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狩魔猎人不死于试炼
    “赎罪吧!怪物!”徐逸尘怒吼着冲锋而出,目标直指营地中间决斗的两个兽人头领。

    靠着被惩罚后依然高大14点的灵巧,徐逸尘径直的从一个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兽人身边呼啸而过,用灵敏的动作躲过了另一个绿皮的狼牙棒,踏着第三个兽人的大腿向侧上方跃起,一脚横踏在旁边绿皮的脸上,在半空中收缩身体,借着腰腹力量做出侧身回旋的高难度动作,躲过了两把双刃斧的挥砍。

    一连串的动作,让徐逸尘穿越了兽人阻碍,当他站在两个主角的面前时,钢牙高举的手臂刚刚放下,正在四处寻找自己的武器,另一个大块头努力挣扎着还没从地上起来。

    雨中冰冷的空气被吸入肺中,转换成驱动**的力量,又变成炙热的战意充斥着灵魂,稀稀落落的雨滴落在徐逸尘的身上,溅起一朵一朵的水花,,这一刻徐逸尘觉得仿佛时间都变慢了,世界如此清晰,临身的利刃反射寒光,敌人眼中映出的绝望,鲜血溅在皮肤上那一丝温暖,如此真实!

    脚下冲锋的轨迹不变,手中的白狼之爪化作一抹寒光,闪电般划过地上的兽人,从左肩切入,剑刃切断无数坚硬的骨骼,充满韧性的肌肉组织,以及各种脏器,从右侧腋下而出,靠着锋利无比的武器,一刀两断!

    天赋带来的绝妙体验!

    此时钢牙终于拿起了放在地上的战锤,怒吼了一声:“waaaagh!人类!小虾米!偷袭!”

    一口气喷出了三个通用语词汇,徐逸尘对眼前的绿皮刮目相看,侧身躲过了一锤,重型武器扫过空气带来的刺耳声音,让他的寒毛林立,绝对不能硬抗!

    灵活的身影随着战锤的挥动上下闪躲,一遍抓住机会用锋利的长剑给钢牙带来一道道伤口,远处一直被挂在半空中的狩魔猎人睁开了眼睛,那双眸子,如猫眼般明亮,如鹰眼般犀利,注视着挥舞着长剑的年轻武士。

    ————————————————分割线—————————————————

    再一次躲过战锤的重击,徐逸尘转身擦着一柄大斧翻滚了出去,巨斧划过空气带起的风压,徐逸尘在武器挥出的一瞬间就感知到了,但是面前带着钢牙的绿皮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将近五分钟永动机般的舞动着巨大的战锤,高强度的战斗让他的体力飞速下降,反应速度也没有开始时的敏锐,刚刚的斧子,距离他的鼻子只有一指的距离,在对动态视力的加成下,他清晰的看见斧面上自己苍白的倒影。

    不行,徐逸尘盘算着周围兽人数量,兽人们毫不在意逃跑的俘虏,自己在缠斗的过程杀死了五个个反应不及时的绿皮,但也给对自己威胁最大的钢牙带来了喘息的机会,趁着这个时间钢牙指挥着手下的绿皮们慢慢包围了整个营地。

    徐逸尘看着视网膜上终于刷出“危难中的幸存者”任务完成的提示,并提示战斗结束后结算任务奖励,终于略微放松一点,然而周围的兽人并没有给徐逸尘溜号的时间。

    随着“嗡!”的一声,一支弩箭从背后射向徐逸尘,远处的狩魔猎人不禁出声:“小心!”

    然而徐逸尘已经来不及回头,电光火石之间他做出了向左侧闪躲的动作,避开了致命的心脏位置,然而近四十厘米长的箭矢还是刺穿了他的皮甲,只留下尾羽在后背颤抖,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无法保持站立,带着脏器碎片的箭头从腹部前面穿出,徐逸尘感觉箭矢穿透了自己的肺部,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抑制不住的咳嗽带出血沫,徐逸尘在几个帐篷间靠着障碍物艰难的左挡右只,吃过一次亏的他,一直警惕暗箭伤人的家伙,但是放眼望去,前后左右都是手持重武器的绿皮,徐逸尘没发现任何踪迹。

    危险!高感知属性带来的预警,让他感觉背后有阴影般的毒牙破空而来!来不及回头,高举的白狼之爪用一个收剑回鞘的动作挡在了利箭的必经之路!

    “噹!”巨大的力量撞击的徐逸尘手腕一麻,高悬的心也放下了,挡住了!徐逸尘知道随着血液的流失,偷袭者带来的威胁会越来越大,挡得住一次,挡不住第二次,徐逸尘知道自己作为玩家的唯一一次复活机会要被消耗在这个任务上了。

    看到不远处的狩魔猎人,想到兽人食人的习惯,以及刚才的示警,还有手中武器的份上,徐逸尘决定在死亡之前帮他解脱,一路拼杀到了狩魔猎人的架子附近:“伙计,还活着么?用不用我给你个痛快?再等一会你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趁着兽人还没上前,徐逸尘借着狩魔猎人身体的掩护挡住了背后的方向,抓住箭矢的箭头部分,绷紧全身的肌肉,用力把箭头部分折断,疼痛后的无力感让他满一身冷汗,用长剑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伸出右手在背后艰难的拔出了箭矢剩余部分。

    “我们都会死,但不是今天。”掉在半空的狩魔猎人抬起头,沉稳的声音随着阴暗的天空映衬着他的脸,满面风霜,一头白发,一道深深的剑痕从额头贯穿到颧骨,一个和白狼之爪剑柄一样的金属狼头垂在颈部:“你的精神值得钦佩,孩子!现在拿走我的徽章,你会发现里面有一种药物,对普通人来讲这是致命的毒药,但是,如果你能挺过去,就能发挥你手上的武器全部的力量。。。”

    在徐逸尘回答之前,狩魔猎人就开始了行动,被铁钉贯穿的手掌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周围的兽人们被无形的力量推开,徐逸尘看见又一支利箭撞击在上面,水波一样的纹路荡漾在空气中,与此同时他终于看清偷袭自己的敌人,一个和人类体型相仿的绿皮,在营地之外,骑着白狼,手持大弓,发现自己的攻击无效后,用右手对着自己的方向做出了割喉的动作。

    “昆恩法印,我做了些小改动,能给我们争取两分钟的时间。”释放了一个法术后,狩魔猎人的声音尽管虚弱,但透露着一丝得意:“不管你愿不愿意,我要是你就喝下去博一下,孩子,我有感觉,你跟普通人不一样!”

    一把拽下精致的狼头项链,打开小巧的夹层,徐逸尘看见晶莹的绿色液体仿佛水晶一般,一口喝了下去,苦涩在口腔中汇聚:“有的选总比没得选好!”

    “十个人里只有不到三个人能活下来,能顺利成长起来的只有一个。”狩魔猎人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我们这一代曾发誓,让这个职业在我们手中终结。。。祝你好运孩子,从来没有人在你这个年龄进行过青草试炼。”

    徐逸尘感觉自己仿佛被没有安全措施的放进了离心实验舱,眩晕,麻痹,失温种种症状一下子砸中了他,一瞬间就晕了过去。

    昏迷中,仿佛有人再跟他对话,徐逸尘下意识的努力分辨对方的说的内容。

    “。。。屠夫。。。利维亚的杰洛特。。。”仿佛失真的收音机一般,信号慢慢清晰了起了:“你渴求着什么?你的**是什么?你将如何贯彻你的意志?”

    突然出现的系统提示,让徐逸尘从虚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顺应着脑海里的提示:“我不渴求富有和名望,地位与权利。我想要一匹漆黑如夜快如疾风的骏马.我想要一把亮如月光的利剑.我要在夜晚骑着我的黑马;我要用手中的利剑斩尽邪恶.这便是我心中所求!”

    “会有一匹骏马等着你,比夜更黑暗,比风更迅捷.也会有一把利剑为你锻造而出,它比光更锋利,比月更耀眼.但是这些不值一提的愿望,会让你付出高昂的代价!”

    “什么代价!我一无所有!”系统不再提示后,徐逸尘大声回答:“在这个世界,我无所畏惧!”

    “你的鲜血,孩子,你的鲜血就足够了。”随着一声叹息,徐逸尘回到了游戏中。

    狩魔猎人惊喜的目光告诉徐逸尘,他通过了一个不可能的试炼,后背的伤口让他感觉自己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想到昏迷时最后的要求,徐逸尘用左手握住白狼之爪的剑刃缓缓滑过,猩红的血液沿着利刃留下,被飞快的吸收,视网膜中,终于传来系统的提示。

    “危难中的幸存者”:在你的掩护下,幸存者们暂时安全了,你的英勇行为,以及对异族的无情杀戮,被狩魔猎人刚泽看在眼中,在危难之中,他决定让你进行“青草试炼”,来扭转形式,你通过了成为狩魔猎人最危险的一步,现在,你是一名真正的狩魔猎人了!

    任务完成度:传说(你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任务奖励:高级背景职业——“勇敢的赛里斯游侠”被替换为传说背景职业——“狩魔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