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大雾将起
    “”

    面板中职业那一栏变成了狩魔猎人,原本升级经验也从1000提高到了1,好在徐逸尘经过前后两次战斗,获得的战斗经验远远超出这个数值。

    在面板中点击了升级,新的系统消息迎面而来:

    “您的狩魔猎人等级提升到:2级”

    “您获得了新的职业技能:”

    徐逸尘的人物界面变成了

    属性:

    天赋:

    (初始天赋)

    (初始天赋)

    (初始天赋)

    (初始天赋)

    (职业天赋)

    (职业天赋)

    基本技能:(就职职业所带来的基本技能,效果基于你的相关属性,以及日常训练)

    力量:攀爬,跳跃,游泳

    灵巧:翻滚,骑术,平衡

    体质:专注

    智力:知识(怪物,神秘,地理,历史),辨识法术,手艺

    感知:野外生存,察言观色,聆听

    魅力:威吓

    职业技能:

    :阿尔德法印(基础)(0/30)

    (不可升级)

    剩余技能点数:32

    武器掌握:

    :熟练(4/)

    :熟练(21/)

    人物背景:

    熟悉了一下新的人物面板,徐逸尘顺带把自己的技能点数分配给了自己目前唯一一个职业技能,阿尔德法印上,让其从“阿尔德法印(基础)(0/30)”变成了“阿尔德法印(掌握)(32/100)”。

    ————————————————分割线————————————————

    天刚蒙蒙亮,狩魔猎人刚泽就从冥想中苏醒过来,山洞里几个水手的呼噜震天响,被分配到守夜的人也伸了个懒腰,活动者自己的身体,驱散黑夜带来的凉意。

    吹了个口哨,昨晚独自消失的白狼从森林里跑了过来,这头原本作为混种兽人坐骑的白狼,足有两米长,四肢着地的时候也快到人的胸口,当它出现时,守夜的两个人明显紧张了起来。

    狩魔猎人刚泽把耳朵凑在白狼的头旁边倾听着什么,用力揉了揉白狼的脑袋:“好孩子。”

    洛克菲尔船长也醒了过来,粗鲁的用脚一个一个踢醒还在睡觉的水手,旁边的泰德已经带着唯一一个毫发无伤的手下走进了丛林里去收获早餐。

    一时间,这个隐蔽在丛林里的山洞活跃了起来。

    当徐逸尘从沉睡中醒来时,洞口已经升起了一团篝火,水手们从小溪里抓住了几条鱼,泰德他们则捕获几只兔子,山鸡回来,各种食物的香味蔓延在徐逸尘的鼻子前。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休息,你获得了120点生活经验,祝玩家新的一天,有新的收获。”

    视网膜上的系统提示,让徐逸尘有些脱戏,如果不是这条提示,他都觉得自己完全是穿越到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里探险。

    感觉自己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不少,徐逸尘靠着墙壁的支撑站起来走到了山洞口,西尔多正和另一个膝盖中箭的伤员一起烧烤食物,尽管缺少调料,但是被烤至金黄色的肉食还是有着无比的吸引力。

    抬头扫了一眼营地,洛克菲尔船长正在小溪边细心地打理着自己的胡须,泰德在下游不远的地方掩埋着动物内脏,防止吸引其他肉食动物靠近营地,而狩魔猎人刚泽远离众人,一个人在上游擦拭着手中的利剑。

    拒绝了西尔多递过来的烤肉,徐逸尘走向了狩魔猎人的位置。

    太阳初升,金色的阳光照射在狩魔猎人**的上身,坚实的肌肉棱角分明,遍布整个后背的伤疤,让人不禁猜想眼前这个人到底经过多少次生死相搏。

    狩魔猎人将长剑从溪水中拿出,用布擦拭着剑身,然后以湖水为镜,小心翼翼的用锋利的剑刃轻贴脸颊,向着下颚的方向徐徐推进。。。

    “我说,爵士,用白狼之爪刮胡子不太好吧?”徐逸尘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手中的长剑毫无颤动,手上的动作依然稳如泰山,尽管长剑白狼之爪有将近十磅重,但是刚泽爵士依然可以单手完成刮胡须的整套动作,长剑完成了清理工作后,被爵士侵进小溪里,细微的水流冲刷着剑身。

    “狩魔猎人,一向不拘小节,我们这一脉规矩不算多。”完成了洗漱的刚泽转过头对着徐逸尘微微一笑,牙齿反射阳光显得十分耀眼:“这把剑,在狼派狩魔猎人中传承了数百年,什么时候你能用这把剑把人剃成光头,什么时候剑术就算合格了。”

    看着一本正经扯淡的狩魔猎人,一时间徐逸尘也无力吐槽。

    “言归正传,我这次来黑森林,是追踪一个混沌术士而来的,那个术士显然和绿皮们有什么背后交易。”狩魔猎人刚泽严肃的对着徐逸尘说道:“作为新学徒,你需要知道,不论是兽人,巨魔,还是幽灵都是我们的敌人。但是,混沌是我们最大,最危险的敌人!”

    “任何和混沌有关系的东西都是十分危险的,信仰混沌的生物,尤其危险!”狩魔猎人强调着。

    “我知道了,老师。”徐逸尘同样严肃的回答,自己的天赋可摆着呢,这玩意一看就是游戏中的顶尖反派势力。

    狩魔猎人抚摸着手中的长剑:“我们尽快离开这里,把兽人和混沌有关系的消息传递出去。”

    回到营地后,大家围在篝火旁吃着烤好的肉食,泰德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一个带着软木塞的金属瓶,递给徐逸尘说:“收下这个,罗格营地特有的矿盐,拿武器的时候我找回来的,在森林只要有盐,就什么都不缺了。”

    接过泰德手中的调料瓶,徐逸尘表示了感谢,又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还揣着洛克菲尔船长的酒壶,于是徐逸尘拿出酒壶递给船长;“船长,之前我在船上找到了这个,还给你。”

    船长接过了酒壶,满脸怀念的抚摸着酒壶上的宝石:“这是我刚当上船长的时候,船东送给我的礼物,没想到船就这样沉没了,算了,勇敢的赛里斯人,你留着当个纪念吧,在沉船上找到的东西,谁找到归谁,这是海上的规矩。”说着把酒壶递了回去。

    徐逸尘看着情绪低沉的船长,默默的收好酒壶。

    吃过早饭的一行人,终于恢复了士气,腿部受伤的西尔多被白狼驼在背上,船上的船医幸运的活了下来,靠着草药帮西尔多保住了他的腿,只要不剧烈活动,回到城镇牧师就能让他恢复如初。而徐逸尘靠着高体质的加成,已经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跟上众人的步伐。

    泰德说如果去安东尼大港的路程差不多需要步行两天,要是需要绕过罗格营地可能还得多加半天,大伙都想尽快回到文明世界,决定先到罗格营地的方向打探一下情况。

    然而出发半天后,在狩魔猎人忧心忡忡的目光中,身后的森林中开始蔓延起了大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