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摧枯拉朽
    从楼梯口突然出现了十几个人,把两个闯入者包围起来。

    这些人大多数穿着着简陋的金属盔甲,裸露在外的皮肤苍白,毫无光泽,就像是多年未见过阳光的尸体一样。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密密麻麻的刻画着代表着亵渎的符号,混乱不堪的纹身衬托着同样疯癫的面孔。

    靠近的十几个人中,将近一半的人,眼睛里充满血丝以及对鲜血血的渴望,牙齿异化的像鲨鱼一样,导致嘴巴几乎无法闭合,唾液沿着下颚流淌。

    细密的尖牙杂乱无序的排列在嘴里,徐逸尘清楚地看见一个家伙在咆哮的时候,不小心咬碎了自己的舌头,又仿佛没有感觉一般咀嚼了几下吞了下去。

    长长的锁链拷在这些人的勃颈上,像狗一样被牵在身后穿着黑色长袍的人手中,这些人正竭力的控制着锁链连着的怪物,试图让他们冷静下来。

    “怎么处理?”女武士挥舞着自己的梿枷保持威慑,让周围的人不敢靠近,这种外观猎奇的人形怪物,让女武士微微皱了皱眉头。

    “腐化人,没得救了。我的老师一般会选择给他们施以最后的仁慈,但是现在我们得优先询问一下这里的主人。”徐逸尘手持双刀警戒的抬头看着二楼的平台上,一个人影有淡转浓,凭空出现了一个。

    正是之前袭击过徐逸尘的暗影刺客,科林。

    果然是你,稍微大意一下,就被这个刺客抓住了机会,徐逸尘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些npc的智能程度。

    暗影刺客科林悠闲的坐在平台边缘的扶手上,双手轻拍了几下,做出鼓掌的动作:“多么敏锐的直觉!我的潜行竟然瞒不过你的眼睛,我见过的狩魔猎人也不算少了,除了那些老家伙,你是唯一一个能察觉的!”

    “所以,这是你准备的陷阱?”徐逸尘保持着对峙的状态,头也不抬的问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暗影刺客组织开始和混沌残渣混在一起了。”

    “怎么会呢!只不过是在赶来的路上注意到了你留下的踪迹,提前告诉了这里的主人,做一点防盗措施而已。”暗影刺客科林从将近五米高的平台上一跃而下,好像灵敏的黑猫一样,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上。

    “你瞧,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如果不是你,我也发现不了这个大生意。”科林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因为要对付你和你的老师,我难免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毕竟,无论在哪里,狩魔猎人都是最难对付的目标之一。但是我没想到,这一查,居然北伐发现了小伯爵一直以来隐藏的小秘密和他的计划。”

    暗影刺客一边说着一边从徐逸尘二人身边走过,在阴影中,暗影刺客的身体周围都弥漫着诡异的烟雾,周边的混沌信徒们都小心的躲开了他的路径,一个毫无理智的腐化人稍微慢了一点,一条手臂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烟雾之中。

    暗影刺客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走到了门口处:“与混沌无关,与阵营无关,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佣金数字的大小而已。既然安东尼伯爵大人,愿意付我更高的价钱,来完成他的计划,我也只好和安托万那个蠢货说再见了。”

    随着他的步伐,暗影刺客科林微笑着对两个人说道:“不幸的是,不论哪一方雇主,都对狩魔猎人在城中出没,感觉到不安。所以,对你来说,结果没什么变化,祝你在这里玩的愉快,和你的新朋友们打个招呼!杀死一个狩魔猎人,后果还是很严重的,我还要其他收尾工作要完成,是生是死就看你们自己了。那么,再见啦!”

    暗影刺客科林站在门外挥了挥手,用力的把仓库的大门关闭了,本来暗淡的光线更暗阴暗了,一条条血红色的锁链像巨蛇蟒蛇一般,在墙壁上爬行,将大门彻底封锁了。

    黑暗中,已经丧失了神志的腐化人,一双双眼睛带着淡绿色的荧光,将徐逸尘二人团团围住。

    “现在有什么好主意么?”维托丽雅的声音十分淡定。

    “既然最难搞的那个走了,剩下的处理起来就不难了,小心点,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好。”徐逸尘与维托丽雅背靠背做好了战斗准备。

    下一刻,在变异人的嘶吼声中,战斗开始了。

    女战士在战斗中的动作极其简单高效:举盾——防御——挥舞连枷。每一次防御,都让敌人的武器沿着盾牌的倾斜面划过,每一次反击都能让连枷发挥出全部的惯性,把一个个敌人的盔甲砸的乒乓作响,吐血不支,不幸被打中头颅的人,当场脑浆四射,爆头而亡。

    尽管刚泽老师曾经提到过,这些**发生了变异的腐化人一般都拥有很强的防御力或是再生能力,很不好对付,但是在女武士手中的重型武器打击下,也绝难坚持下去。两个人互相掩护向着通往二楼的台阶移动过去。

    徐逸尘的直刃军刀角度刁钻的刺进敌人柔软缺乏防护的腹部,再用力一绞,四菱锥形的刀身在血肉之躯里扩展出一个血肉模糊的窟窿,当长刀抽离时,血液沿着伤口和剑刃淅淅沥沥的流淌,血腥味扩散,染红了身下的阶梯,一息尚存的敌人哀嚎着,不断回响。

    除去二楼的几个弓箭手给徐逸尘和维托丽雅带来了一点微不足道的麻烦,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第二个结果。就算发挥出人数上的优势,在面对武艺精湛,装备精良的二人组,也难逃一死,太多的空间让两个现代社会培养出来的精锐战士发挥他们的默契,用最高效的方式碾压了整个阵地,从容的击破了每个接近的敌人。

    一个个敌人被杀死,不论他是身披盔甲的腐化人,还是尚有理智的邪教徒,在双刀和梿枷之下,得到了绝对公平的待遇——死亡。

    两人都是军人出身,既然定下了目标,下起手来毫无压力。果决残忍的杀人效率,让所有还有正常思考能力的敌人士气遭到沉重的打击。

    可怜的变异人在付出近十人的人命后,后面的负责指挥他们的邪教徒终于向后慌忙退缩,试图在二楼的开阔地发挥数量上的优势,却因为没有统一的指挥而无法维持秩序,陷入了慌乱之中,短短的几节台阶,撤退彻底变成了溃逃。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9318;&21457;&26356;&26032;&26356;&245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