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冥想
    一直到了傍晚,矮人回到自己的工坊,狩魔猎人之间的教学依然在继续。对霸占了原主人的房间这种小事,狩魔猎人毫不在意,并且随手步下了一个结界,除了让人无法进入外,还让房间之内的声音不会传递出去。

    “狩魔猎人大多数时候都是独自完成任务,因为很多任务都是以年为单位完成的。有的人会几年如一日的追杀某个堕落者组织头领,经过充足的调查和准备才会在确保成功的基础上出手,一击必杀。”说道这里,狩魔猎人刚泽看了一眼自己的学徒:“还有的人,则会把每一个接触过混沌的人,都溺死在混沌崇拜者的血液中。”

    “我们不是刺客,我们虽然也搞暗杀那一套,但是我们一般会找机会,让敌人在恐慌之中一个一个被杀死,直到最后一个人流进最后一滴血,没有仁慈,没有宽恕,斩尽杀绝也是我们的风格,最主要的一种。”狩魔猎人低头回忆着往事:“我的老师,希夫?帕尔帕廷大师,曾经在混沌占领区中,带着还是学徒的我,在长达16个月的时间里持续不断的袭击一个刚刚投靠了混沌大型战团。无论黑夜和白天,无论春夏秋冬,只要有机会,他就会现身带走几条坠落者的性命。”

    “不到6个月,那个战团就崩溃了,在余下的近十个月时间里,我的老师带着我在各个角落里把四散而逃信奉混沌的杂碎一个一个掏出来,吊死在他们原来的大本营里,等我们找到最后一个人时候,他早已经彻底崩溃了,在自己的忏悔声中,我把钉在了他们战团营地的大门上,作为对混沌信徒的警告。”狩魔猎人用低沉的声音讲述着一个血腥的故事。

    “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明白,我们不是战士,不是刺客,我们的身份是看守者,以保证这个世界不会被混沌所侵蚀。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人们对混沌产生崇拜,那么就让他们感到恐惧。只要投靠混沌,就会有人找上门来,让他们付出代价。”狩魔猎人刚泽继续对自己的学徒传授自己的经验:“千百年来,狩魔猎人和混沌以及他们的崇拜者持续不断的互相杀戮,大多数超凡者组织都和我们签订过传火协议。”

    “传火协议?”徐逸尘适时的配合,表现的自己向一个好学生一样。

    “传火协议,超凡者之间在混沌侵蚀的压力下联合在一起签署的攻守同盟协议。”狩魔猎人详细的解释道:“自从第一次混沌之门在奥斯曼帝国被打开,短短三个月,那个曾经强大的帝国的毁于一旦了,混沌的传播速度和危害性第一次被世人所熟知。”

    “而后,超凡者们发现,任何对混沌有所了解的凡人,都会随着对混沌的了解加深,最终思想被感染,成为混沌崇拜者。实际上,第一批出现在奥斯曼之外的混沌信徒,就是协助法师们研究混沌之门打开方式的那群凡人学者和新进的法师学徒。”狩魔猎人看着自己的学徒:“那批人后来成为了传播混沌的传染源,有些甚至一直活到了现在。传火协议最重要的一条协议,就是封锁一切关于混沌的知识,禁止凡人获知任何相关信息,各地的领主们如果不是超凡者,也只是隐约知晓这个协议。”

    狩魔猎人用自己的竖瞳看了一眼旁边的西尔多,黑暗之中,狩魔猎人的眼睛散发着惨绿色的荧光:“小家伙,如果你不想将来被我找上门的话,一定要快点进阶成为超凡者。”

    做了不知道多久的西尔多身体早已僵直不以,挺了狩魔猎人的话,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

    “关于狩魔猎人的历史,暂时到此为止,晚饭后,我要教你一些历代狩魔猎人在战斗中总结出来的技巧。”狩魔猎人打算在离开之前尽可能教导自己的学徒学会足够多的东西。

    在狩魔猎人离开后,徐逸尘费了好大劲才把西尔多安抚下来,同时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让西尔多成为超凡者,才让这个小家伙从恐惧中解脱了出来,有时候对自己老师的恶趣味,徐逸尘实在是很无奈。

    当然,也不能说自己的老师再说假话,如果西尔多最终没能成为超凡者的话,恐怕狩魔猎人真的会动手,清理门户。但是以西尔多的属性和天赋来看,如果不能成为施法者职业的话,实在太可惜了,徐逸尘在心里把这件事提上了议程。

    暂时没那么多时间考虑西尔多的事情,虽然心里有些写打算,但是徐逸尘在矮人的工坊中蹭了一顿饭后,狩魔猎人刚泽带着他的学徒继续开始一对一式的教育。

    因为从现在开始教导的属于实用性的技巧西尔多不必继续旁听,作为一个还没进阶成超凡者的凡人,听了也用不到,西尔多逃一样的在狩魔猎人的注视下离开了被封闭的房间。

    狩魔猎人沉默的将房间的桌子,椅子等家具推到了房间的一侧,在中间空出了很大的空地,徐逸尘也沉默的帮助自己的老师,将空出来的地板打扫干净。

    狩魔猎人刚泽从怀里掏出了两只密封的玻璃试管,递给了徐逸尘:“我首先要交给你的是,冥想。”

    徐逸尘看着手中的试管,深绿色的液体仿佛宝石一样透彻,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不像毒药的狩魔猎人药剂。

    “你来自古老的赛里斯王国,应该能更容易理解我所说的话,狩魔猎人的冥想,和施法者们的冥想区别很大,更接近武僧的冥想方式,在东方很流行。”狩魔猎人拔掉试管的塞子,示意自己的学徒喝下去,同时自己也一口喝干手中的药剂。

    徐逸尘同样也喝光了手中药剂,淡淡的苦味在他的味蕾上蔓延,比想象中的味道好很多。

    “狩魔猎人的**发生了变异,在千年以前,无数法师和术士,还有第一代狩魔猎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讲这种变异慢慢变成了稳定的进化,尽管危险性很高,但是随着时间的流淌,这种变异已经是有迹可循的了,更像是一种不可遗传的血脉。”

    在狩魔猎人低沉的嗓音中,徐逸尘开始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变急促,耳边充满刺耳的低频噪音,浑身的肌肉绷紧,他仿佛感觉到血液在体内流动所产生的震动,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感觉有些惊慌失措,作为习武之人,他从未失去过对自己**掌控,哪怕是在游戏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