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教会的异状
    范蠡一直很好,这个征召了自己的实习政委,到底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都干了什么。!

    对方看起来地位很高,和这些傲慢的原住民贵族之间的关系很复杂,那些贵族对他既害怕,又隐约透露出一丝尊敬。

    花钱的时候,可以说的是一掷千金,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虽然自己没有见到对方到底是怎么干掉那个板甲弓骑兵的,但是光是和自己交手的时候能看的出来对方连筋骨都没活动开。

    而且,对方还建立了一个战团。

    范蠡还记得次在训练的时候,突然出现的系统广播,报应战团这个名字可以说的是如雷贯耳一般。

    在大部分玩家连战团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人建立了一支战团。

    这让范蠡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加入了一个了不得的组织。

    而在狩魔猎人看不到的地方,报应战团确实也已经是一个了不得的组织了。

    如说在安东尼大港的地下势力,那个神秘的狩魔猎人建立的报应团,简直是黑道的传。

    尤其是其的大姐大,维托丽雅的大名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对方高三米,宽三米,每顿饭要吃五个男人,喝五大桶酒水!

    而在城卫军,关于报应战团和狩魔猎人的传说更多了,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军官将他和一整队城卫军被对方挥挥手的功夫剥夺了意志,从港口区跑到了下城区。

    安东尼大港的职业者们,也一直对这个狩魔猎人建立的战团有很多传闻,有不少人信誓旦旦的说战团里面的正式成员全是职业者,一个凡人都没有。

    在那些年轻的圣职者心,报应战团或者说是战团的几个核心成员,声望更高了,无论是对抗混沌还是殴打战斗修女,都是他们在私下里的谈资。

    尤其是关于狩魔猎人学徒对待混沌的手段,更是让不少年轻人听得热血沸腾。

    “听起来,我们即将要接触的战团是个战绩彪炳的组织。”圣武士戴尔将一块粗面包塞进了嘴里,用清水一起往下咽。

    和李察牧师顿顿大鱼大肉的不同,戴尔·席渥斯首先是个十分虔诚的信徒,而后才是圣武士。

    他像他的指挥官史坦尼斯一样严格要求自己,不饮酒,不食用辛辣刺激性食物,以粗面包为主食,肉食只用清水炖煮,佐以细盐粒。

    这种饮食习惯带给了他更加优秀的体力和意志,戴尔禁止自己产生更多的贪欲,无论是在食欲,还是其他物质方面。

    “警惕来自混沌的诱惑。”这是圣武士戴尔每天早起来后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每当他感觉到自己有额外的**产生时,他会在训练场挥霍自己的体力,一直到精疲力尽,再也无力产生多余的思绪为止。

    这样的生活很无趣,甚至算得苦闷,但是这样的生活将圣武士戴尔磨砺的像一块顽石一样,不断的突破自己的极限。

    这样的生活,最终让刚过三十五岁的圣武士戴尔,成了传圣武士指挥官最信任的副手,当史坦尼斯没有精力指挥这只教会最锋利的武器时,他将它交到了戴尔的手。

    “你应该见见那个年轻的学徒,他身有着一股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的气质。”李察牧师看着盘子里的牛排,硬是没有胃口下刀。

    他用了短短一顿饭的时间,彻底了解了眼前的这个年轻指挥官。

    对方几乎是年轻版本的史坦尼斯,无论是性格还是思维模式都几乎完全一致,这一度让老不修的李察牧师在暗自揣测,对方是不是史坦尼斯的私生子。

    这邪恶的想法几乎让战神殿的圣火都暗淡了一下。

    “史坦尼斯那个老家伙还对你说了什么?”李察牧师用清水漱了漱口,没有一丝饮酒的兴致。

    他很了解自己的老对头,尽管双方对待信仰有些分歧,但是他们前进的方向是一样的。

    但是现在,那个老家伙把整支圣武士军团都塞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不是得到了什么神谕,觉得远南殖民地即将发生巨大的灾难,是觉得教会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亦或者两者皆有。

    “史坦尼斯大人说您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是个真正的战士,让我们听从您的指挥。”圣武士戴尔三口两口结束了自己的晚餐,用餐巾擦了擦嘴,对李察牧师说到。

    “没有其他的了?”李察牧师的眉头自始至终没舒展开过,他不知道史坦尼斯在搞什么把戏。

    “没有了。”戴尔十分肯定的回答了李察牧师的问题。

    “好了,我明白了,你在船应该也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吧?”李察牧师敲了敲金属制的杯子:“赛,带着你的前辈去他的房间休息,明天你去一趟城堡那边,告诉那几个小子,准备好足够的房间。”

    “李察大人,让他们给我们留出一块足够大的空地好,这里的气候温暖,我们扎营住帐篷好了。”圣武士戴尔随着进来的赛轻轻的点头致意:“我们已经习惯了战时的生活。”

    “没关系,安东尼大港的危机暂时被解除了,你们有充足的时间休息一阵子。”李察牧师面带微笑的说到:“他们那空房间多的是,你到了知道了。”

    圣武士戴尔没有继续推脱,对李察牧师行了一个军礼,利落的随着赛走出了大厅。

    “到底是什么,让你都对教会有所戒备了呢?”李察牧师坐在自己的椅子,看着战神的雕像:“是什么人,敢对一个传圣武士施加压力呢?看来我在这个偏僻的小岛呆的都有些生锈了。”

    在李察牧师和圣武士远征军的指挥官共进晚餐时,狩魔猎人带着自己新收的小弟,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安东尼大港的港口。

    呼吸着港口区这熟悉的味道,徐逸尘也不禁有了一种回到故居的感慨,只不过今时今日的港口区显得格外安静冷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