装镇定的指挥着手下的四个人,但是骑士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几个人都是菜鸟,之前一点战斗经验都没有。

    除了领头的那个,其他人恐怕没见过血,骑士巴特仓促之间扔出了自己的盾牌,击倒了一个从侧面冲上来的变异虫人,否则那个拿着草叉的男人就会死于非命。

    领头的人倒是很勇猛,砍翻了自己的敌人,对着那个险些丧命的新兵吼道:“你聋了吗?为什么不出手!”

    “队。。。队长,它好像没有眼睛。”新兵小声的辩解着,地上的尸体证明着新兵没有撒谎,这是一个甲虫变异的怪物,一时间确实分辨不出来哪里是眼睛。

    “我十分感谢你们的帮助,但是你们的人,帮我们搬运一下伤员就好,战斗交给我们!”骑士巴特捡回了自己的盾牌,发动了一次冲锋,和李彦龙一起退回来这边的防线。

    “你说的对,你们几个把那两位小姐带走,小心伤员的伤口!”队长一边指挥着自己的人帮忙,一边对骑士巴特说道:“你好强大的战士,安东尼大港人民自保联合会向你提供帮助。”

    听到这个名字,李彦龙不禁撇了撇嘴,感觉有点蛋疼。

    “你们是哪来的?知道这玩意是哪来的么?”队长举剑刺穿了一个敌人,这些拼接起来的野兽,战斗力十分低下,如果普通人能克服恐惧的话,一对一几乎能完胜。

    “不知道!”两个战士异口同声的回答。

    骑士巴特和李彦龙尴尬的互相看了一眼,李彦龙补充道:“我们一会在聊这些吧,不然麻烦就大了!”

    随着李彦龙的话语,一个下半身长着触手的修女神色呆滞的爬了过来,原本光鲜亮丽的盔甲被腐蚀的毫无光泽,半张脸已经消失了,几缕银色的头发在腐烂的头皮上格外显眼:“为了。。。巫王的荣耀。。。混沌必须被消灭。。。”

    修女仅剩的一只手里还握着自己的武器,另一只手的位置已经被一条前段长着锋利牙齿的腕足所代替。

    “我的天啊!快走,这里的事情我必须报告给麦克先生知道!”队长看见这玩意之后大声招呼自己的人撤退。

    李彦龙在最后面抵挡着几个追的最近的变异怪物,看着在怪物群里众星拱月般的修女,半融化状态的眼睛看着自己,尽管没有发出声音,但是从口型上,李彦龙能分辨出来对方的话:“杀了我!”

    一只有力的大手阻止了李彦龙向前发动冲锋的意图。

    “你疯了么?”骑士巴特带着李彦龙向后随着那几个人撤退的方向退去:“别做傻事!”

    “先生,她好像还有意识!”李彦龙不安的回头看了看被淹没在怪物群里的修女,觉得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谴责:“就这么让她受苦么?就算是敌人,也不应该落得如此下场!”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是我不能让你去白白送死。”骑士巴特回首望着陷入一片火海的仓库:“我们会回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刚刚找到了女巫所说的秘密出口,狩魔猎人正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类似井口的东西:“这就是你说的,能出去的出口?”

    这井口周围一片狼藉,各种生活垃圾散落满地,井边满是不明物体留下的痕迹,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奴隶们不允许上甲板,你难道指望修女去清理那些奴隶的生活垃圾么?”女巫用理所当然的的表情看着狩魔猎人:“所有排泄物,尸体都是通过这里直接丢弃到海里的,你应该庆幸,今天不是清理垃圾的日子。”

    “水不会通过这个井口蔓上来么?这里在水平面一下了吧?”徐逸尘觉得这玩意有点不科学,可能是魔法产物?

    “哦?你居然还知道这种知识?狩魔猎人现在都这么有文化了么?”女巫一脸好奇的看着徐逸尘:“下面有一扇活板门,从上面扔下去足够重量的东西就会打开,在井口有保持压力的魔法阵,半分钟之后会自动关闭那扇门。”

    “露露喵不想从这出去!”小猫女眼泪汪汪的看着女巫:“而且露露喵的重量不够!”

    “没关系,姐姐抱着你下去。”女巫拍了拍猫女的头,噗通一声,把肩膀上的暗影刺客扔了下去:“走吧,不然那个家伙就要沉底了!”

    说完女巫就把自己膝盖以下的裙子撕了下去,在大腿的位置打了个结,抱着猫女跳了下去。

    好吧这很魔法,狩魔猎人假装没看女巫修长的双腿,用短信给女武士发送了消息:“已经脱离黑船,在预定地点汇合。”

    “收到,和尚受伤,没有生命危险,汇合点见。”收到了回复的狩魔猎人也纵身跳进了井中,并且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会接触到井壁。

    仿佛穿越了一层塑料膜,狩魔猎人睁开眼睛,在水中寻找了刺客的踪迹,远处,女巫正在努力向上游着,旁边的小猫女正用狗刨的动作追赶她,速度居然不慢。

    一把拽住了刺客的衣服,徐逸尘也迅速的浮出水面,拍了拍刺客的脸,确定了这个倒霉的家伙还活着,狩魔猎人带着他游向岸边。

    一大一小两个女巫已经登上了岸边,银发女巫带着小猫女小心的躲避了起来,防止被黑船上的人发现。

    “他还有多久会开始发作?”收魔猎人把暗影刺客拖上了岸,港口的微风让浑身湿透了的刺客脸色发青,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我不知道,除了拜死教的刺客,没人清楚这种毒药的具体发作时间,只知道症状会越来越严重。”女巫帮小猫女拧干了头发上的水,用一跟布条把自己的长发扎了马尾,显得干净利落:“今天来凑热闹的人可不少,你有的忙了。”

    随着女巫的目光,天边逐渐明亮,一团黑色出现在远处地平线方向,海盗们终于进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