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找到你了
    暗影刺客在奴隶当中穿行而过,时不时地抬头看向天花板,女刺客在墙壁上和天花板上如履平地,多次在头顶上向自己发动袭击,给暗影刺客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但是这里是黑船的最后一层,举架很高,如果女刺客还想故技重施的话,滞空的时间足够暗影刺客轻松的完成反杀,然后看着她的尸体落地。

    这里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暗影刺客用自己的眼睛扫过整个船舱,这是奴隶们的船舱,没有任何装饰物,因为他们不需要,除了自己刚才进来的入口之外,只有一个远在房间另一边的出口。

    科林一路追踪者女刺客的脚步过来的,这个舱室的大小,如果女刺客不爆发全力的话,是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在他进来之前,从房间尽头的出口离开的。

    但是暗影刺客没有听到女刺客奔跑的声音,她还在这个房间中,唯一的可能就是,她隐藏在这些奴隶中。

    一眼望去,这些奴隶都**着上身,仅有一件遮羞布围在腰间,每一个人都被剃光了头发,一个女人如何隐藏着这些人中?

    尽管心怀疑惑,但是暗影刺客在自己的生涯中见过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他宁可相信,自己的敌人能做到任何不可能的事,也不愿意放松一丝警惕。

    刺客一个人一个人的检查过去,每一个奴隶,他都会仔细的抚摸对方的光头,用匕首在对方的头皮上留下一个记号,防止自己错过了某个潜在的危险。

    “来呀,看看你能不能沉得住气!”暗影刺客用匕首划过一个奴隶的头皮,另一只手轻轻的按住对方的脖颈,测量刀下之人的脉搏和心跳。

    麻木,紧张,恐惧,这些就是暗影刺客的收获,直到眼前的这一个。刺客感觉到在自己的刀锋下,其他人都是被突然的接触吓了一跳,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心跳,恐惧,又或者完全像具尸体一般,自始至终,毫无反应。

    这一个不一样,对方的心跳猛的加速,然后迅速的恢复了平静,暗影刺客露出了微笑,将匕首横在了对方的喉咙前,凑到目标的耳边说:“太快了,情绪转变的太快了,你应该多了解一下普通人的心理变化。”

    另一边,失去了暗影刺客指引的狩魔猎人,幸运的没有再遇到其他岔路,一路走到了一间圆形的舱室中。在舱室的正中间,一座刻满了各种符文的巨大石柱被固定金属底座上,以石柱为圆心,七扇黑色的铸铁房门呈环形分布。

    徐逸尘松了一口气,应该就是这里了,周围环境中隐约带来的压迫感,在这里达到了巅峰,狩魔猎人在空中画了个法印,阿尔德法印,效果就像是放了个屁。

    狩魔猎人检查了四周,确定这里除了自己进来的那个通道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通道了,然后他用长剑轻轻的磕了磕右手边第一扇大门。

    铸铁门上用铆钉排列出了特殊的符号,狩魔猎人分辨不出这些符号的含义,这玩意如果不是编号的话,就是代表了等级。因为在最远端的那扇门,用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材料,格外显眼。

    见门后没有反应,狩魔猎人退后一步劈开了门上的锁链,漆黑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徐逸尘走向第二扇大门,直接用长剑开锁,刚才他看了一眼房门的厚度,房间里的声音在外面可能听不到。

    第二个房间也一无所获,但是金属大门背面那些看起来是用指甲留下来的痕迹,让狩魔猎人能感觉到,以前被关在里面的人,内心的绝望。

    在狩魔猎人举剑劈开第三扇大门门锁的时候,锁链晃动的细微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果然,在房间内,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孩用纤细的手臂挡在自己的眼睛前,像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躲在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嗨,能听见我说话么?”狩魔猎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和蔼可亲,但是徐逸尘觉得自己恐怕很难做到这点,手臂上的烫伤还没愈合,狰狞的伤口,匕首,长剑,全副武装,怎么亲切的起来?

    但是没想到,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小女孩怯生生的放下了手臂,眼睛好像被房间外的光线晃得有些难受,显得泪汪汪的,狩魔猎人这才发现,这个小女孩的年龄不太大,还是个萝莉。

    “你是谁?”小女孩因为很久没见到过光线,只能模糊的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明亮的光从他背后照进了漆黑的房间里,最重要的是,他的声音低沉,和那些吓人的女人不一样!

    狩魔猎人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免去互相介绍的环节比较好:“我是来救你的,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

    然后狩魔猎人走进了房间,用长剑切断了那条将女孩束缚在房间里的锁链,锁链的的另一端连接着一个锈迹斑斑的脚铐,铐在女孩的脚腕上。

    小女孩愣愣的看着那个影子消失在门口的光芒之中,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如果那群女人突然回来怎么办?如果刚才那个人走了把自己留在这里怎么办?

    “妈妈,我该怎么办?露露喵好想你!”小女孩流着眼泪坚强的站了起来,一直被藏在背后毛茸茸的尾巴随着女孩的动作左右摇摆着,似乎和自己的主人一样迷茫。

    狩魔猎人转身走出了这件牢房,没再注意身后的女孩,时间紧迫,他还有两个人要找。最主要的是,那扇特殊的房门,不像其他的房间一样,用锁链在外面将大门紧锁,徐逸尘刚才一眼扫过,不知道自己一会该如何打开那扇门。

    最理想的情况,就是那间房子里没有人。带着这样的想法,狩魔猎人打算直接绕过那扇大门。

    “打开它,你能做到的,狩魔猎人,这是命运的安排。”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狩魔猎人手持着长剑,警惕的转了一圈,把刚走出门的小萝莉吓了一跳,马上转身想跑回自己的牢房,结果一脑袋撞在了门框上,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小声的哽咽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