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背景职业奖励
    “你干净利索的解决的了眼前的敌人,获得了260点战斗经验,你的第一次战斗获得了的评价,您将在下一次战斗中获得10%的额外战斗经验加成。”系统消息在徐逸尘的视网膜上浮现。

    暂时不去理会系统的提示,徐逸尘检查了一下西尔多的伤口,看着逐渐稳定了情绪的伤员:“你见过我?你是船上逃出来的水手么?”

    “我是西尔多,我在船上见过你!我为洛克菲尔船长工作!”西尔多终于有时间长出一口气,顿时感觉全身的力气都随着腿上的伤口消逝了:“帮帮我。。。船长他们都被兽人抓走了,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有多少人和你一起从船上逃出来的?除了你都被抓走了么?”徐逸尘撕开了西尔多的伤口处的衣物,用死去的绿皮身上的皮革做了个简易止血带,在伤口往上一指的距离用力打了个结:“抓紧它,要是你想活命的话。”

    西尔多忍着剧痛,用颤抖的手紧紧拽住止血带:“一共有八个人,船长带着我们在森林里找地方避雨,结果被兽人们给撞见了,他们都被抓走了,他们也许已经被吃掉了。。。”

    “你知道最近镇子在哪里么?有多远?”徐逸尘看了看长矛的材质和长度:“忍着点伙计,可能会有点疼。”

    “什么。。。?”在西尔多反应过来之前,长矛已经被徐逸尘拔了出来,一股暗红色的血顺着伤口流出,徐逸尘飞快的把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的酒壶打开,半壶酒浇在了伤口处,把自己的丝绸衬衣改的绷带绕着伤口缠绕了好几圈。

    “算你走运,没穿过主要的动脉血管,好消息是你暂时不用担心会失血过多,坏消息是因为恶略的环境,还有长矛的保养情况,你的伤口肯定会感染。每过十分钟,松开两分钟,再绑紧,不然在感染之前你就失去你的腿了。”徐逸尘看着西尔多苍白的脸,觉得他最好的结果也不一定能保住自己的腿。

    “谢。。。谢谢你,最近的罗格营地离这里有不到一天的路程,那里有牧师,肯定能解决我的问题。”西尔多因为失血,脸色难看极了:“但是我们得穿过整片森林。”

    “来,西尔多,喝一口,这是你们船长的珍藏,你现在需要休息,我去看看那怪物的身上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我们会想到办法的。”这时候徐逸尘安抚了一下西尔多,转身走向了独眼的尸体。

    就在刚才,徐逸尘接到了一个可选任务:“危难中的幸存者”。

    “危难中的幸存者”:在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的带领下,几名船员和乘客幸运的没死在风暴之中;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厄运的眷顾下,他们又被一对兽人巡逻队俘获,现在他们的生命岌岌可危。你愿意为拯救他人而承担失去生命的危险么?(此任务为可选任务)

    难度:危险

    任务奖励:高级背景职业

    ————————————————分割线————————————————

    在《虚幻世界》中,玩家进游戏时,会根据基础属性来随机抽取相关的背景职业,比如小偷,农民,商贩;扫描自身状态和档案的玩家属性稍高一点,则可能会随机到冒险者,学者,雇佣兵之类的职业。

    背景职业有什么作用呢,在玩家获取正式职业之前,所有经验都会用来升级背景职业,而背景职业所带来的技能,技能点数量是不相同的。大多数玩家会在四级左右获得第一个正式职业。

    以一个智力为主属性,获得的背景职业为学者的玩家为例,当他三级时正式就职法师,他的等级为:学者(3级)/法师(1级),总等级为4级。而法师职业的经验惩罚是1.5,也就是说,这个玩家升级到五级时,如果选择升级法师职业,则需要1.5倍的经验才能完成升级学者(3级)/法师(2级),总等级为5级的升级过程。或者他也可以选择正常的经验来升级学者职业,升级成学者(4级)/法师(1级),总等级同样为5级。

    总等级一样,但升级带来的技能,天赋,技能点数不同,就造成了玩家之间的天差地别,一个小偷(3级)/刺客(7级),总等级为10级的玩家,可以杀死十个小偷(9级)/刺客(1级),总等级同为10级的玩家。但是在同样的游戏时间下,后者往往可能是这样的级别:小偷(12级)/刺客(1级),导致两者能精彩的大战十分钟才分出胜负。

    而每个玩家在刚降临游戏世界的时候,都会接到一个挑战性质的可选任务,任务奖励为高等背景职业。如果完成,将会获得更强大的背景职业,但同样会带来经验惩罚。有一些高加成的职业就职需要特定的背景职业,比如剑圣,背景职业必须是年轻的武士或用剑好手一类的背景职业才能就职。

    ————————————————分割线———————————————

    徐逸尘拿着一跟削短的树干回到了西尔多的身边:“我的朋友,说实话,我觉得你能坚持到罗格营地的可能性很小。”

    接过了临时拐杖的西尔多费力的向前移动了几步,脸色更加苍白了一点,垂头丧气的回答道:“你说的对,就算森林里没有这些绿皮混蛋,我想我也很难走到营地。。。”

    “我不会抛弃受伤的人,西尔多。”徐逸尘扶了他一把,以防他摔倒:“我有一个计划,我打算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把船长他们救出来,如果成功了,我们就能轮流背着你离开这,但是更大的可能是我们都被绿皮们吃进肚子里,你愿意冒险么?”

    “可是。。。我是说我愿意冒这个险,但是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你完全可以抛下我自己找条生路的。”西尔多恢复了一点活力,激动地说:“我连你叫什么都不还不知道!”

    “我叫徐逸尘,不要太激动,我的朋友,没有人带路我可走不出这鬼地方,而且好的船员是不会抛弃他们的船长的,好船客也应该努力一下,不是么,让我们放手一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