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史诗任务的回报(三)
    【残缺的挂坠:来历不明的破损吊坠,未知材料,参差不齐的边缘,让你知道这只是某个物品的一小部分。当你仔细观察阴刻在上面的纹路时,会发现它像水流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

    使用要求;拥有任意反混沌天赋

    材料:未知(神秘)

    工艺:被摧毁的

    特性一:任意属性+1,每个游戏日开始时随机选择。

    特性二:祭献足够的混沌之血后获得随机回馈(已获得一次回馈)

    纳垢的赐福:每次攻击时,都有3%的概率让被击中的敌人感染随机疾病。

    特性未完全显示,可修复物品。

    ————残缺的吊坠,重点!你懂了没有?快想办法修复它!】

    纳垢的赐福?徐逸尘一脸的黑人问号,在联想起自己新获得的特殊天赋的描述,总感觉自己要在纳垢神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过自己手中这个吊坠的来头不小,等一会抽时间问问自己的老师有没有关于这玩意的消息,还有那个目盲之眼珠宝屋的女巫,也得跟狩魔猎人汇报一下,毕竟是能玩弄混沌邪魔的女人,不得不防。

    在西尔多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自己的右手估计骨骼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长好,刚才狩魔猎人还给了自己一管黑漆漆的药剂,说是神殿特制的生骨灵,看那颜色和味道,徐逸尘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老师看错了,把装纳垢先锋残骸的瓶子和装药品的瓶子给弄混了。为了安全起见,他给默默的把这玩意收了起了,打算以后再用。

    出了坎帕斯神殿,徐逸尘带着自己的追随者,同狩魔猎人一起搭乘一辆四轮马车,前往领主俯。

    经历了一场激烈战斗的领主俯,略显落魄,小领主化身而成瘟疫雄峰,召唤了无数的虫群,一度几乎冲破了圣职者们的封锁。幸好在最后关头李察牧师忍痛掏出了一个价值连城的高阶神术卷轴——神圣怒火,才将投身混沌的小领主一举消灭。

    后续的灭虫工作,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当徐逸尘和狩魔猎人抵达的时候,还能看见为数不少的圣武士和牧师一起,时不时的释放一个净化术,清扫阴暗的角落。

    领主俯中,来自坎帕斯战神殿的,阿卡狄风之神殿的,裳禔亚大地神殿的,等等,十数位教会的使节,其中近一半的人之前在安东尼大港中连神殿都没有建立——虽然从外表上看他们都一样的庄严肃穆——还有城市中贵族的代表们,都在领主俯的偏厅等待着。

    在这里,徐逸尘看见了鹤立鸡群的女武士,哪怕是房间里有几个教会使节是圣武士出身,也不能遮掩女武士的彪悍气息。站在她身边的矮人葛罗音戴了一顶高高的帽子,还不到女武士的手肘位置高。

    矮人第一时间发现了徐逸尘和他的老师,不管不顾的在人群中挤了过来:“朋友!我亲爱的朋友!你还没忘记和我的约定吧?”

    尽管是在对徐逸尘说话,但是矮人葛罗音的眼睛一直在上下扫视着他身边的狩魔猎人刚泽,因为身高的原因,就好像他认为眼前的狩魔猎人把自己的武器藏在了裤裆里一样。

    即便是狩魔猎人也扛不住这样的目光,尤其是目光的来源还是一个胡子长度过了腰,腰围和身高几乎一样的矮人的时候。

    “咳!”狩魔猎人咳了一下,假装在研究手旁边墙壁上的装饰品,一边询问自己的学徒:“这位是你新认识的朋友么?”

    “是的,老师。”徐逸尘忍着自己的笑意,安抚了了一下急切的矮人:“这位是本地最有名的锻造大师,葛罗音师傅,之前我收到的关于邪教徒阴谋的消息,就是他提供给我的,还提供了品质优良的武器装备。”

    “是的!是的,是我,希望你还用的满意,下次你们来我的店里,我一定会有给你们一个七,不,八折的优惠!”矮人葛罗音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两只手搅在一起来搓来搓去:“那个,东西带了么?”

    无视了矮人眼睛里闪烁的小星星,徐逸尘对自己的老师解释道:“当然,大师的帮助不是免费的,所以,我自作主张同意他观摩一下老师你的那把瓦雷利亚钢武器,你看?”

    知道了来着目的狩魔猎人吐了一口气,回复了以往的淡定表情:“没问题,大师。等参加完了代理领主的照会,我会和我的学徒一起前往你的店铺,请随意参考,我们的武器锻造方式一直十分复杂,如果你能有什么新的想法和突破,那就再好不过了,到时候我可以邀请大师你前往我们的武器工坊一起研究。”

    “哈哈,那就再好不过了!”矮人终于露出了一个真正的笑容。

    随着一声“领主大人到!”,狩魔猎人带着自己学徒,随着人流有序的前往正厅,向代理领主致敬。

    随着众人一起鞠躬,表示对本地领主的尊重,当然这其中绝对不包括狩魔猎人刚泽和徐逸尘,作为贵族议会的一贯的合作者,眼前这个代理领主能不能去掉代理两个字,徐逸尘的老师有很大的发言权。

    狩魔猎人和徐逸尘仅仅是对着坐在怎么看都是板凳的简易座位上的安托万点头致意,尽管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徐逸尘对这个胖的和球一样的小眼睛管家那身白丝长筒袜配短裙的造型实在无法吐槽。

    据说这位代理领主大人,因为之前的一些心理阴影,现在拒绝做在任何带有靠背的椅子上,他能平安的活下来,连徐逸尘的老师都觉得惊讶。在狩魔猎人和李察牧师破墙而入的时候,完全没有要拯救人质的打算,清缴混沌的战争,死个个把被绑票的倒霉蛋的,还叫个事么?

    没想到的是,这个猥琐贪财的,居然还真就活了下来,哪怕是跟随李察牧师一起战斗的圣武士们都死了好几个!他却在瘟疫虫群的冲击下,靠着一个早些年天价买回来的防护戒指,成功的挺了过来。

    不得不说,在保命这条路上,安托万管家做的非常及格,徐逸尘不禁的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素未谋面的关键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