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机械之心的来历
    徐逸尘不知道卡彭特是不是因为和在无防护的状态下结束太久的原因,导致他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

    因为在卡彭特身边的南宫昱君,和接触的时间更长,但是却没有任何异样。

    亦或者,是因为卡彭特曾经死亡过一次的原因,这个想法让狩魔猎人的内心为之一紧,因为这个游戏世界,无数的玩家每天都有可能面对死亡的威胁。

    一瞬间,徐逸尘的心晃过了无数种念头,在时缓效果下,他尽自己最快的速度,按住了卡彭特的肩膀。

    但是,对方依然有一根手指越过了魔法阵和密封盒的层层保护,按在了的表面。

    那一瞬间,狩魔猎人仿佛被人用烧红了的铁签子直接插进了大脑,脑内的蛋白质都开始沸腾!

    徐逸尘透过自己好像已经融化了的双眼,看见一个血红色的世界!

    红色的天空密布着黑色的裂缝,一个个千里长的恐怖裂缝如同充满恶意的眼睛,悬挂在世界之,观察着整个大地。

    数以亿计的敌人,沿着那些‘眼睛’从天而降。

    尽管徐逸尘从没见过这些形怪状的东西,但是在它们现身的第一时间,他认定了这些东西,是敌人!

    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本能!

    “警告,种族基因污染率超过警戒线,目前进度51%!”在徐逸尘耳边,一种超出人类听力范围的高频音波用未知语言重复广播着一句话。

    然而,徐逸尘可以轻易的理解其的含义。

    随着广播的传递,狩魔猎人仿佛听见了无数生物的哀嚎声,他将视线向下移动,看见了数不清的类人生物,穿着类似外骨骼的防护盔甲,在地痛苦的翻滚。

    各种多余的肢体不断从他们的体内生长,挣脱开盔甲的束缚,暴露在满是尘埃和有毒孢子的空气,进而异化的更加严重。

    “警告,思维模因污染率超过77%!”

    “警告,健康幸存者数量小于全种族**数量1%,即将开启净化模式。”

    “永别了,造物主。”

    最后一句话尽管依然是用钢铁般的语气传递,但是狩魔猎人却听出了其所蕴含的决绝之意。

    随着整个视野都开始震动,无论是布满天空的裂缝,还是地的各种形怪状的生物,亦或者那些已经开始自相残杀和野兽无异的类人生物,都如同被按下了暂停键。

    类人生物身多余的肢体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干涸,最终脱落。

    天空的裂缝逐渐开始合拢,那些从裂缝涌出的异生物仿佛开始退化了一样,露出了原本的样貌。

    然而整个世界都如同失去了生命一样,所有的生物都一动不动,如同失去了动力的机械,慢慢生锈,走向死亡。

    整个世界都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因为没有参照物,狩魔猎人甚至无法从判断出时间的流逝。

    直到天空再一次张开了眼睛般的裂缝,一条巨大到无法形容的触手从裂缝伸出,直接将整个世界抽碎。

    实际,那条触手已经超出了肉眼可以识别出来的极限,但是狩魔猎人此时的感官并非被局限在**之,而是借用了的感官,才得以确定发生了什么。

    突然间,徐逸尘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经度过了无数岁月一样,让他甚至有些遗忘了该如何驱使自己的**。

    狩魔猎人这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

    随他一起落地的还有卡彭特的半条手臂。

    当徐逸尘的手覆盖在卡彭特的肩膀,两个人同时僵在了原地。

    两人的异状让杨越凡和南宫昱君瞬间警醒了起来,战斗经验丰富的铠甲战士当场抽出了自己的副武器。

    那是一柄将近一米长的战斧,南宫昱君毫不犹豫的将战斧投掷了出去!

    旋转的战斧像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将卡彭特的整条手臂都砍断,断开了两人和的物理连接。

    然而在同一时刻,来自杨越凡的飞刀,也削断了那条断臂与链接的手指......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杨越凡瞪了南宫昱君一眼:“治疗费用从你未来的薪水里扣!”

    说着,有关部门出身的特派员,用法师之手这个实用的小技巧,摇了摇狩魔猎人的脑袋,在危机解除之前,他不想和这两个家伙发生任何物理性的接触。

    他对徐逸尘的反应速度感到由衷的佩服,但是对方显然很少处理这类事件,结果第一时间从救援者变成了受害者。

    “还有意识么?”杨越凡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用更暴力,也更有效的方式来判断对方的状态。

    如说,用法师之手来几记耳光,通常来讲,效果非凡。

    好在徐逸尘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时间流速不对称的情况了,无论是在梦境和奸使者的对抗,还是在任务和灰骑士一起对抗混沌,都是如此。

    狩魔猎人对此甚至可以说是经验丰富了。

    在杨越凡使用更加暴力的手段之前,他恢复了对**的控制,直接坐了起来。

    而安格斯·卡彭特没那么好运了,徐逸尘不知道对方是否和自己一样,看见了那些画面,但是卡彭特显然没有回过神来,即便是断了一条手臂,也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对南宫昱君使了个眼色,这个高大的战士有些愧疚的扛起全无意识的卡彭特,又捡起了对方断掉的手臂和手指,离开了密室。

    杨越凡已经使用法师之手关闭了的密封箱,他摇了摇头,对狩魔猎人说到:“这之前卡彭特没有表现出任何异状,完全是一起突发事件,依现有的情报,我们没法给出任何解释。”

    与此同时,在黑巫师塔,那台神秘的机器在轰然作响,慢慢吐出了一张刻画着报应战团城堡的立绘石板。

    维克托在一阵狂笑之后,召集了自己全部的学徒,去寻找这座城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