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我需要志愿者
    波克显然是一个精通市井生存之道的人,从麦克开始说出关于本地领主和安托万之间的秘密时,他就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的麻烦大了。掺和进这个层次的事件,作为一个在贫民区的帮派中属于最底层阶级的老大来讲,就像是蚂蚁干涉大象之间的战斗。

    波克老大试图用眼神阻止麦克继续说下去,但是被维托丽雅同样用眼神制止了,只能在心里暗暗着急。眼前这两个人显然来者不善,他们想掺一脚这个大(和谐)麻烦,为什么非要捎上我呢,把我打晕不行么?

    徐逸尘坐在高脚凳子上,双手交叉挡住了自己的半边脸,思考着麦克的话中吐露的消息。

    安托万管家借着本地领主年龄小,用强力的手腕控制了安东尼大港,这件事依照目前来看,已经是人尽皆知了,这个人肯定有所倚仗,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破坏贵族之间的游戏规则。

    小伯爵显然不想束手就擒,只是看血吼帮的形式作风,按照自己从刚泽师傅那听来的一些知识来看,血吼帮八成是拜邪神的邪教徒。自己的任务只怕要出在他们身上了,就是不知道小伯爵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安托万的背后又是什么势力在支持。

    徐逸尘组织了一下语言,决定利用一下眼前的帮派分子,弥补自己人手上的弱势,半是恐吓,半是推测的忽悠到:“我知道你的担心,麦克。但是你的担心是对的!血吼帮收购尸体是为了取悦邪神,现在看来,贫民区的人口失踪也是他们做的,是为了尽快完成对邪神的祭献仪式,当仪式完成时,只怕整个城市都会陷入灾难中!”

    麦克脸色苍白的问道:“大人,请你务必把这件事通知给城里教会和城卫军,他们不相信我的话,也许会听一位强大的冒险者的证词!”

    徐逸尘继续保持自己的姿势,只是语气更加亲切了一点:“你要知道,如果城市真的处于邪恶的威胁之中,城卫军会优先保护贵族们,这里的教会势力只怕也顾及不到贫民区,无论发生什么样的灾难,这里,贫民区,都将会是最大的受害者,除了你们自己,没人能救得了你们!”

    麦克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徐逸尘的分析有些道理,贫民区一向是三不管地带,根本没人在意这里的人的死活:“大人,我的朋友,家人都在这里,我不想他们遭受这样的灾难,我们应该怎么办?”

    “麦克,我看到了你高贵的人格,哪怕在这片贫困的土地上,你依然有着为他人着想的心灵。”徐逸尘拍了拍麦克的肩膀,习惯性的学习自己在忠嗣院时候的老师:“现在,我需要你去发动群众,让他们寻找周边的生面孔,任何可疑的事情都要向你汇报,把你听到的,看到的带给我。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保证邪教徒的阴谋不会得逞!”

    “我会完成的大人!”一脸振奋的麦克转身走出了房间,连看都没看旁边满面惊愕的波克。

    徐逸尘则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你用精湛的话语,影响了了一个人的行为,你无师自通获得了法印——亚克席法印的部分信息,你已经掌握了部分相关技巧,相信不久之后你就会完全掌握这个技能。”

    这倒是个意外收获,徐逸尘的心情不禁愉快了起来,不知道麦克能做什么程度,不过没关系,只是一张备用牌,聊胜于无。

    看着剩下的几个帮派分子,一个个惊恐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人三言两语的就自愿的从被胁迫者变成了帮凶,连正眼都不敢看这个坐在椅子上的赛里斯人。就连女武士都嘟囔着,难道新华夏还保留着政委这个专业?

    徐逸尘咳嗽了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现在,我还需要有人给我带路,我需要找到一个隐藏在贫民区里的仓库。”说着,拿出了那张收货单上的地址。

    波克老大瞄了瞄纸上的地址,面露难色:“这个地方就在刚才说的那个血吼帮的地盘上,那一片都是他们的产业。。。”

    徐逸尘从自己的口袋里抓出了一把金币,扔在了桌子上:“也许这个能让你充满勇气。”

    波克看了看桌子上的金币,在心里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想为了钱搭上自己的小命:“大人,我们真的不太了解那个区域。”

    徐逸尘慢慢的把桌子上的金币落在了一起,一共二十二枚金币,突然抽出自己的军刀,快速的挥出一刀,将桌子上的金币整齐的劈成了两半:“现在我需要知道血吼帮的实力怎么样,一共有多少人,平时都在哪里聚集。我需要志愿者,带路,找到这个仓库,顺便看看这个血吼帮的秘密。”

    波克看着桌子上整齐的分成两落的金币,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不去可以么?”

    “哼!”旁边的女武士不耐烦的伸出一只手把桌子上的金币用力的拍进了木质的桌面中,直接成了镶嵌物,与桌面平行。

    “明白,明白!我们都是志愿者!”波克老大带着小弟们一起点头哈腰。

    不知道自己的老师知道自己为了推进任务进度,这么快的介入城中的局势,会不会有被坑的感觉,徐逸尘看着在前面带路的几个人,一边走一边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