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迷雾中的马蹄声
    森林里的雾气越来越重,到了下午,就连经验丰富的狩魔猎人都无法分辨方向了,好在可以指明方向,才能继续前进。小小的十三个人的队伍,竟然无法首尾相见,在狩魔猎人的警告声中,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盯着前面的人的肩膀。

    走在最前面的泰德示意大家停下休息,和船长一起走到了狩魔猎人的身边,剩下的人围成了一个圈抓紧时间休息。

    “怎么了?”徐逸尘看着面色沉重的泰德问道。

    “不太对劲,我们已经走了将近五个小时,按照我们的速度我们应该能看见阿纳姆河了,但是你看!”泰德用手指着身旁的溪流。

    小溪的水流悠闲的流淌,溪水清澈见底,但是就连徐逸尘都知道,如果靠近河流岔口的话,水流应该湍急许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我在森里里长大,三十年来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大雾。”泰德用眼睛看着狩魔猎人刚泽和洛克菲尔船长,希望能从同伴的嘴里获得答案。

    洛克菲尔船长看了一眼狩魔猎人说道:“我曾经在海上遇见过一次大雾。当时我们一共有六条船,前往新大陆的弗罗里达,再坚持最后一天,我们就能看见弗罗里达海峡了,结果那天早上起了大雾,我们在雾里航行了两天一夜,也没能从大雾里穿过去,船上的磁罗盘指针没问题,船上的法师互相沟通后,施法测定了方向,显示一切正常,我们的航向没错,只是按照我们的速度,我们应该已经把船开到迈阿密城里了。”

    老船长眯起眼睛,周围的浓雾让他仿佛又回到了那段绝望的日子里:“然后,大雾突然就散去了,塞勒斯特号彻底消失了,海神啊,在大雾上散去之前半个小时不到,我还让法师和那艘船的船长确定过彼此的位置,它就在我右侧不到200米。还有可怜的罗萨丽号,在舰队的最前面领航,我们发现它出问题的时候,上面一个人都没有了,连老鼠,蟑螂都没有——”

    “船长,你们很幸运!”狩魔猎人刚泽打断了洛克菲尔船长的回忆:“我猜你们的船舱里装满了黑大陆的奴隶,是么?”

    老船长尴尬的面色间接回答了狩魔猎人的问题。

    “没时间浪费在恐怖故事上了,你们只要知道,这玩意很危险,非常危险。”狩魔猎人的话语冰冷:“危险到,如果你彻底了解到真像以后,就会有像我这样的人来找你聊聊了,你懂我的意思么,船长?”

    在狩魔猎人的的直视下,徐逸尘看见老船长僵硬的点了点头,连脸上的冷汗都不敢擦。

    泰德是个聪明人,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追问下去,休息了十分钟后,招呼着队伍沿着溪水继续埋头向前,队伍一时沉默无语。

    ————————————————分割线————————————————

    “你好像不太喜欢和他们说话?”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徐逸尘低声对狩魔猎人刚泽说道。

    浓厚的大雾显然让狩魔猎人心情不是很愉快,他转过头来注视着徐逸尘:“我已经264岁了,所有我同时代的朋友要不然是死了,要不然是失踪了,成为狩魔猎人后,用不了多少年,你就不会再想认识这些凡人了。”

    看着徐逸尘年轻的容貌,狩魔猎人沉默了一会:“不过,一般学徒得度过他们的第一个100岁后才能体会到这些,如果他们没在这之前死在怪物的嘴里的话。”

    徐逸尘显然不能理解长生种的世界观,作为玩家他也毫不担心自己将来会遇到这种困扰:“关于这些雾,你知道些什么是么?爵士?”

    “有人在打开混沌世界的大门,每次出现这种情况都代表有守护者没能完成他们的任务。”狩魔猎人刚泽的声音里透露着浓浓的不满:“我应该提前预料到不能信任那帮宗教疯子,这些浓雾可以扰乱人的感知,再过一会你可能会嗅到硫磺的臭味,也可能会感觉温度降低,最大的可能是遇见一堆让人恶心的大号虫子,重点得看大门另一边的情况。”

    刚泽爵士接着这种机会给自己的学徒普及着狩魔猎人的知识:“作为一个学徒,在你能完成山谷试炼之前,是不应该让你知道这些知识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你只能遇见什么就先学什么了。”

    “每次打开通往混沌世界的大门都需要成百上千的生物,祭献他们的血肉和灵魂,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最起码需要两千人的分量,智慧生物的灵魂和**是混沌最喜欢的祭品。我不知道我们还有多长时间,但是当危险来临的时候,你需要作为一个狩魔猎人来参加战斗,任何软弱的行为,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狩魔猎人刚泽的表情肃穆,言语冰冷,任何人都能轻易分辨出他绝不是在说笑。

    “必不会让狩魔猎人蒙羞!”徐逸尘同样斩钉截铁的回答。

    随着时间的流逝,森林又开始慢慢的暗了下去,一整天在迷雾中赶路,让所有人都精疲力尽,连狩魔猎人的白狼都吐着舌头,喘着粗气。

    洛克菲尔船长慢慢靠近了徐逸尘,悄声说道:“徐,你现在是一个狩魔猎人了?”

    徐逸尘看着小心翼翼说话害怕被刚泽听见的船长,笑了一下回答:“没错,我现在还是一个学徒,你为什么这么害怕他?”

    老船长看了看周围:“你之前没听说过他们么?狩魔猎人专门捕猎女巫,怪物,而且像吸血鬼一样长生不老,所有了解他们行踪的人,有他们感兴趣的消息的人都在被拜访之后,都被他们顺手干掉了!”

    “大多数都是以讹传讹的谣言船长。”徐逸尘解释道:“你看我像是一个会胡乱杀人的家伙么,他们只是活得太久,不愿意和普通人有瓜葛罢了。”

    “这么说,他们真的像吸血鬼一样长生不老!?”洛克菲尔船长显然抓住了重点。

    正在这时,迷雾中响起了古怪的号角声,仿佛是什么生物临死之前所发出的哀嚎,带着一种迟暮,诡异的凄凉感。

    “跑!跑起来!向前不要停!”狩魔猎人大喊了一声,催促着所有人。

    幸存者们紧张了起来,所有人都听出狩魔猎人话语中的紧迫感,每一个人都开始拼命压榨着自己所剩不多的体力,试图加快速度。

    徐逸尘靠近爵士询问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靠近,狩魔猎人仓促之间来不及解释,只是简单的回答说:“不是最坏的那种。”

    “如果被追上来,这些凡人逃不掉的,你我只能死战。”递给徐逸尘一把从水手那拿来的短剑,狩魔猎人叮嘱道。

    断断续续的号角声从四面八方的方向响起,锲而不舍的追着幸存者的队伍,每个人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保持不掉队,最年轻的西尔多在白狼的背上,不安的四处张望,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觉得守卫的雾气翻腾扭曲着,似乎随时会有怪物从雾气中窜出来。

    徐逸尘能感觉到强烈的不安感从心底升起,心跳声仿佛战鼓一样充斥着耳边,身上的汗水打湿了包扎的绷带,伤口处阵阵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的减慢了速度,身后的狩魔猎人用手推着他的后背,减轻了他的压力。

    一刻不停歇的奔跑,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膝盖受了伤的守卫率先坚持不住了,尽管泰德和另一个强壮的水手一直驾着他前进,他还是不可避免的拖慢了整个队伍的速度。

    “放弃我吧,我没力气了!”守卫挣扎着想甩开来自泰德的帮助。

    “你在说什么!我不可能把你自己扔在这,我们在兽人营地里都没死,怎么可能会倒在回家的路上?!”泰德怒吼了一声,把守卫整个人抗在了肩膀上,不由分说的向前继续奔跑。

    船长叹着气,在后面帮忙扶着守卫的身体,所有人都知道,泰德坚持不了多久,西尔多骑在白狼的背上,咬紧牙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种让人恶心的感觉,在感知中告诉徐逸尘,右前方危险!死亡已经在等待!

    “危险!”徐逸尘高声预警,然后向着左边一指:“走那边!”

    狩魔猎人飞速的思考了一下,果断的相信了徐逸尘的话语:“走另一边!”

    已经失去了判断能力的幸存者,在狩魔猎人的指挥下在小溪旁转了个圈向着另一个方向奔逃,毫不犹豫。

    夜晚的阴影笼罩着森林,在迷雾的映衬下,高大的树木就像一根根张牙舞爪的手臂,从四周向他们压过来,要将他们紧紧攥住,永远留在这片丛林中。

    在奔跑中失去了大量体力的幸存者速度开始减慢,泰德双目赤红,完全是靠着意志力在硬撑,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力量,每一步都仿佛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步,终于泰勒被一块凸起的石头绊倒在地,同样摔倒在地的伤员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从怀里掏出一个项链递给了泰德,他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

    “不!我还可以。。。”泰德挣扎着爬起来,但是颤抖的双腿告诉所有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别说话!”狩魔猎人低喝道:“我听见前面有马蹄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