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女巫的请求
    徐逸尘是个半路出家的狩魔猎人学徒,即使算上和狩魔猎人同行逃命的日子,尽管学的很快,但是成为学徒的时间,也还没到半个月的时间。

    听了徐逸尘的解释后,女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对自己之前开出的承诺已经后悔了。

    “好吧,反正我也没得选了。”女巫长叹了一口气,徐逸尘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岁月留下的沧桑感。

    他感觉眼前的女巫可能也如同他的老师一般,在漫长的人生中经历了世间百态,平日里的玩世不恭只是一张面具。

    “年轻的学徒,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给一个狩魔猎人上课,讲述我们的历史。”女巫从自己的软塌上站了起来,随手打了个响指。

    徐逸尘敏锐的发现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带涩感,仿佛空气都沉重了一般,女武士维托丽雅仿佛被点了穴一般,僵立在架子前,手里还拿着那只猫咪的模型。

    “你做了什么?”徐逸尘谨慎的来开了距离,做好战斗准备。

    “放松,年轻的学徒,我们之间的谈话不适合被其他人能听到,我只是封锁她的感知,等我们说完了,她甚至都不会感觉到这段时间的流逝。”女巫摆了摆手,示意徐逸尘稍安勿躁。

    “从古老的天球交汇时期,我们的世界就开始受到混沌的侵蚀,不仅仅是在物质界,同时这种侵蚀也发生在灵魂层面上。”女巫给自己和徐逸尘倒了两杯粉红色的热饮。

    “尝尝,这是我自己做的玫瑰花露。”女巫把茶杯推到了徐逸尘的面前,继续说道:“有的人天生就比其他同类敏感,从孩童时代,他们就会展露出与众不同的天赋。”

    “在过去,他们被称为术士,女巫。现在,他们称呼我们是灾厄之子。”女巫的声音在热气中显得更加空灵。

    “因为我们比其他人对力量更加敏感,所以我们也更容易遭受混沌的诱惑。”女巫仿佛在回忆一段痛苦的记忆,连声音都有些失真了:“那么强大的力量,我们触手可及,无需付出汗水,鲜血,只要放纵自己,就能获得。”

    “很多人因此堕落了,投靠了混沌,成为了**的奴隶。最终渴望鲜血的人被自己的鲜血沐浴,沉迷**的人变得不男不女,希望永生的人被变成了一滩永不死亡的肉泥,精于算计的人,则被投入了无尽的阴谋迷宫中,永远迷失了自己。邪神们总是喜欢看到这种戏剧上演。”女巫说完了这一段话,沉默了一会,徐逸尘没有打断她。

    “有一部分人,抵抗住了诱惑,反而在仇恨中开始研究混沌的本质。但是他们的同类对世界造成伤害太深了,深到永远都不会被原谅。”女巫突然抬起了头:“但是,那些无辜的孩子,那些刚刚觉醒了的孩子,他们还什么都没做,不应该承担这样的罪孽!”

    说到这里,女巫停顿了一下,徐逸尘能感觉到隔着兜帽的遮掩,女巫在窥视自己的反应。

    “我理解你,战争总是会把无辜者牵扯进来。”徐逸尘组织了一下语言:“但是既然你希望我帮助你保护几个你口中无辜的孩子,你最好用最客观的语言介绍接下来会出现的黑船。”

    “即便是现在的无辜者,也有可能成为混沌的的窗口。”狩魔猎人学徒杀意凛然的说道:“在我的家乡,信奉的也是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女巫放在软塌上的手微微握紧了一下:“你果然不愧是是刚泽的学徒,在大是大非面前总是显得不近人情。”

    “黑船,是赤诚者之心修女会用来在新旧大陆之间,运送那些新觉醒的种子们所使用的大型海船。这就是他们对我们的称呼,种子,好像我们都是一颗颗即将爆炸的炼金炸弹一样。”女巫的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敌意。

    “跟我说说这个赤诚者之心修女会。”徐逸尘像审问犯人一般的语气让女巫轻哼了一声。

    “赤诚者之心修女会,每一次她们的出现都带着巨大的恐惧,奉巫王之名,行走在世间,搜捕所有新觉醒的种子。”女巫介绍这个组织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一丝颤音:“巫王们是新大陆的统治者,也是修女会的主人。”

    “那些恐怖的巫王,在混沌侵蚀事件发生之后招收那些心中充满了仇恨的女人,把他们中最有天赋的人,训练成寂静修女,驾驶着黑色巨舰,为巫王献上足够的种子。”

    “他们把无数无辜的人,大多数是孩子和年轻人,烧死在巫王的广场上,以保护世界不被混沌侵蚀的名义,为巫王奉献力量。”女巫说到这的时候,顿了一下:“我需要你保护的,就是三个被抓到黑船上的孩子。”

    徐逸尘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女巫:“虽然不知道寂静修女和她们背后的巫王是什么样的势力,从他们做的事情上来看,尽管有些残忍,但是从宏观上来看,并非错误。而且,我一个人可做不到你说的事。”

    女巫深吸了一口气:“她们绝对和狩魔猎人的阵营不一样!她们和所有人都不是一边的,她们的脑子里唯有巫王至高!我不需要你去突破黑船的防御,我们有足够的人手来行动,后天,黑船会抵达安东尼大港进行补给,我需要你在事成之后帮我们隐藏那三个孩子,一个月!”

    “别忙着拒绝我,除了你那些赃物以外,我还有一件你没法拒绝的东西!”在徐逸尘开口之前,女巫伸出了自己的修长的手指,上面垂下一个项链一般的东西。

    和徐逸尘手中一样的东西!

    “相信你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另外,我们女巫会和狩魔猎人当中的温和派一向关系很好,这一点你可以像你的老师求证。”女巫急促的语气让徐逸尘确定,她除了自己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恐怕自己这次不来找她销赃,女巫也会主动找上门来。

    更主要的是,一条来自系统的提示:

    “女巫的请求”:女巫突如其来的要求,让你陷入了沉思。一方是合作不错的女巫,另一方式从未接触过的强大敌人,在经验老道的刚泽爵士离开后,你有些措手不及。到底该不该帮助女巫所代表的势力呢?(注意,在该任务中的选择,将会影响你的阵营关系,请慎重做出选择)

    难度:未知(在做出选择后更新)

    任务奖励:未知(在做出选择后更新)

    徐逸尘没想到女巫给出的这个任务,会牵扯到阵营选择,显然,女巫所代表的女巫会和黑船所代表的赤诚者之心修女会,徐逸尘必须选择一方作为盟友,与另一方敌对。

    又或者,两不相帮,置身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