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胜利大逃亡
    锋利的剑刃切开了坚硬的颅骨,沉重的剑身随之扩大战果,血肉被撕裂,鲜血夹杂着混白的脑浆和破裂的骨骼喷薄而出,异种兽人的双眼都在巨大的颅压下飞出!整个头颅化作碎片!斩首,碎颅,一击必杀,徐逸尘多年在学校中被如此教导着。

    周围的绿皮们显然知道被杀死的兽人射手的厉害,尽管是个该被唾弃的混血,但是没有猎物能逃过他的箭矢,他的双眼就如同死神的凝视!但是现在,他的头颅被砸碎,营地里最强大的绿皮一个回合被放倒在地,最强的战士接连被如此轻而易举的杀戮,让剩下的兽人们不能接受。

    敌人惊呆了,不代表徐逸尘会给他们时间,落地的第一时间,他就转身大步向前冲,压低肩膀,倒提长剑,回到钢牙的面前,俯视着倒在地上的钢牙,带着狞笑把白狼之爪重重的插在了敌人的心口,随着钢牙的心跳,一股股的暖流传递到徐逸尘的体内。

    “人类。。。懦夫!”尽管受了放在人类身上是足以瞬间毙命的伤害,钢牙还是有一丝力气发出不甘的吼声:“兽人,最勇敢!”

    白狼之爪自带补充体力,麻痹痛苦的特性,带来的虚假感觉,和高强度战斗失去的鲜血,带来的眩晕感交替影响着徐逸尘的感官和精神,上一刻,他还感觉自己能再次发起冲锋杀光眼前毫无斗志的兽人,下一刻他又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一丝力量可以挥霍,仿佛体内的鲜血已经流光,无法再传递一丝能量给肌体。

    耳边传来钢牙的话语,徐逸尘却已经没有了反驳的力气,被榨干用尽的能量让他觉得思考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他伸出自己的左手,用力的伸进了白狼之爪带来的伤口,钢牙抓住他的手臂,试图阻止他的动作,但是受到重创的身体已经力不从心,只能喊出最后一声遗言:“不。。。!”

    来不及了,徐逸尘感觉自己的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目标,感受着一根根富有韧性的血管和结缔组织被拉断,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掏出了钢牙硕大的心脏!他一只手拄在剑柄,全身的力量都依靠在白狼之牙上,另一只手高举手中的心脏。

    “以人类之名,涤荡垢孽,唯败可畏!”

    仿佛映衬着徐逸尘的话语,营地各个方向上突然燃起了大火,无论是在雨中浇湿的帐篷,还是远处的木质围栏都迅速的在火焰中化为帮凶,时而腾起的火焰带着热浪冲击着整个营地。

    惊魂不定的绿皮中,突然有一个丢下了武器,用兽人语大吼示警几声,转身奔逃而去,剩下的绿皮互相对视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人类战士,满地的兽人尸体,犹豫了一下也转身四散逃走了。

    精疲力尽的徐逸尘靠着钢牙的尸体躺在地上,感受着火焰烘烤地面产生的热量,头脑越发昏沉。被白狼之爪麻痹的伤口,仿佛要把之前疼痛加倍奉还,全靠痛觉维持着最后一丝清明。

    “还活着么,小子?”骑着白狼的狩魔猎人**着上身摇摇晃晃的,两只被凿穿的手掌上焦黑一片,来到了徐逸尘的身边。

    “还差一点。。。”虚弱的徐逸尘看见狩魔猎人终于放松了下来。

    那只白狼本来在异种兽人死后就转身逃跑了,不知怎么被狩魔猎人骑在了胯下,在火焰的照耀下,明明狼狈不堪,硬是被狩魔猎人骑出了一种雨中漫步的悠闲感。

    “用不用我给你个痛快?再等一会,你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狩魔猎人调笑着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表现不错,作为学徒你合格了。伊格尼法印,想不想学?”

    徐逸尘枕着钢牙的尸体,无声的大笑起来,随后眼前一片漆黑失去了意识。

    —————————————————分割线——————————————

    再次醒来的徐逸尘,发现自己靠着一块石头斜躺在土地上,白狼之爪就在自己身边。不远狩魔猎人正在生火,手掌经过了简单的包扎,从动作上看仿佛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最严重的贯穿伤已经被简单的处理过,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是几次深呼吸后,徐逸尘感觉自己好多了,16点的体质以远超现实的速度恢复着自己的身体,他甚至觉得自己如果吃饱的话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行走。

    徐逸尘的动作惊动了趴在一旁的白狼,黑夜中淡绿色的眼睛显得有些呆滞,白狼冲着他微微呲牙,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徐逸尘发现自己可以再黑夜中借着微弱的火光看清白狼所有的动作,宛如白日,不禁眨了眨眼睛。

    白狼的异动引来了狩魔猎人的目光:“你醒了?不愧是通过青草试炼最高年龄的人,那样的失血量,我这种老家伙都不一定比你恢复的更快。”

    “我们安全了?”一张嘴,徐逸尘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口腔里满是血液凝固后的胶状晶体:“有水么?”

    狩魔猎人走近后递给了他一个金属容器,徐逸尘接过后才发现是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的酒壶,一口干了个底朝天,清凉的水划过喉咙,补充着体内损失的水分。

    “老家伙,偷喝别人的酒可不是光彩的事。”徐逸尘擦了擦嘴角,用目光示意了一下白狼:“你怎么驯服它的?安全么?”

    “亚克席法印。”狩魔猎人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在我解除法印之前它比你的狗都听话,以后我会慢慢教你的,这玩意对人用的话得小心点。”

    “好了,孩子,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刚泽·阿拉贡,狩魔猎人,狼派。”狩魔猎人严肃的伸出了一只手:“感谢你救了我,干我们这一行的,轻易不会欠人家人情。”

    徐逸尘也伸出了手,很正式的和狩魔猎人握了握手:“我叫徐逸尘,赛里斯人,我猜,我现在也是狩魔猎人了?”

    “没错,你是新一代唯一一个狩魔猎人,应该也是最后一个。”狩魔猎人刚泽回答道:“上次狩魔猎人召开刀锋聚会的时候,我们达成了一致,除非特殊原因,否则不在招募新的狩魔猎人,你的情况就属于特殊原因。以后,我将作为你的导师,教导你狩魔猎人的知识和技巧,你的学徒期将延续到获得我的承认为止。”

    “看来我很幸运。”徐逸尘觉得自己赚大了,搞不好自己的背景职业还可能变成唯一性的。

    “前所未有的幸运,孩子!”狩魔猎人的语气十分沉重:“青草试炼的死亡率十去七八,而且只有孩童时期才能通过,没人在你这个年纪成功过!但是冥冥之中我感觉你一定会通过的,再加上当时的情况,只好赌一赌了。”

    徐逸尘查看了一下当时自己的系统记录:

    “你接受了狩魔猎人的青草试炼,如果判定失败将直接死亡。

    你经过了灵巧判定。。。。。。判定成功

    你经过了体质判定。。。。。。判定成功

    你经过了魅力判定。。。。。。判定失败

    天赋让你感知到了生命消逝的危险。。。。。。

    获得一次重新判定的机会

    你经过了魅力判定。。。。。。判定成功

    你通过了青草试炼,恭喜你成功就职狩魔猎人职业。”

    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差点倒在成功的门口,徐逸尘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多了:“我们现在在哪?我昏迷了多久?”

    “你应该称呼我为老师,不过我们狩魔猎人一脉一向没有尊师重道这个传统,你可以叫我刚泽爵士,我在人类世界的爵位。”狩魔猎人刚泽一屁股坐在徐逸尘的身边,顺手往火堆里丢了几块木柴:“我沿着那几个人类俘虏的踪迹追踪到这,前面的痕迹被人刻意的掩盖了起了,估计是怕兽人追踪到他们。你昏迷了四个小时左右,如果你再醒不过来的话,我就打算挖个坑把你埋了。”

    “我知道他们的藏身地点,但是我跟他们定好了,只等一个小时,不管有多少人都必须出发去罗格营地。”徐逸尘活动着自己的手臂,试图尽快恢复战斗力。

    狩魔猎人刚泽站起身来:“好了,学徒,再休息半个小时,我们出发去你说的藏身地点看看。这片丛林的危险不只来自兽人的威胁,还有其他邪恶的力量,我们必须尽早离开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