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烈焰中的悔过之路
    作为今天的主角,卡洛小姐,此时正漂浮在半空中,好像沉睡在梦乡中。

    一丝黑色的烟雾缓缓的沿着少女的耳朵流出,仿佛拥有生命一般,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迅速的离开了少女的身体,化作一条细线,扑向了一个毫无防备的女巫!

    这一切都发生在骑士巴特叮嘱李彦龙的时候,包括两个女巫在内,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变故。

    唯有在仓库之外的文书修女米萨尔,似乎有所察觉,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生活总是充满惊喜!”

    在帕德丝修女的指挥下,战斗修女们分散着将整座仓库都包围了起来,文书修女们在米萨尔修女的带领下,聚起巫王的怒火,一个由文书修女们联合施法塑造的巨大火球在空气中凭空出现。

    “悔过修女,准备进入战场,完成你们的荣光之路。”执旗修女的语气中仿佛有血液滴出。

    三个盔甲格外厚重的战斗修女,沉默的向前走了一步,强壮的身体被盔甲所覆盖,特殊的头盔似乎与盔甲融为了一体,视角被彻底固定了在正前方。

    她们手中拿着像法杖多过像长枪的古怪武器,将武器的前半部分探入了由文书修女们制造出来的火焰中。

    仿佛活物一般,火焰沿着武器像修女的身体蔓延,武器和盔甲上的符文被一个一个点亮,激活。

    三个修女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这火焰不仅在激活她们特制的武器和盔甲,同时也在炙烤着修女们的**。

    悔过修女,在某次任务之中犯下了大错,或者因为某种意外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影响了巫王的计划之人。

    大部分修女在这种情况下,会战致死,或者在战后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来证明自己。

    而另一部分,对巫王最崇拜的那一部分,她们的悔恨是如此剧烈,哪怕是用生命去弥补,她们也依然感觉无法弥补自己的失败。

    于是,她们成了悔过修女,她们会向巫王们祈求进行赎罪之路,在取得同意后,她们返回自己的修道院中后,被封入这种特制的盔甲中。

    这种盔甲被修女们称之为钢铁罪责,悔过修女们装备了这种盔甲之后,修道院长会亲自用炙热的钢钉,烧红的铁水,把整个盔甲彻底封死。

    这种盔甲就像一个移动的监狱,它的头盔仅仅能提供正前方六十度的视线范围,穿着这件盔甲的人无法后退,没法弯曲身体,没法坐下,因为盔甲的架构无法完成这个动作。

    无法自己进食,无法独自排泄,无论是在黑船上,还是在修道院中,都会有专门的修女负责照顾这些悔过修女的日常生活,这种无边无际的痛苦,只有在悔过修女战死之后,才能结束。

    战死的悔过修女,会被认为是修道院中最崇高的姐妹,她们的名字会被刻录在修道院的墙壁上,被其他人每日供奉,许多新晋修女甚至为了这项荣誉想主动成为悔过修女,但是这种行为往往会被拒绝。

    三名悔过修女将文书修女制造的火焰完全吸收。火焰被驱使着,沿着她们盔甲上的符文形成了脉络,长柄武器的顶端燃烧着熊熊圣炎,将附近的黑夜化作白昼。

    三名悔过修女排成一排,踏着整齐的步伐,间隔一臂,向前推进,特制的武器被修女们端平,指向前方。

    时不时的一股火龙从武器顶端喷涌而出,跨越七八米的距离,让远处女巫召唤的生物畏惧的向后退缩。

    尽管骑士巴特没见过现代战争中的火焰喷射器,但是久经沙场的老骑士,还是情不自禁的说了句脏话:“妈的,这次麻烦大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此时此刻,说这句话的不只骑士巴特一个人。

    “妈的,麻烦大了!”狩魔猎人用女武士的盾牌挡住了喷涌而来的火焰,在寂静修女背后,一个整装待发的悔过修女,正用自己的武器喷射着烈焰。

    当寂静修女闪身露出身后的敌人时,狩魔猎人依靠超人的反应速度,第一时间开启了昆恩法印。

    但是出乎预料的是,昆恩法印在出现的一瞬间就被脚下的甲板吸收了进去,仿佛之前出现的只是个幻觉。

    女武士来不及支援,远远的把自己的盾牌抛向了狩魔猎人,狩魔猎人在空中准确的将手臂插进了盾牌背面的臂套中,借助着惯性,旋转了一圈,将盾牌挡在了敌人的方向!

    重达六十公斤的盾牌,被狩魔猎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与甲板呈六十度角,徐逸尘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躲避在盾牌之后!

    他能感觉到火焰喷吐在盾牌上的推力,也能感觉金属盾牌在火焰中迅速上升的温度!

    短短几秒钟,狩魔猎人贴在盾牌背面那一侧的手臂就开始感觉到灼热的温度,随着悔过修女的前进,狩魔猎人能清晰地听见皮肤和肌肉在滚烫的金属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狩魔猎人无视了嗅觉中蛋白质烧焦的味道,专注的倾听着盾牌另一面属于敌人的脚步声,沉着的表情,仿佛被火焰笼罩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七米,手掌皮肤上的水泡让狩魔猎人皱了皱眉头。

    六米,融化的皮肤让狩魔猎人觉得盾牌有些粘手。

    五米,在近一点,在近一点。

    四米,狩魔猎人能感觉到敌人停止了步伐,火焰的力量减弱。

    就是现在!狩魔猎人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手中的盾牌向前丢了出去,手臂上的皮肤也随之而去,鲜血让手中的长剑有些滑腻,疼痛带动着肌肉轻轻的抽搐。

    但是狩魔猎人的长剑依然稳健,长长的剑身在手臂的推送下轻易的贯穿了悔过修女的臂甲,狩魔猎人来不及躲避来自背后的袭击,之前和他对战的战斗修女在狩魔猎人的后背留下一条长长的伤口。

    往日里总是能发挥出神奇效果的血液,被泼洒在甲板上,与旁人无异。

    狩魔猎人剑锋一转,在金属的尖叫声中,悔过修女的一只手臂被长剑切断,但是敌人仿佛没有感觉一般,用剩余的那只手操纵着手中的武器,对准了狩魔猎人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