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两个活着,一个死了
    狩魔猎人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银发女巫:“不要装神弄鬼,女巫,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作为一个女巫,偶尔看见一些来自未来的片段不是很正常么?”女巫伸手拽了拽小猫女的脸:“露露喵?你比我想象中的还可爱!”

    小猫女不满的挣脱了女巫的手,转身抱住了狩魔猎人的大腿:“我们快离开这好么?露露喵感觉这里好危险!”

    徐逸尘用手拍了拍猫女的头,让她稍微后退了一些:“我感觉你看到的可不只是一些片段!我不知道女巫想借你之手干什么,但我会一直盯着你的,女巫!”

    银发女巫摆了摆手,好像狩魔猎人是一只嗡嗡作响的苍蝇:“好啦,狩魔猎人,我知道了,还是专心你的工作吧!想把我们安全带走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呢。”

    狩魔猎人决定先离开这里,再审问这个女巫的秘密:“我的任务是把三个女巫全部带走,我的工作还没完成。”

    话音没落,狩魔猎人劈开了下一扇大门的锁链,里面空无一人。

    “恐怕你要失望了。”女巫指着下一扇铁门:“大概三天之前,我能感觉到那个房间中的灵魂在绝望中崩溃,失去了理智。昨天晚上,我能感觉到,在无尽的痛苦中,那个灵魂走到了尽头。”

    狩魔猎人看了女巫一眼,打开了那扇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一具被烧成了焦炭的尸骨,用扭曲的姿势,诉说着原主人遭受的折磨。

    小猫女仿佛炸毛了一样,扑入了女巫的怀抱,女巫温柔的拍了拍猫女的后背:“看来是修女们发现了异变,清理了她。”

    狩魔猎人并不打算信任女巫的话,而是快步上前劈开了剩下的锁链,检查了每一间房子,确定了第三个女巫确实就是那具被烧焦的尸体:“你很了解修女?为什么的你的头发和那些修女的颜色一样?”

    “因为我原来也是一名修女。”银发女巫抚弄着小猫女尖尖的耳朵:“后来因为一场意外,我才觉醒成了女巫。”

    还好,小猫女还不太理解修女的意思,不然一定会离这个女巫越远越好。徐逸尘对这名前修女身上发生的意外,很感兴趣,但是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我很期待你的故事,现在,让我们先离开这里!”

    给小猫女也灌下了自己的血液,猫女喝下后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连毛茸茸的尾巴都随着主人的心情左右摇晃着。

    带着两个现在和普通女孩无异的女巫,狩魔猎人一马当先,沿着原来的路往回走。徐逸尘没有发现其他出口,似乎在黑船的内部,只能通过甲板上那个出口离开,设计师当时就没考虑过,如果黑船沉没,这种设计会让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没有逃生机会么?

    暗影刺客摇摇晃晃的沿着走廊向前走着,右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一道不起眼的伤口,伤口的周围一片黑色。

    科林当时感觉自己掌握了局势,尽管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易容成一个奴隶的,但是心跳和脉搏做不了假,刺客有把握在对方做出任何异动之前,割开她的喉咙。

    也许是多年前,那个被烧成废墟的小镇,也许是船舱里众多形同死人的奴隶,暗影刺客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一口恶气,让他不吐不快,犯下了她们这行的大忌。

    “你知道么?这么多年,我都恐惧着你们这些修女,我觉得你们简直比那些混沌崇拜者更疯狂。”暗影刺客在伪装成奴隶的女刺客身后小声的说着:“但是,今天,今天之后,你们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噩梦中了,我会亲手割开你的喉咙,听着你的鲜血流淌,感受着你的今天逐渐衰弱,而你在这个过程中只能默默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你会毫无荣誉的,死在这些奴隶中间,以一个奴隶的形象。。。”暗影刺客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脖子上一阵刺痛,手中的匕首下意识的割断了敌人的喉咙。

    科林小心翼翼的拔出了脖子上的弩箭,精致的弩箭只有小拇指的长度,比钢针粗不了多少的箭身,带着一股腥甜的味道。

    “该死的,你这个疯子!”暗影刺客不用想,就知道这玩意有毒!他试图在女刺客的尸体上找到解药,但是对方的尸体在他眼睛底下从一具男人的尸体恢复了女刺客的外表,身上的皮甲已经消失不见,和其他奴隶一样,赤身**。

    然后刺客知道了为什么他会中招,在女刺客的嘴里,他找到了一根小巧的发射筒,女刺客把这玩意含在嘴里,向后发射,先刺穿了自己的脑袋,然后射中科林的脖子,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暗影刺客的脖子会被直接刺穿。

    暗影刺客把弩箭和触发装置都收了起来,对方的尸体上没有任何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科林一把拽下了蒙住女刺客眼睛的黑布。

    右眼处血肉模糊的晶状体,让刺客知道为什么对方一路后退,不再和自己正面搏斗,也知道了为什么对方会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来攻击自己。

    女刺客倒霉的被自己布下的陷阱击中右眼,来不及处理伤势的她,直接把钢针拔了出来,却不知,每一根钢针,暗影刺客都在上面沾了特制的毒液,会放大受伤之人的痛苦,让人无法集中精神。

    暗影刺客想合上女刺客的眼睛,但是受伤的那只眼睛周围肿胀的厉害,刺客不得不把那条黑布重新盖在了对方的脸上。刺客知道自己下的毒,效果有多强,这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但是这一局最后还是我赢了!

    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现在就看命运是否眷顾我了,科林向后原路返回,希望那个该死的狩魔猎人不会迟到。

    没过二十秒,暗影刺客就感到一阵恍惚,地板,墙壁都开始扭曲变形,似乎有无数冤魂在耳边尖叫。但是这些反应,反而让刺客安下心来,不是立刻致命的毒药,自己就还有机会,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期待看到那个该死的狩魔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