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目盲之眼珠宝店
    “我现在可不想和你打,我的伤还没好呢。”徐逸尘对维托丽雅的挑战一点都不感兴趣,飞快的转动头脑转移话题:“我一进游戏就在野外,除了你一个玩家都没遇到,你呢?”

    “这游戏实在太真实了,有时候我一点都不想去区分玩家和npc,我觉得没什么差别。”维托丽雅一口干掉了自己的啤酒:“不过上午的时候我倒是遇到了一个熟人,康拉德·瓦西莱夫斯基,你不会喜欢遇见他的。”

    “怎么了?他是那种宗教疯子类型的?还是东部地区的新纳粹?”徐逸尘听见维托丽雅这么说,不由得想起了eu的两大特产。

    从欧洲联合体最终因为金融危机解体以后,整个欧洲大陆就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随着触底反弹的斯拉夫联邦再度变身苏维埃强势崛起,东方巨龙发出怒吼,面对挑战的传统强国美利坚也在神皇的带领下奋起直追,唯有欧罗巴,仿佛被世界遗忘在角落。

    在竞争中飞速进步的世界,欧罗巴的传统强国高卢鸡又一次在女人领导下站了起来。在约翰牛和汉斯的支持下甩开了一帮拖后腿的小弟,组成了新的联盟,2099年,帝国同盟(empire union)成立。短短百年间,以宗教手段潜移默化的占领了大部分原欧盟范围的土地,无数破产或被破产的政府背后,是饥饿的人民,在eu神爱世人的口号中纷纷加入了这个新兴的势力。eu飞速发展追赶失去的百年,一直到旁边的毛子看不过眼为止。

    过程不在描述,反正被打断了脊梁的eu安分守己的守着自己的地盘过日子,除了边境地区偶尔被毛子犁犁地。随着新一代的成长,eu内部也慢慢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年轻人忘记了被红色支配的恐惧,纳粹思想开始传播,尤其是东部边境地区,强硬派日益增长。而宗教疯子,在eu内部则是根深蒂固,eu内部的护教军战斗力相当出色。

    “两者都是,听说原来是边防军的小中尉。我看见他在大街上贴传单,还带着两个跟班,他们想招募足够的玩家,建立战团。”维托丽雅把桌子砸的乒乒作响:“那帮杂碎,居然想领导我!我原来可是上尉军衔!”

    游戏中,玩家和npc几乎无法靠肉眼判断,玩家之间只能从额头上一个菱形的红色标记来分辨,这个标记无法被遮挡,也无法被npc察觉。

    “算了,我觉得你们eu十个里面有一半是疯的,战团是什么?”徐逸尘毫不客气的在维托丽雅面前吐槽着eu的体制,作为eu中的日耳曼族,很多时候维托丽雅的立场是作为一个汉斯,而不是eu的一员。

    果然,维托丽雅全无反应;“战团差不多是佣兵团那种东西,除了有钱还需要完成建团任务,怎么,你有兴趣?”

    “暂时还没兴趣,等我遇到的人再说吧,我这现在有个任务,很危险,你感不感兴趣?”徐逸尘觉得放着这个一看就是强力战士的队友不用实在太浪费了。

    “奖励怎么样?”维托丽雅显然很感兴趣

    “任务奖励还不知道,完成了才知道,估计和城里的人类高层有关,抢他们不愁捞不到好处。”徐逸尘看着维托丽雅的眼睛说道。

    果然,维托丽雅会意的一笑:“成交,这一票我干了!”

    ————————————————分割线————————————————

    清晨的阳光照在徐逸尘脸上,游戏完美的模仿了现实中宿醉的感觉,阵阵的头痛提醒着徐逸尘昨晚的惨状。最后的记忆中,维托丽雅用连续七大杯啤酒把他彻底放倒了,连自己怎么进的房间都不知道,徐逸尘在现实中从没喝过这么多的酒。

    果然,在游戏中还是放松了,如此强敌环绕的环境,居然喝到失去了意识。虽然徐逸尘在这之前不知道游戏中会有喝醉这个设置,还是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要放松对自己的控制。

    系统的提示准时出现:

    “一场激烈的啤酒大战!你觉得自己仿佛比昨天入睡之前还疲惫,你获得了150点生活经验。”

    “酒精影响了伤口的恢复,你的变成了”

    “你尚有未做出选择的职业技能。”

    “祝玩家在新的一天,能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

    无语的看着来自系统的吐槽,徐逸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备,打算今天找个地方把宝石换成人类的金币,在看看城里有没有地方能修复自己的皮甲。如果那个刺客在白天出现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出了门的徐逸尘发现自己的老师已经一早上就离开了酒馆,维托丽雅则在酒馆老板那留了消息,自己去铁匠铺有事,并且留下了去珠宝店的路线。

    在维托丽雅画的简易的军用地图指引下,徐逸尘顺利的找到了目标——目盲之眼珠宝店。

    充满了神秘气息的珠宝店,更像是一个用塔罗牌算命的占卜屋。不知名的熏香在精致小巧的炉子里燃烧,奢华的大门一经关闭街道上的喧闹声立即被隔绝在外,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女人坐在厚厚的软垫上,造型别致的兜帽一直延伸到鼻尖处。

    “啊,有客人上门。”听不出年龄的奇特嗓音传到了徐逸尘的耳朵里,面前的女人却完全没有张开嘴:“我闻见了狩魔猎人的味道,年轻的狩魔猎人。。。狩魔猎人从来不会光顾我这种小店,他们喜欢各种武器,盔甲。那么年轻人,你想卖什么呢?”

    完全猜不透眼前的女人的深浅,徐逸尘觉得最好不要惹麻烦,做好战斗准备的同时开口道:“女士,我想把手里的一些宝石出手,不想惹麻烦,我的老师在城里等我。”

    兜帽女依然保持着微笑,声音却从空气中传来:“别紧张,小猎人,我对你没有恶意,你的老师是阿拉贡那个白毛吧?我和他是老相识了,让我看看你的宝石,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的。”

    徐逸尘把自己的宝石袋子小心的放在了这个称呼自己老师为白毛的女人身前:“请。”

    仿佛盲人一样用双手摸索着装宝石的袋子:“精灵的风格,宝石也是精灵的工艺,你的老师找了不错的雇主么,精灵宝石一向是硬通货,你可以先在我的店里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小玩意,你能换的钱可不少,我要去准备一下。”

    说完女人就带着盛满宝石的袋子走向了身后的小门,徐逸尘抬手试图告诉她能不能把宝石留下再走,被女人隔着兜帽的一道凌厉的目光给逼退了:“要是我想抢你宝石的话,你的老师会来找我麻烦的,放心吧。”

    感受着那道目光的力量,尽管隔着兜帽,徐逸尘还是能体会到其中的力量,僵硬的点了点头,女人转身消失在了门后。

    徐逸尘只好在店里转转,看看这家主人神秘的珠宝店都卖些什么,结果在女人离去的门里窜出了一只猫,乌黑的身体,雪白的爪子,葡萄般大的眼睛溢出了一股灵气,懒懒的样子实在可爱至极,松散的眼神眨着望向店里的陌生人。

    小家伙茸茸的脚垫向前一搭,夸张至极的抻了一个懒腰,趴在了女人之前做的垫子上,极为人性化的在眼里透露出了鄙视的目光,从猫嘴里吐露出了一个字:“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