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女巫到手
    狩魔猎人的目光扫过蹲在地上的小女孩,在光线之下,和头发同样颜色的一对猫耳随着小女孩的眼睛左右转动,偷偷的在观察狩魔猎人。

    在狩魔猎人身后,一个沉闷的敲击声响起,声音的来源,就是那扇狩魔猎人想错过的大门。随着这个声音,长了一对猫耳的小女孩连滚带爬的跑回来自己的牢房里,仅露出一对耳朵,倾听着外面的声音。

    狩魔猎人叹了口气,看来避不开了,重重的砸了两下铁门:“里面的人,向后退!离门口远点!”

    也不知道里面的人能不能听见自己的喊话,不过顾不了那么多了,狩魔猎人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持剑,用力的将长剑捅入了大门。

    好消息是,根据手上的阻力来看,这扇门要比之前的铸铁门要薄很多,坏消息是,这种金属的强度相当高,想切割出一个足够人进出的出口是不可能的了。

    看了看两侧的墙壁,狩魔猎人放弃了拆墙的打算,无论是谁设计的黑船和这些牢房,他都把这种可能考虑到了,因为两侧的墙壁全部使用黑色的大理石构成。

    “垂直向上,五厘米,第一个节点;垂直向下,七十五厘米,第二个节点;纵轴中心线两侧,各三十厘米,第三,第四节点,横轴中心线两侧,各三十五厘米,第五,第六节点。”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狩魔猎人用剑开出的缝隙里传出。

    “第一象限,与横轴相切三十度角,十五厘米,第七节点。”女人的声音清脆悦耳,语速很快:“别发呆,狩魔猎人,我们的时间紧迫。”

    狩魔猎人摇了摇头,这个女人说的对,时间紧迫,自己在怎么能浪费时间呢?随着女人声音的指示,狩魔猎人用长剑刺穿大门上一个个隐藏的节点,随着狩魔猎人的发力,手臂上的伤口被重新崩开,血液挥洒了一地。

    自己是不是忘了点什么?狩魔猎人的长剑即将贯穿大门上最后一个节点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动作:“是你!”

    徐逸尘收回了长剑,即便是隔着铁门,狩魔猎人也感觉危险扑面而来!自己又一次中招了!上次在卡洛的梦境中,那个银发女人也是这样,靠一个眼神差了让自己跳进混沌海!现在门后面的女巫仅仅依靠声音,就影响了自己的思维!

    房间内的声音叹了口气:“我并非故意控制你的思想,只是自从那场意外发生之后,这种力量一直伴随着我,并非为我所控。”

    狩魔猎人不为所动,依然警惕的看着铁门的方向。

    “露露喵能做证!”小猫女悄悄的来到了狩魔猎人的身边,可能是天生的种族加成,让猫女行动无声,如果不是小猫女嘭嘭的心跳声暴露了她的位置,徐逸尘的感知都察觉不到她的行动。

    “大姐姐不是坏人!”小猫女努力的做出严肃的样子,两个小拳头攥得紧紧的,抓着狩魔猎人的大衣边缘:“自从露露喵被这些女人从妈妈身边带走之后,一直是这个大姐姐的声音在黑暗中安慰我,还给我唱歌!”

    “救救她好不好?”小猫女瞪着大眼睛看着狩魔猎人,试图靠卖萌来换取收魔猎人的同意。

    但是狩魔猎人现在也无法确定,小猫女是不是和自己刚才一样,被门里面的女巫所魅惑了!即便是专门用来隔绝女巫能力的黑船和牢房,都没能彻底控制房间内的女巫,狩魔猎人可是记得在梦境之战时,对方直接出现在了卡洛的梦里!

    那时候,黑船恐怕还在港口之外的大海上!狩魔猎人现在还能保证自己的意志是清醒的,如果打开了门,离开了黑船,自己是否还有能力保持自我?会不会在一瞬间成为对方的傀儡?

    徐逸尘有点进退两难了,狩魔猎人现在知道为什么女巫们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也要救出这艘黑船上关押的灾厄之子了,门后面的女巫就像是一台大功率的思维控制器!而且毫无副作用,战略意义太大了!

    “你的血液可以抑制觉醒者的能力,我愿意喝下你的血,然后你再放我出来,可以么?”女人的声音依然那么动听,但是在有了防备的狩魔猎人耳中,每一句话都只会被大脑记住声音,无视其中的具体意义,然后依靠音频还原成文字。

    这是当初为了预防毛熊那边新出现的一个超能力者,包括徐逸尘在内的一大堆人废了好长时间,来掌握这个复杂的技能。

    大约三秒钟之后,小猫女的眼睛都酸了,大滴的眼泪酝酿在眼角,狩魔猎人终于做出了反应:“我同意。”

    露露喵畏惧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狩魔猎人用匕首在手腕上割开了一道伤口,然后把匕首沿着之前剑刃留下的缝隙插了进去,将滴血的伤口放在了匕首的上方。

    血液顺着刀锋流淌进了牢房之中,让人遐想的吸允声在门后响起,却无法传递到开启了自我保护状态的狩魔猎人耳中。

    “可以了,能放我出去了么?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门后的女声传了出来,狩魔猎人仔细的辨别一会,感觉对方的声音中确实失去了那股让人失去自我的力量,才挥剑刺穿了最后一个节点。

    仿佛密封舱开启的声音,金属大门随着狩魔猎人拔剑的动作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精致长裙的女人走房间里走了出来,狩魔猎人无视了对方精美的像艺术品一般的外表,而是迅速的向前一步,看了看房间内部。

    墙壁上,天花板上,地板上,密布着各种封印,符文,四条被打开的镣铐被扔在角落中,显然这个女巫解除了束缚着自己的锁链,不然她连门口都靠近不了。

    和露露喵不同,这个女人外表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但是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她给人的感觉成熟了不少,一头耀眼的银色长发,让狩魔猎人想起了之前遭遇的战斗修女。

    “爱拉斐尔?克里斯托弗,很高兴再次见到你。”银发女巫优雅的行了一个淑女礼:“很高兴真正的见到你,骑士,我之前可没想到你会是个赛里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