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四章 踏风而行
    巫惑取出一条丝带,利落的缚住长发,先容洛一步道,

    “洛洛,我们走。”

    巫惑转身上车,容洛折腾了一顿,觉得此人定不安好心,方才不急着现身,她们一走,就出现了,即使没有恶意,容洛也觉得被人算计了一般。

    “好嫂嫂,坐稳了,我们走。”

    容洛几步踏上马车,再不看那人一眼,拍拍宝马的脖子道,

    “赤宝,走了。”

    赤宝仰头嘶鸣一声,转过车头走了,

    巫惑靠在马车壁上,骨头隐隐约约被冰冷的车壁磨得有些疼,心道容洛果然心大,守着一个金大爷,却连马车都不思量买一个好的,武痴公主的世界,她不懂……

    却说这厢那公子讪讪的摸了摸鼻尖,折扇一收,转身上楼,循着楼道到最里面的一间房,推门而入,

    “容五,人走了。”

    容五负手立在窗边,了然一笑,

    “李家的陈酿可醉人。”

    李疏狂打了一个酒嗝,晃了晃扇子,

    “不错。”

    容五不欲再与李疏狂交谈,若不是他贪杯误了时间,怕是容洛就在此住下了。他望着马车逐渐隐在群山后的,低低说道,

    “这么自信吗?”

    巫惑此时在马车里,赤宝是良驹,容洛驾了一段时间后,走进马车里,问道,

    “好嫂嫂,这次我们住哪里?”

    巫惑想了一下,

    指指不远处的山脉道,

    “那是何处?”

    容洛道,

    “翠云山,灵兽分布一到七阶,好嫂嫂你不会是想……”

    巫惑点头,

    “到那里去,夜宿在马车上即可。”

    容洛眼里一下放出光来,舔舔唇,

    “好嫂嫂,你确定吗?”

    巫惑起身弯腰走出去,风把她的声音送进马车,

    “洛洛,你的马叫什么?”

    “赤宝。”

    巫惑又道,

    “我驾会儿车。”

    容洛随手翻出一本剑谱,

    “好咧。”

    巫惑黑眸里金光弥漫,对着赤宝喝了一声,

    “赤宝,”

    赤宝鬃毛一震,听得巫惑道,

    “翠云山,赤宝,走。”

    巫惑拉住缰绳,上下一动,灵力直接输入到赤宝背部。

    容洛刚翻开剑谱第一页,马车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腾云驾雾一样,颠簸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只有风声尖啸着划过,一股脑涌了进来,掀开马车前的小帘,

    洛索性收了剑谱,笑道,

    “好嫂嫂,带上我吧。”

    巫惑从马车上欣然起身,脚尖一踮,灵力作鞭,手腕一翻,打断连接马车与赤宝的绳子,长鞭回头一卷,恰将容洛拉到马上,巫惑散了灵力,圈住容洛,拉住赤兔的缰绳,再无束缚,双腿一夹马腹,脆生生一叱,

    “赤宝,走!”

    赤宝浑身肌肉爆发出极强的力量,仰天长鸣,四蹄几欲踏空,如同风一样驰骋在山道上。

    巫惑微微低俯下身子,容洛亦俯直欲下,风声直欲穿透耳膜,大片大片翠色的山脊向后跑去,哒哒的马蹄回荡在山道,容祈笑得快意,

    “好嫂嫂,”

    “嗯?”

    “我好开心……”

    这是人们都大都发现地图之妙,纷纷赶往山上,却听得前方转角处笑声爽朗,豪气无双,一抹红色随风而至,载着两个人,还未看清是何面貌,就已消失在另一个拐角处,只留下几缕幽幽发香。

    


    


    ps:书友们,我是醉图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