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意外
    远南殖民地,遥远的海岸线,黑巫师塔。

    自从上一次,那台同样来历神秘的机器发现了的踪迹后,黑巫师塔的主人维克托已经因为各种理由干掉了三个学徒。

    维克托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他当年耗费了无数经历,付出了无数代价才从巫王的眼皮底下隐瞒下了那件疑似来自的和随它一起出现的机器。

    他暗自把这两件物品扣在手里,花了三年的时间来设计自己的‘死亡’,终于找机会脱离了巫王的阴影,藏身在了偏僻荒芜的远南殖民地。

    结果就在他刚刚从那件被他命名为的物品研究出一些成果的时候,一伙胆大妄为的冒险者,趁着他外出寻找材料的时候,洗劫了他的法师塔!

    该死的,为了尽快进入研究状态,维克托使用了最简单的方式来搭建自己的法师塔,就是那种巫王们在无底深坑试验场投放的简易版本法师塔,只有一些基本的防范措施。

    他原本以为这里是魔法的荒漠!不可能有人会发现他的法师塔!他大意了!

    尽管维克托后来耗费了无数时间,将那些小偷一个一个的找了出来,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他们的**,摧残他们的灵魂。

    但是,他失窃的宝贝,最终也没能寻回来,连一丝踪迹都没有,因为那个装着的密封箱,是他亲手制作的。

    那个密封箱,可以完美的掩盖散发的,要知道这个手段原本是为了防止巫王察觉到的特异之处!

    结果最终这个防患于未然的保险措施,坑了自己。

    好在一个星期以前,那个和一起被发现的神秘机器,发现了的踪迹,将周围的环境刻画了出来。

    当维克托的学徒们最终找到那里时,发现那处营地已经被彻底废弃了,所有的痕迹都被专业人士清扫一空。

    但是维克托没有气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在远南大陆将近十年的时间里,维克托学会了耐心的等待。

    但是现在,维克托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几乎每一天,那台该死的机器都会按时按点的自己发动起来,然后吐出一块刻的乱七八糟,根本无法分辨的石板出来!

    一天,两天,一直到现在的位置,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如果不是深知巫王不会如此无聊,维克托都以为自己是东窗事发,被另一个强大的施法者调戏了。

    维克托推测,最大的可能就是一个侥幸发现了自己宝贝的幸运儿,正在研究,他应该就在远南大陆!

    只不过,那个幸运儿根据自己研究出的屏蔽法阵,展开了一定的保护措施,让那台机器无法精准的定位周围的环境。

    但是那个家伙一定学艺不精,让的力量不断泄露出来,激活了那台机器。

    维克托感觉就像有一只猫咪在自己的心里挠一样,每天都处于希望与绝望交织的节奏中,欲仙欲死。

    就在黑巫师塔的主人正在恼火的时候,狩魔猎人和杨越凡正在前往地下密室。

    “为了确保安全,我觉得最好不要被随意移动。”杨越凡将卧室的门关闭,打开了第一道密室的大门:“因为保存的容器,在你发现之前就被人为破坏了,它现在就是一个没有锁的箱子,谁都能打开。”

    “明天这个时候,城堡周围会聚拢八百个圣职者,一旦他们发现这种具有感染性的物品,后果不堪设想。”徐逸尘看着杨越凡敲了敲密室中的一面墙壁:“你是有关部门的人员,对于这种物品的管理条例,你一定比我更清楚。”

    “不可能,这件物品一定要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它太重要了,我不能冒这个险。”杨越凡摇了摇头:“这件物品暂时不适合暴露在其他人面前,包括我们的人,你现在还不明白这件物品的潜在价值。”

    说到这里,一直待在第二间密室中的南宫昱君从里面将墙壁开启。

    “如果这些圣武士真的发现了我们的秘密,和我们撕破了脸皮,我们最少可以确定是被谁拿走的。”杨越凡阴森森的说:“等服务器联通之后,共和国不介意派遣一支真正的远征军来讨回公道。”

    徐逸尘没有继续争论,对方显然掌握着比自己更多的信息,既然杨越凡如此坚持,想必高层对这件物品有很合适的安排。

    毕竟,狩魔猎人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能否借用这件物品的未知立场,来对抗混沌的腐化作用。

    想必那些智库和科学官也一定对此感到十分好奇。

    在密室内部,安格斯·卡彭特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看见过太阳了,不过他依然十分亢奋,仿佛看见了新大陆一样。

    “我对三十七种金属进行了测试,能完美的将这些金属进行提纯,尽管原理还未知,但是这显然是一个具有广阔前景的发现!”卡彭特浑身散发着科研者的光辉:“我要申请对进行更多的测试!”

    南宫昱君见怪不怪的对狩魔猎人和杨越凡汇报道:“已经快一天了,矮人那的金属基本都被他测试了一遍,他现在已经把主意打到我的盔甲上了。”

    这个高大的战士,如同最完美的军人一样,徐逸尘告诉他护送不要留下什么痕迹,他一路上清理了所有的痕迹。

    杨越凡命令他寸步不离的看守这玩意,他就连续一周时间藏身于密室,坚守岗位。

    当徐逸尘打算下令,让这个战士去休息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安格斯·卡彭特突然像着了魔一样,念叨着:“我必须进行更多的实验!”然后向前两步,试图徒手接触。

    “小心!”徐逸尘瞬间开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