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不公平的谈判
    躺在桌子上的暗影刺客,脸上的表情好像吃了一只死耗子一般,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案板上的鱼。

    “我可以让你在我藏一个月,时间一到,我们就分了安托万的财产,然后我们就分道扬镳。”徐逸尘在开始的回合打出了自己的牌。

    “不行,一个月我最多能勉强恢复行动能力,如果港口区全是圣武士的话,我根本没办法找到离开的船只。”暗影刺客科林努力的显得自己是在真心实意的为对方考虑,同时打出了自己的反击牌:“如果我被抓住了,我可能会在圣武士们的审问中把不心出什么不该的话。”

    “没关系,我的老师和圣武士们关系还不错。如果收到你被圣武士抓住的消息,我会和我的老师以混沌崇拜者的罪名直接把你烧死在火刑柱上,没有审问,没有怜悯。”徐逸尘这一张牌重击了暗影刺客。

    “听你还被自己的组织通缉了?一个月的时间恐怕足够暗影刺客组织的人把整座城市翻一遍了?”徐逸尘打出连击牌。

    “出你的条件,狩魔猎人,只要能在该死的圣武士们抵达之前把我弄出这座见鬼的城市,我愿意付出足够高的代价。”第三回合,暗影刺客弃牌投降。

    “很好,我们有了个不错的开头。”徐逸尘笑咪咪的拿出了,在手上颠了颠:“我要它。”

    暗影刺客瞬间炸毛了:“这不可能!你不能独吞了这笔钱,我还需要这笔钱来隐姓埋名呢!”

    徐逸尘示意暗影刺客不要激动:“如果你的伤口崩开了,我会额外收取你的治疗费用!”

    见暗影刺客喘着粗气,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徐逸尘开出了自己的价码:“分成不变,装备归我,钱和贵金属对半分,但是我要这个空间袋,作为交换我救了你的报酬,送佛送到西,我负责安排你上船,把你送到其他大陆。”

    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这句东方的谚语,但从暗影刺客的眼睛里,徐逸尘知道他有点动心了,这是一个很纯粹的利益生物,只要价格公道,没有什么是他不卖的。

    见暗影刺客张开嘴想讨价还价,徐逸尘出声打断了他:“不要讨价还价,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同意,我们就握个手分钱。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干掉你,然后花钱找个法师破解空间袋的口令。慎重的考虑从你嘴里即将出的几个字,它将决定你的生死!”

    徐逸尘昨之前真的考虑过干掉暗影刺客,然后找个法师破解的开启口令,毕竟暗影刺客也是依靠偷窃得来的魔法物品,这个空间袋除了开启口令,应该不会有其他保密措施了。

    但是在安东尼大港内部徐逸尘唯一知道的施法者就是目盲之眼的女巫老板。但是找她,现在发生在暗影刺客身上的事情,很有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自己的老师现在可不在城里,那个女巫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个未知数。

    仅仅隔了一,情况就不一样了,老船长的来访,让他看见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致富路,靠着安托万的这笔钱,足够徐逸尘开展航海贸易方面的生意了。

    解决了初始资金和专业人才的问题,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以渔,合理的投资才能让自己的资产增加。那么牺牲一部分眼前的利益,来保证整个计划能顺利实施,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了。

    徐逸尘毫不担心暗影刺客会拒绝自己,因为他才是占据主动的一方。

    果然,尽管脸色十分难看,但是暗影刺客还是点了点头:“我同意的你方案,很公平,但是你要保证我能安全的离开远南殖民地。”

    “成交!”徐逸尘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仿佛在夸奖暗影刺客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我们的合作只剩下唯一的一个问题了。”

    既然鱼儿已经上钩了,难道还能反悔么?

    “我需要你现在就告诉我,空间袋的开启口令。”徐逸尘提出了一个暗影刺客绝不会接受的条件。

    “你在开玩笑。”暗影刺客科林的脸色慢慢的冷了下来,他觉得自己被眼前的学徒耍了,即便是重伤在身,暗影刺客也绝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

    “不要紧张,我没有要违反约定的意思,但是我必须先拿到这笔钱,才有能力完成答应你的事情,你该不会以为把你送上一艘离开安东尼大港的船不需要花钱?你可是偷光了领主所有财产的通缉犯啊!”徐逸尘看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把手术刀的暗影刺客,夸张的。

    “就算是买下一条船,也不需要花那么多钱!”暗影刺客咬牙切齿的回答着,心底还回荡着到底是谁偷光了安托万的藏宝库的疑问。

    徐逸尘微笑着从暗影刺客手中拿走了那把手术刀,仔细看了看居然是昨晚女武士拿来的手术刀,自己明明仔细的收好让女武士带走处理了,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被防范的目标手中,不愧被狩魔猎人评价为危险级的职业者。

    “你对了,我确实是要买下一条船,这样我才有能力把你送上去,而且目前安东尼大港里,唯一能在圣武士来临之前做好好出航准备的船,就是我要买的那艘。”徐逸尘稳坐钓鱼台的回答着。

    “你要买船关我屁事!而且,你怎么保证不会在开启了空间袋后干掉我。”暗影刺客的眼神躲闪着,但是徐逸尘总能看着他的眼睛,他知道暗影刺客退缩了。

    “因为我看不上那些钱了啊。”徐逸尘的给出了一个前后矛盾的回答:“托那帮混沌杂碎的福,港口上有一艘满载货物的大船,失去了船长和船东,让我有机会插手这里的海运业务。”

    “而且我还认识一个经验丰富,但刚刚失去了工作的船长。”徐逸尘伸出手在暗影刺客的眼前,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数着自己的优势:“我还跟这里的领主关系不错,可以在税率上给我个优惠,你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干掉你呢?”

    暗影刺客有点被带进沟里了,一时转不出来:“为了隐藏我们一起偷了安托万的藏宝库的事?”

    暗影刺客摇了摇头,感觉自己有点眩晕,心里总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