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西尔多的成长
    “我已经和李察牧师交代完了,我会在今天晚上通过传送法阵离开,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凯尔莫罕,你在这里自己小心行事。”狩魔猎人刚泽喝光了手中的啤酒,对自己的学徒说。

    “我明白,老师,我会继续保持警惕之心,磨练技艺的。”徐逸尘正襟危坐,向自己的老师保证。

    狩魔猎人刚泽点了点头,眼前的年轻人,可能是最近几百年来狩魔猎人中出现过的最优秀的学徒,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任意拿出一件来,都会有凯尔莫罕造成巨大的轰动。

    但是现在狩魔猎人组织正值多事之秋,凯尔莫罕内部因为停止招募新人成为学徒的事情,隐隐分裂成了两部分。

    大多数比较理智的狩魔猎人和长老可以冷静的接受不在招募新学徒的未来,毕竟每一次看着成百上千的孩失败者,排成长队被盖上白布抬出凯尔莫罕,都是一次对内心的折磨。

    不论失败者,还是侥幸幸存下来的人,都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这个世界超凡者的诞生率在增加,刚泽?阿拉贡很坦然的接受了狩魔猎人可能会被这个世界所淘汰的可能。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与此同时,在占据了远南殖民地将近四分之一面积的黑森林。

    一处耸立在茫茫林海中的巨大金字塔形状的遗迹中,残破而又古老,但其根基依旧牢固,这座金字塔是**木料和残破墙壁的折中结合,上面附满了蠕动的毒藤和厚厚的苔藓。

    裂开的墙体和碎裂开的石头与锈迹斑斑的青铜制品争夺着空间,锈蚀的铁器边框与布满苔衣的边楣用它们的**魅力互相竞争着要超过对方。

    可能最早建立这处建筑的种族已经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之中,但这处被遗忘在历史中的遗址,现在被赋予了新的使命。

    一个约有三米高的奇特生物卵,巨大的体积因**而肿胀,并且放出让人难以忍受的臭气。它有着绿色的、坏死的皮革式的外皮,表面充满了流脓的溃疡,膨胀的疮和众多的寄生物。

    原本青筋毕露,脉动不已的肉质营养管中,充满了**的排泄物,通过它表面的裂口穿出来挂在卵的外壁上。

    但是现在,这些令人作呕的器官,连同这个生物卵一起,迅速的失去了生命的气息,环绕在上面的亵渎灵气也消散在虚空之中,表面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纹。

    “该死的!那帮愚蠢的白痴!为什么祭祀会提前发动安东尼大港的腐化之痕!”愤怒的咆哮声回荡在金字塔内部。

    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男人注视着跪伏在眼前的邪教徒,声音因为恐惧而颤抖道:“我们潜伏了两年,精心准备了两年,才在那做城市里埋下了一根钉子!现在居然在要召唤伟大的混沌之主化身降临之前,功亏一篑了!”

    “整整两年的腐化计划毁于一旦!瘟疫卵现在也收到了影响,如果因此影响了教会的计划,我们都得变成花园里的花肥!”如果徐逸尘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正在咆哮的黑袍人,衣着打扮,和之间被杀死在虚空裂缝里的混沌先锋别无二致。

    “稍安勿躁,所以教会派我们来这帮你们收拾残局。”另一个低沉冷漠的男声回荡在建筑中。

    “你们这些可耻的罪人,不知道教会为什么会和你们合作。”黑袍人的语气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毒:“你们迟早会在伟大的慈父面前忏悔之前的所作所为!说吧,教会有什么新的安排?”

    空气中突然安静了下来,一阵令人不安的沉默之后,黑袍人打算再说些什么。

    但是在他开口之前,寒光一闪而过,黑袍人的头颅离体而去,下一刻他眼中的景象就是离自己自己越来越远的身体。

    一个把脸隐藏在斗篷中的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声音依然低沉而冷漠:“教会的第一个安排就是,让我把那个蠢货的脑袋带回去。”

    看着依然跪伏在地上,一直保持安静的邪教徒,斗篷男信手一挥,黑袍人依然在地上挣扎的无头身体就燃起了熊熊火焰:“以后,这里的事情你负责管理,我说,你做。”

    一直到斗篷男拎着不断哀嚎的头颅消失在金字塔内,跪伏在地上的邪教徒才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分割线——————————————

    自己的老师是个活了两百多年的狩魔猎人,早已经习惯了各种场合的分别,既然定下了今天离开,就不会再婆婆妈妈。

    仅仅是在酒馆叮嘱了自己的学徒,不要放松警惕,不要松懈了对自己的锻炼,就挥挥手让他赶紧滚蛋,不要耽误他喝酒。

    尽管时间不长,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徐逸尘也早已吃透了狩魔猎人刚泽的性情,最后和他干了一杯啤酒,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馆。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老师此次回去,到底是因为狩魔猎人的总部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是从他如此匆忙的出发,甚至不惜借用神殿的传送法阵,一定是事关生死的大事。

    因为徐逸尘之前从狩魔猎人那了解到,这种跨越大陆的传送法阵,每一次启动的消耗,都足够让一个富裕的领主感到肉疼。

    同时,还需要四位以上的施法者提前三天来启动传送阵。这种传送阵,也只有教会势力会秘密的准备一个,以防不时之需。

    尽管知道狩魔猎人这一样的旅途危机重重,但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当做兵人培养的学徒,一个是久战成精的猎手,徐逸尘对自己的老师更多是一种“升沉应已定,不必问君安”的感觉。

    回到自己的暂住的雷锤铁匠铺,徐逸尘承受不了矮人调侃的眼神,匆匆的和自己的追随者打了招呼,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说起自己的追随者,西尔多最近在城里找到了一个之前给贵族担任过管家的独居老头,现在正在跟随他学习礼仪,文字,数学,会计,等等全部他能接触到的知识。

    每天只会在晚饭的时候回来,混在工坊中和矮人的学徒们一起学习锻造知识,这个小伙子一有了目标,爆发出的学习热情,让徐逸尘都为之汗颜。

    追随者页面上迅速增长的人物经验,充分证明了西尔多在学东西上的天赋,徐逸尘觉得如果时间足够长,西尔多会在学习中领悟出几个天赋也说不定。

    (16岁)

    属性:

    (充足的营养,合理的休息时间,适当的运动,16岁的少年未来无可限量,人物该项属性最近或有所变化)

    (常年在海上奔波,年轻的水手获得了体质+1)

    (童年时期经受过良好的教育,智慧+1)

    (大海上对狂风暴雨的警惕,让年轻的水手感知+1)

    (正在学习贵族礼仪,气质或许不能改变你的长相,但绝对可以改变人们对你的看法,人物该项属性最近或许有所变化)

    除了即将要升级外,属性上西尔多有两项属性即将增长,这也是npc相对于玩家的优势了,尽管没有初始的超凡者模板,但是npc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在属性上发生一些变化,或增或减。

    往后的天赋暂时没有变化,但是基础技能普遍有了提升,点开知识类之后,徐逸尘还发现里面增加了不少子类选项,诸如知识(贵族),知识(宗教)等。

    相对于西尔多带给徐逸尘的惊喜,房间里另一个等死的刺客则是个大麻烦了。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9318;&21457;&26356;&26032;&26356;&245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