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真凶何处
    “你先回去吧。”

    李疏狂上一句还没听清,下一句就被下了逐客令,整个人不爽的厉害。

    然而……

    容祈一个眼神瞟过来,李疏狂二话不说收起家当就往外走。

    巫惑此时已经清醒了点,松开容祈的脖子懒懒的窝在榻上,问,

    “这是谁?”

    “李疏狂。”

    巫惑合上眸子,

    “今天那把剑不错。”

    容祈哪里不知道巫惑想说什么,盯着巫惑邪气地笑起来,

    “是不错,孤看你用的挺上手。”

    巫惑金眸张开,正对上容祈放大的俊颜。但见他银发散落,银眸里光华流转,刀削的薄唇,剑刻的鼻子,无一处不是造物主的杰作。

    巫惑心念一起,看准时机就咬在容祈的脖子上。容祈出奇的纵容她,巫惑不免有些挫败,舔了舔容祈的脖子,把头埋在他肩头低低地说,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容祈笑意放大,这丫头知不知道他在撒娇?

    “嗯,孤知道。已经派人去查了?”

    巫惑唇无声地翘起来,好像,发现了什么?

    巫惑道,

    “不是容洛,她心思单纯。”

    容祈,

    “嗯。”

    提了一下容洛,巫惑一下想到了今天所见的另一个人,

    “她是谁?”

    容祈莞尔,

    “慕听雪,你怀疑她?”

    巫惑摇头,

    “想到了而已。”

    容祈习惯性把巫惑抱在怀里,大手抚上她的青丝,目光有些不定,

    “孤怀疑她。”

    ……

    青鸾殿

    慕听雪倚在床头,双手揪着薄被,

    “这么说,禁咒被发现了。”

    “听说是王上身边的女人试了一下剑,禁咒就被触发了。”

    黛色跪在地下说。

    慕听雪双手用力揉搓着被角,脑海里闪过巫惑一双黑眸,眼睛里雾气散去,露出阴毒的神色,

    “又是她,黛色……把通灵镜拿过来。”

    黛色身子颤了一下,

    “是。”

    黛色走到墙角,摸索了一下,一块砖被按下去,弹出了一个镜子。镜子通体漆黑,给人一种阴森之感,黛色小心的捧了给慕听雪送过去。慕听雪接过镜子道,

    “你先出去吧。”

    “是。”

    黛色甫一推出去,慕听雪就咬破手指,血一滴在镜子上,镜子表面就散发出一阵黑光,一团雾气在镜子表面凝聚,逐渐化成一只黑色的甲虫。

    慕听雪把手伸出去,甲虫顺着她的手到了手心,尖锐的口器刺破慕听雪的肌肤,那处立刻就喷出一团黑雾。

    慕听雪看着甲虫露出一个病态的笑,看着窗外一个扫雪的侍女,对着甲虫道,

    “去,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甲虫发出几声低鸣,展开翅膀一下子飞了出去。扫雪的侍女突然觉得脖子痒,下意识一挠,一只黑色的虫子一下出现在手指上。

    侍女瞳孔一下放大,还没来得及尖叫,一团黑色的雾就笼罩住了侍女。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啃食声从雾里传出来,一团团血雾爆了出来,片刻后,黑雾散尽,侍女全然没了身影,只有一把扫帚倒在地下,还有雪堆上撒着细小的血滴。

    


    


    ps:书友们,我是醉图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