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铁与血的火焰绽放
    银发少女淡然的安抚着怀中的卡洛,哪怕是距离她最近的鲨鱼人只有两步之遥,她的眼睛依然注视着远处被火焰所包围的战士。

    少女依然优雅冲着徐逸尘点头致意,嘴角带着欣慰的笑容,仿佛在满是陌生人的他乡遇见了自己的故知一般。

    随着环绕着徐逸尘的火焰散开,原本滑稽的连体海员服消失不见,一身夜空般的黑色长袍覆盖在了他的身上。

    手中的弯刀仿佛被火焰融化了一般,变成铁水从掌心中流淌而去,一柄将近两米的大剑出现在了徐逸尘的手中。

    双手持剑,在火焰之后,徐逸尘将额头贴近剑身,像银发女子回礼,在对战混沌的战场上,每一个战友都难得可贵。

    带着一腔豪迈的热血,徐逸尘毫不留情的挥舞着自己的手中的长剑,将自己眼前的拦路的敌人一一斩杀,无论是长着鲨鱼人脑袋的海盗,还是像章鱼一般的畸形生物,又或者刚刚登场穿着厚重盔甲的螃蟹武士。

    狩魔猎人徐逸尘一视同仁。

    他就这样,在满是敌人的甲板上杀出了一条血路,在火焰之中,沿途倒下的无数尸体灰飞烟灭,没有任何敌人能挡下徐逸尘的剑!

    远处,巨人巴特发出了最后的吼声,带着满身的敌人决绝的跳下了混沌之海。

    天使李彦龙带着尖啸声手握长枪俯冲而下,在巨型章鱼的脑袋上留下了深深的沟壑,然后被一条突如其来的腕足卷绕,送进了章鱼怪满是利刃尖齿的嘴中。

    少女卡洛在银发女子的怀里昏迷不醒,秀气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仿佛经历着什么痛苦一般。

    “没关系的,铁与血的火焰在为你的灵魂而燃烧,你的灵魂终将得到救赎,就如同我一样,我们都是幸运的,不要害怕,一切都会过去。”银发女人用温柔的声音在卡洛的耳边轻轻诉说,用自己的手掌轻轻的拍了少女的肩膀。

    随着她的声音和动作,少女卡洛的表情慢慢平复了下来,已经冲到了两人身边的几个鲨鱼人海盗在银发女子的注视下,仿佛燃烧的蜡烛,融化在在了甲板上。

    章鱼怪吃下了天使版的李彦龙之后,在身体上涌现出了一批长着翅膀鸟头人身的怪物,每一个都手持着锋利的骨质标枪。

    这些怪物有着蓝色的羽毛,鹰一般的眼睛,巨大的翅膀,强壮的手臂,投掷而来的标枪足以洞穿最厚重的盔甲!

    然而,狩魔猎人毫发无伤。

    他用前所未有的精妙剑技,将一切可能伤害到他的投矛一一斩落!

    曾几何时,徐逸尘在自己的梦里,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依靠手中的长剑劈开迎面激射过来的子弹,刀刃将弹头从中轴线水平抛开,分成两半从自己的身边划过,是他少年时的终极幻想。

    双手挥舞着,以狩魔猎人为中心两米的范围内,仿佛有一圈无形的结界一般,所有进入范围的敌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死无葬身之地,所有进入范围的攻击都会被格挡!

    而这个结界,正在向甲板旁的巨型章鱼推进!

    ——————————————分割线——————————————

    在目盲之眼珠宝屋中,女巫站在房间的角落中,尽可能的远离狩魔猎人徐逸尘。

    本来今天被这个小猎人破坏了自己的遮蔽法阵,就损失惨重,而且那个小猎人还在自己面前炫耀装备。

    所以再发现狩魔猎人学徒有被魅惑的征兆后,女巫想都不想,就用一记耳光打醒了他。

    没想到在那之后,狩魔猎人仿佛被点燃的火把一般,开始燃烧,女巫开始以为他受到了混沌的攻击,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扑灭狩魔猎人学徒身上的火焰。

    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法术还没接触到狩魔猎人附近时,就在火焰中被焚烧殆尽了,而熊熊烈焰中,狩魔猎人的身体却丝毫没有被灼烧的痕迹,脚下的地板,周围的杂物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就如同那火焰是幻影一般,不,不是幻影!女巫能感觉到火焰中蕴含的力量,给自己带来的压力。

    普通的火焰无法伤害自己,但是在这火焰的逼迫下,女巫逐步向后退缩,躲闪着,而漂浮在徐逸尘身边的少女卡洛,仿佛沐浴在阳光之中,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随着目盲之眼珠宝屋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之前曾经埋伏过徐逸尘的地精拉泽尔?毒刃从门外走了进来。

    地精拉泽尔一直以来作为玛玛和女巫们的联络人员,所以也拥有夜晚进入目盲之眼的权限。于是地精一进来就看见了下午自己偷袭过得狩魔猎人,像个火炬一般在房间中间燃烧。

    一个穿着盔甲的中年男人在房间的角落昏迷不醒,在狩魔猎人旁边一个女孩诡异的漂浮在半空中。

    尽管知道这女巫的来历很神秘,连玛玛都不愿意彻底得罪她,但是这一次自己见到的画面实在是太出乎意料,尤其是在这三个人自己都认识的情况下。

    那个躺在门口的男人,地精还记得他决斗时展现出来的精湛武艺。

    空中飘的女孩,是他的女儿,如果不是玛玛下令放他们走,这个女孩自己恐怕有机会一亲芳泽,这也是他对那个赛里斯新人不友好的理由。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一个自己下午埋伏过的狩魔猎人了,看着他现在威势,地精不禁有些虚,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仇家大酬宾,买一送二的活动?

    女巫则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把门口的识别法阵改成手动控制的。

    “玛玛让我通知您,黑船改变了行程,加快了速度,可能会在天亮之前就抵达港口。”地界接下来的话,让女巫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地精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低着头恭敬的说:“玛玛让我给问你,是否提前开始行动?女巫们愿意为这次的意外情况出什么样的价钱?”

    女巫抬头看着地精,冷冷的问:“兰尼斯特想要什么?”

    “黑船!”地精头都不敢抬起来,隔着燃烧的狩魔猎人,小心翼翼的回答:“玛玛想要那艘黑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