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玛玛的游戏
    所幸,作为本地最大的海盗团伙,海盗稽查队也不是浪得虚名,没过半个小时就发现了这里的战况,两艘海盗船呈钳子状在大海上包围了过来。

    久攻不下的海盗们,最终留下了几句狠话,在被人瓮中捉鳖之前匆匆逃离了这里。

    船上的幸存者们爆发了一阵欢呼声,连之前藏在货仓里的卡洛小姐都一路小碎步飞奔而来,错开自己父亲的拥抱,投入了李彦龙的怀中。

    高达14点的魅力,是多么幸福的烦恼?感受着怀中的柔软,李彦龙在心里感谢这个世界的落后,内衣果然是人类最邪恶的发明!

    但是每当李彦龙感觉自己站在人生的巅峰的时候,就会出现搅局者。

    “这里是谁是头?”随着这个粗犷的声音响起,一个足足有两米五高,小巨人似的壮汉就跳上了甲板,连脚下的船只都随之晃动了一下。

    幸存的船员们和乘客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哆哆嗦嗦的往后退了一步,因为这个壮汉长了一个鲨鱼脑袋,锋利的牙齿和冷冰冰的小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人,他可不是吃素的。

    巴特骑士向前迈了一步,手中的武器和盾牌微微下垂,保持在可以随时进入战斗状态的角度:“船长在之前的战斗中不幸阵亡了,现在这里是我在负责。”

    这种高光时刻怎么能没有我呢!李彦龙把怀里的女孩推进了身后的人群中,向前迈了一步,站在了骑士巴特的身边,挺直了身躯:“还有我!”

    鲨鱼壮汉点了点头,转身让开了连接海盗船和货船的通行甲板,一个高挑的美女从甲板上走了过来。

    李彦龙给她的身材打满分,只是不知道是谁舍得在这个完美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两侧的耳朵也被人残忍的剪去,只剩下两处疤痕。

    “我很抱歉在我的地盘上,让诸位受到了不应该承受的损失,为了表示我的歉意,那伙海盗会被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在大海上。”被毁了容的美女用略带磁性的声音说道。

    “感谢您的善意,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恐怕我们只能接受这残酷的命运,我们不奢求报复,只希望能平安抵达港口。”巴特骑士不亢不卑的回答。

    鲨鱼壮汉呲了呲牙,吓得站在后面的幸存者们挤成了一团,却被那个美女的瞥了一眼,就老实的收回了自己的恶作剧,老实的站在她的身后。

    “我叫瑟曦?兰尼斯特,这片大海的主人,我的孩子们都叫我玛玛,我的敌人们则叫我西境之光。”女海盗瑟曦?兰尼斯特没有理会骑士巴特的回答,自顾自的介绍着自己。

    这让巴特觉得事情开始向不妙的方向发展了。

    “你们,在我的地盘上了死了数量众多的海盗。”瑟曦?兰尼斯特用自己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虽然他们不是我的人,而且该死。但是必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

    瑟曦用刚才指着尸体的手指,从幸存者的方向划过:“这些人,会成为你们的见证者,他们会在港口宣传海盗们的无能,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你们俩,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骑士巴特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任何语言在这种情况下都是苍白无力的。而李彦龙这个时候,只想扇自己的耳光。

    “钉子牙,你觉得他们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合适?”西境之光坐在了自己手下从海盗船上搬过来的奢华椅子上,优雅的依靠在扶手上,拿起一杯一同送上来的红酒,小腿搭在另一边的扶手上,有节奏的摇晃,似乎即将发生的事情,是一处精彩的喜剧。

    鲨鱼头大汉在椅子旁边,用自己的粗壮的手指挠了挠头,皮肤和皮肤之间发出了宛若金属之间摩擦的刺耳声音,仿佛在绞尽脑汁思考应该如何让他们付出代价。

    李彦龙能听见身后的幸存者中,女士们已经在偷偷抹眼泪了,他还能听见卡洛小姐在向诸神祈祷的祷告声,唯有旁边如磐石般沉默的骑士巴特才让他镇定下来。

    “有了,玛玛,我想到了!”名为钉子牙的鲨鱼头大汉低头向椅子上的西境之光说道:“我们应该让他俩决斗,至死方休。”

    瑟曦?兰尼斯特拍了拍鲨鱼头的大脑袋,似乎很满意他的创意:“不错,你终于开始使用的脑袋了,这个主意不错。”

    西境之光对着两个刚刚拯救了一船人姓名的英雄说到:“决斗将以一方的死亡结束,胜利的一方可以带着其他人活着抵达港口,把失败方的生命作为祭品献给我,我就会原谅你们。”

    “不!”身后传来卡洛?罗塞蒂的尖叫声,可怜的女孩直接晕了过去。

    “又或者,我直接把这里的人都扔进大海。”西境之光微笑着品着杯中的葡萄酒,鲜红的酒水仿佛血液一般沿着她的嘴角留下,随意的挥了挥手:“这是你们唯一的选择,快点开始把,不然我要厌倦了。”

    玛玛手下的海盗围成了一个圈,把李彦龙和巴特骑士围在了中间,有节奏的用武器末端击打船舷和甲板,节奏越来越快。

    李彦龙在脑海中飞速的思考着可能应对方式,他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升温了,却想不出脱离困境的方式。

    “来吧,孩子,拿起你的武器。”骑士巴特叹了口气,做好了战斗准备,小声的说道:“卡洛以后就拜托你了,如果你敢委屈她,我就算在地狱里也会爬出来找你算账的!”

    “你要干什么?”李彦龙匆忙的用手中的盾牌格挡了巴特骑士的长剑,一时间被他的话打乱了自己的节奏:“你疯了么,我是不会对你下手的,你还是自己照顾你的女儿吧!”

    作为一个经受过最严格训练的军人,即便是离开了军队,李彦龙也能冷静的杀死他的敌人。但是作为和平时期长大的玩家,李彦龙没法接受杀死一个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好几天和真人别无二致的npc。

    “拿好你的盾牌。”骑士巴特没有回答李彦龙,而是一剑重过一剑的将攻击砸在他手中盾牌上:“保持盾牌一直有倾斜角度,你才能用最小的力气防御敌人攻击!”

    李彦龙下意识的听从了骑士指挥,在防御中学习着骑士巴特使用盾牌的经验:“你不明白,为了我不值得!你必须杀死我!你自己去照顾你女儿!”

    李彦龙知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可以复活的事实,因为有些词语会被系统自动屏蔽。

    无可奈何之下,李彦龙看着劈斩过来的骑士长剑,心里一横,放弃了用手中盾牌格挡,把自己的脖子横在了长剑的运动轨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