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干得好,学徒!
    借着拔刀而出的惯性,徐逸尘将手中的长刀如流星一般划过其中一只连接着平台的粗壮触手!

    刀锋上的鲜血仿佛火焰一般,在空气中留下火红色的轨迹!手中长刀再也没有之前的呆滞感,犹如烧红的餐刀切开黄油一般切断了那条触手!

    姜黄色的体液喷涌而出,在巨眼的嚎叫声中,脚下血肉平台剧烈的抽搐了起来,让远处混战在一起的女武士和血肉畸变体们都站立不稳,两个瘟疫武士各自发出了高昂的咆哮声,迈着笨拙的步伐加快了速度,试图阻止徐逸尘的攻击。

    从手心处流淌而出的鲜血,涂满了缠绕在手臂上的,随着鲜血的滴落,脚下被沾沾染到的血肉,都仿佛遇见了浓硫酸一般,迅速的碳化,蒸发。而徐逸尘已经来不及观察了,靠着自己过人的灵巧属性,他在脚下血肉平台剧烈的颤抖中保持了平衡。

    遭到重创的黑袍巨眼,在哀嚎声中将十几条触手像麻花一般扭曲在了一起,仿佛流星锤一般横扫了过来,尖端纠缠在一起的口器张牙舞爪的互相撕咬着。

    这一击的速度远超之前!就连时缓的那一瞬间,徐逸尘都只能微微做出闪避动作,就被重重的击飞而去。

    仿佛被一台小轿车以60迈的速度正面撞击了一次,徐逸尘吐了一大口血,感觉自己的内脏都有些移位了,被撞击的那一侧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持刀的那只手毫无知觉。

    头顶上一颗长在树上的**首级,正面带笑容的注视着他,垂涎三尺的口水在他贪婪的眼神中,几欲滴下。人头果实正在飞速的成熟,马上就要成熟落地,距离徐逸尘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靠着惊人的意志力和远超现实的身体素质,徐逸尘保持着意识的清醒,在果实落地来之前像身体的右侧翻滚而去。

    “啪叽!”扭曲在一起的巨大触手在血肉平台上抽出了一趟深深的沟渠,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一只肿胀的蛆虫被高速行驶的汽车瞬间碾压爆裂,当然实际的场面更加让人作呕。

    徐逸尘被溅了一身的血浆和碎肉,几乎被埋在了下面。然而自己的血液仿佛硫酸一般的效果,将沾染到的污染物迅速的清理一空,他才发现在自己的鲜血灌溉下,手上缠着的项链,正散发着比之前更加闪耀的光芒,一股股的生机沿着自己左手的伤口恢复着自己的体力和伤势。

    用还能活动左手捡起地上的军刀,徐逸尘又一次向着远处的巨眼怪物冲锋而去,那一击,将徐逸尘足足击飞了五米,如果不是身后那颗长满腐烂果实和人类头颅的大树,被击飞到平台之外也不是不可能!

    刚刚将那颗烂透了的果实和生养它的母树一同拍碎的粗壮触手又一次横扫而来!已经深受重创的徐逸尘无法像之前一样灵活的闪避,然而在刚才的一击中,他已经看透,这只触手聚合体的攻击路线无法更改,远不如之前的单一触手灵活!

    靠着极速冲锋带来的速度,徐逸尘在触手及身之前的一刹那,双膝跪地,下腰后仰,靠着惯性在触手聚合体与血肉平台之间的缝隙滑行而过,触手呼啸而去,带起的猎猎狂风,吹动着他的头发,这一刻他的眼神里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冷静!

    “受死吧!怪物!”徐逸尘靠着大腿上的肌肉,带动全身,像弹簧一般直立而起,向前方弹射而去,左手中锋利的刀锋闪烁着光芒,一瞬间切断了行进路线上的两条触手!

    “不!”只剩下一条触手连接着脚下的血肉平台,黑袍巨眼再也无法支撑住自己的主体,已经聚合在一起的触手一时间难以解开,在脚下平台宛若八级地震的颤抖中,巨眼轰然倒下,砸在了徐逸尘的脚边。

    整座血肉平台都在起伏不定,徐逸尘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一只正在被电击治疗的兔子身上,远处的女武士凭借自己的力量优势,牢牢的保住了一颗开满人面花的树木。

    几个身着重甲的瘟疫武士已经有一个消失不见,另外两个则用手中的利刃深深的钉入了地面以保证平衡,而最脆弱的血肉畸变体则像保龄球一样,在平台的抽搐中翻滚着落进了无尽的虚空。

    “你没机会了!”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黑袍巨眼,手中的长刀最终还是在这个怪物具有腐蚀性的体液的摧残下折断,徐逸尘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左手,在血液的滋润下,光辉如炬!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的血液,慈父的孩子满如此畏惧!”不甘心的巨眼咆哮着:“无论你们付出多少努力!这个世界终究会在慈父的注视下腐烂成为永恒的温床!”

    “到地狱去忏悔吧!”徐逸尘重重的砸下自己的拳头,眼睛特有的玻璃体破碎,柔软的触感让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以后少干点坏事!告诉你的慈父,别老来串门了!”

    一拳一拳的砸下,整个巨眼在徐逸尘的拳头下化作了一滩碎肉,与脚下的血肉混合在了一起,被拳头搅拌的难分彼此,随着他的血液,被碳化,然后又被搅碎,直到徐逸尘发现他的手掌开始愈合,不在流出血液。

    脚下的平台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如同一个死去的生物,连温度都渐渐冰冷了起来,当徐逸尘抬起头时,他的老师狩魔猎人刚泽正站在不远处的台阶上看着他,他身后的年轻圣武士和牧师目光闪躲不敢和他直视,有不少人已经在旁边呕吐不止。

    已经被救援人员扶起来安置在简易担架上的女武士维托丽雅看着他,面带微笑的冲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徐逸尘疲惫的伸出自己还能动的左手回敬了一个同样的手势。

    然而被血浆覆盖的左手上,许多不知名的生物组织卡在了挂坠的链子上,随着徐逸尘的动作零零散散的一起晃动着,导致不少还在努力克制的圣武士们也没挺住,随着第一批人一起呕吐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弟子,狩魔猎人刚泽也冲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干得好,学徒,我又一次低估了你,现在好好休息吧,之后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看着眼角处的系统提示任务完成的字样,徐逸尘终于放下心来,向后重重的躺倒在地,还温热的血肉包围了他,现在,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