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是你!该!
    假装拿起一把造型夸张的炎形双手剑贴近观看,徐逸尘偷偷的给维托丽雅发消息:小心,我觉得门口的侍从有问题,我打算诈他一下,以防万一,做好战斗准备。

    女武士借着转身走向下一套盔甲的功夫,隐蔽的借着盔甲的镜面反射观察了一下门口侍从的位置,用短消息恢复道:收到,明白!

    做戏做全套,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徐逸尘没有使用自己老师的佩剑,而是拿着手中的炎形大剑,向着维托丽雅的方向走去,在最接近侍从的距离时突然举起手中的武器摆出了一个欧式双手剑的起手式,同时开口向女武士问道:“嗨!看看这把武器怎么样?我感觉安托万的品味还不错。”

    在整个过程中,徐逸尘超高的感知敏锐的发现在自己举起武器的时候门口的侍从呼吸从平稳变的急促,身体在礼服的掩护下微微颤抖,那是肌肉在收缩,做好了随时爆发的准备,随着自己开口说话,又一次放松了下来,果然有问题!

    一鼓作气,再而衰,就在他精神最放松的那一个瞬间,徐逸尘手中大剑剑式一转,向着侍从的方向横扫而去,同时口中大喝一声:“暗影刺客!果然是你这个卑鄙小人!”

    毫无准备的侍从,仓促当中来不及作出太大的反应,又被人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顿时身体顿了一下,正是这一耽搁,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唯一的机会!

    下一瞬间,徐逸尘的长剑稳稳的停在了侍从的脖子前,一丝鲜血从剑刃和皮肤接触的位置渗了出来。

    女武士也及时赶到,第一时间用随身携带的绳子把侍从捆了个结实。

    直到这时,被按到在地上的侍从才郁闷的开口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自认为我的伪装没问题,连安托万都没发现自己的贴身侍从被人替换了!”

    女武士用力的在他脸上抹了一把,巨大的力道让化妆成侍从的暗影刺客两条腿都在乱蹬。抹去了脸上的化妆品,果然是之前设计过他们俩的暗影刺客,五官都被女武士捏的通红,现在连带女武士都在好奇,徐逸尘怎么认出来的这个刺客。

    徐逸尘没搭理暗影刺客的问题,难道告诉他自己喊的那一句完全是抱着侥幸的想法随便喊的?只是狞笑着对他说:“你居然还敢出现在这里!果然胆大包天!这次你可跑不了了!”

    “嘿,嘿,小心点!”暗影刺客科林试图躲避贴着脖子的利刃,迅速的恢复了冷静:“我们可以谈谈!我有一个好提议!能不能让我先起来?”

    女武士抬头看向徐逸尘,示意你抓到的人你决定怎么处理。

    徐逸尘可是知道这个家伙狡猾的狠,剑刃稍微用力了一点,在暗影刺客的脖颈出留下了一个小伤口:“老实点,别想着刷小花招,我的老师可是对你怨气不小,还有我们几个的账,也得好好清算一下!”

    “我说,这一次拯救城市的功劳怎么说也有我的一份吧!如果不是我,你的老师可没法及时赶到那个仓库救你!”暗影刺客面不改色的说着,仿佛被剑刃加身的不是他一样,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徐逸尘靠一己之力杀死了混沌先锋。

    “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不小的误会,但是那只是我的雇主针对你们而已,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收钱办事!生意就是是生意!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私怨!”暗影刺客语速非常快,而且条理清晰:“我愿意付出足够的利益,来换取你们的原谅,你觉得怎么样?”

    暗影刺客盯着徐逸尘的眼睛,徐逸尘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先说说你在这里有什么目的,还有你能付出什么,再说出你的条件。”

    暗影刺客没法从徐逸尘的眼睛里分辨出他的心理波动,不禁感觉自己这次装在铁板上了,这个年轻的学徒不仅身手高超,感知出众,而且为人谨慎,连续两次栽在这个菜鸟的手里,自己只能自认倒霉了。

    说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暗影刺客一脸悲愤,生无可恋:“这个破地方,我以后再也不来了,没有一个靠谱的雇主!”

    想起来自己费尽心机,为了保证自己能获得足够的利益,左右逢源,把安托万,混沌信徒和狩魔猎人三方玩弄在手心里,没想到在最后一步被那个小伯爵给坑了,当自己满怀激动打开安东尼家族的宝库的时候,里面毛都没有一根!耗子进去了都能哭着出来!

    千算万算没想到小伯爵是那种自带干粮支持混沌事业的好信徒,把自己的家产花的分文不剩!无奈之下,只好趁乱冒名顶替安托万的贴身侍从,等着找机会在安托万的宝库里捞一笔离开这里,至于贴身侍从本人,在领主俯发生战斗的时候已经尸骨无存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把前因后果讲了出来的暗影刺客,感觉轻松多了,已经违背了暗影刺客组织原则的科林,已经没法回组织报道了,只能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还得小心原组织的追杀。

    看着这个机关算尽的倒霉刺客,连维托丽雅都觉得这个npc倒霉透了,明明一手引导了整个事件的爆发,最后却毫无收获。而整件事情中,除了被杀光的混沌信徒以外,其他各个势力都获得了满意的收获。

    低头耷拉脑的前暗影刺客说出自己的筹码:“我能消除这里的魔法印记,如果你们放我离开,我愿意和你们平分这里的财富,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归你们。”

    女武士在他的身后拉紧了绑住暗影刺客的绳子:“这是你的买命钱!你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而且我们怎么把这里的东西运出去?”

    徐逸尘示意女武士稍安勿躁,同时看着剑下的刺客:“我们的刺客先生肯定有办法把这里的东西都拿出去,对吧?而且他知道我们需要他活着,去承担盗窃领主宝库的罪名,对吧?”

    暗影刺客坦然的点了点头:“你果然是个懂行的人,年轻的狩魔猎人!放了我,我会帮你们把所有东西都带出去,等我们平分了之后,我会留下足够的证据,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是我干的!没人会怀疑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