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白狼之爪
    扶着走路一瘸一拐的西尔多,徐逸尘他们找到了船长一行人原本打算避雨的山洞,在一个小山包的背面,旁边有一条蜿蜒的小溪流过,洞口的杂草被踩到一大片,一直蔓延到森林深处。

    “就是这,我一个人在外面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方便一下,结果船长他们刚进去就被兽人们堵在里面。。。”西尔多虚弱的靠在山洞内的一块石头上,整个山洞只有不到4米深,地势稍高一点不会有雨水倒灌进来,洞里还算干燥。

    徐逸尘仔细的分辨了一下地面上的脚印,试图分辨出兽人的数量,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在游戏中同样适用,但是理论上的知识需要经过练习才能转化成实用的技能。

    西尔多犹豫了一下,面带羞愧:“我在树后面看着他们被抓走,我只有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大副发现了我,但是他什么也没说。我是个懦夫,海神已经两次让我幸免于难,不会给我第三次机会的。”

    “别失去希望,朋友,你的神既然救了你两次,就证明他不想你今天死去。办法总会想到的,我要出发了,沿着他们的足迹,去看看兽人聚集地的情况,你要藏好自己,只要我没死,不论能不能救出船长他们,我都会回来接你。但是明天这个时候我如果没能回来,你就只能自己想办法求生了,祝我们好运!”徐逸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备,转身走出了洞穴。

    “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逆着小溪走到阿纳姆河,沿着河岸走就会找到罗格营地。。。”身后传来西尔多的声音:“如果你真的碰到了船长,告诉他我以后再也不偷懒了。”

    ————————————————分割线————————————————

    地面上的脚印,被折断的草木,随手丢弃的垃圾,兽人粗鲁的开路方式留下了足够明显的痕迹,让徐逸尘足以用自己的理论知识在丛林里在找出兽人营地的位置。

    几个小时后,追踪者终于看到了自己的目标,这是一个简陋的兽人营地,就地取材用树枝和泥土掩饰了自己的外形,徐逸尘隐藏在一颗高大的乔木上,用茂密的树叶作为掩护,在距离不到10米的位置观察着整个营地。

    营地的面积不大,几根削尖了的木头被倒插在地上,圈出了一个椭圆形的范围。营地内的树木都被砍伐了,只有一些矮小的灌木因为根系发达,幸存了下来。兽人们毫不在意丛林里最大的敌人——昆虫和疾病,不少强壮的兽人直接在潮湿的地面上席地而坐,还有一些枕着自己的头盔就在雨中熟睡。

    在营地的西北角,一个高大木头架子,一个强壮的人类被钉在了上面。两个手掌被铁钉定在了两侧木头上,双脚离开地面将近半米的高度,全身的重量都被挂在钉入手掌的钉子上。**的上身,布满了伤痕,一头灰白色的长发杂乱的披在脑后,低垂着头颅,身体随着风前后摇曳,生死不知。

    营地中间有几座帐篷,一个足有两米五高,比其他绿皮都强壮的兽人从其中一个帐篷里走了出来,两个巨大尖牙带着金属般的光泽,一开口声音更是响亮的如炮仗一般,用兽人的语言咆哮着。

    几个偷懒的兽人不情不愿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也嚷嚷着兽人语,其中一个领头的还冲着钢牙兽人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然后两个绿皮就在营地中间赤手空拳的打了起来,一帮小一号的绿皮就扛着家伙在旁边看热闹,那几个偷懒的趁机又躺了回去。

    趁着营地里的混乱,徐逸尘从树上下来悄悄的摸进了其中一座帐篷。

    扑鼻的恶臭差点让徐逸尘通过一次意志鉴定,地面上铺满了不知道侵了多久颜色发黑的血迹,被兽人们缴获的战利品被堆积在这里,不符合绿皮审美和尺寸的盔甲,武器被随意扔在了帐篷里。

    一些残破的盔甲还带着腐烂的残肢,徐逸尘看见一支靴子里还装着上一个使用者的小腿部分,就这样被扔在了角落里,视线所及,大多数盔甲和武器不经过修复和保养是无法继续使用了。

    唯有一把剑柄处被雕刻成狼头样式长剑插在一个巨大的兽人脑袋上,锋利的剑刃反射着幽光,徐逸尘伸手把长剑拔出,剑柄比一般的单手剑略长,精雕细刻的狼头配重既能保证单手使用时的重心,也兼顾了双手持握的手感,剑长约三尺,剑身比传统常见宽厚,剑刃开刃更深,整体重量比较沉重,更利于劈砍而不是穿刺。

    【白狼之爪:狩魔猎人的特质斩剑,由瓦雷利亚钢打造而成的武器,锋利无比,质地坚硬,只有经过训练的狩魔猎人才能熟练使用,经过几代主人上百年的使用,饱饮了各种怪物的鲜血,在异族之中凶名赫赫。

    使用限制:最低要求力量13点,体制15点,非人生物不可触摸

    质地:几乎不可摧毁

    锋利:极其锋利

    特性一:以人类之名——手持白狼之爪战斗时,如果敌人为非人生物,则每30秒震慑一次对手,如果敌人无法通过意志坚定,眩晕一到三秒(受体制影响)。

    特性二:无情杀戮——每斩首一名非人生物,使用者会恢复一部分体力,并麻痹痛苦。

    特性三:灵体伤害——手持白狼之爪时,所有幽魂类,灵体类物理免疫怪物可以被正常伤害。

    ——这个世界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专家】

    手持白狼之爪,徐逸尘觉得自己的自己低估了背景职业任务的难度,尽管没有对比,但是手上的武器绝对是传家宝级别的物品,白狼之爪的主人多半就是掉在外面的家伙,狩魔猎人都跪了,这个小小的兽人营地藏龙卧虎啊,徐逸尘在心里把任务的危险程度上调了两个级别。

    除了对任务忧心忡忡之外,为了使用白狼之爪,徐逸尘因为力量不足,需要承担灵巧-2的惩罚,并且应为不是狩魔猎人无法激活武器的特性。

    额外携带了一把武器后,徐逸尘感觉着灵巧-2后的身体,调整了一下,借着帐篷的掩护,慢慢移动到了另一个帐篷的阴影。用弯刀划破一个小口子,徐逸尘看见帐篷里是一个个木笼子,几个人类俘虏正围成一圈鼓捣着什么。

    “嗨!”徐逸尘压低声音喊了一声,试图吸引他们的注意。

    结果一帮俘虏们不知道是不是太投入了,没有一个人听见徐逸尘的声音。徐逸尘用弯刀把豁口扩大到足够使自己钻进去,终于有人发现了他。

    “等等兄弟们,有人来救我们了!”一个排在最后蓬头垢面的大胡子拍打着他前面的同伙:“你是谁?”

    “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在这么?”徐逸尘数了数一共九个人,比船长他们被俘时多了两个。

    “我是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一个衣着还算干净的中年男子回答道,尽管被关在兽人的笼子里,他还是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才起身回答道:“我记得你,你是那个赛里斯冒险者!”

    “是我船长,我找到了西尔多,然后来看看有没有机会救你们出去。”徐逸尘终于看见了这帮俘虏围成一圈在干什么,一个满脸雀斑的年轻水手正在用手中的铁丝试着打开囚笼另一面的小门。

    “十分感谢你,赛里斯人,但是只靠着我们自己的话很难逃出这个地方,不知道你是冒了多大的风险潜进来的,但是我们这么多人肯定瞒不过那些绿皮的鼻子。”船长摊了摊手觉得机会渺茫。

    就在这时,帐篷的大门被人掀了起来,一个高大的兽人走了进来。

    徐逸尘:“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