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济世疏狂
    “嗯?”

    巫惑应了一声,强大的适应力已经让她习惯了容祈的称呼。

    “剑上有什么?”

    巫惑心中浮起一层朦胧的感觉,他居然注意到了……

    巫惑不禁抱紧了容祈,声音有些喑哑,

    “我方才起剑时,有一股寒流从剑上窜出来,方才我试探了一下,寒流里有一种晦涩黑暗的力量,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禁咒。“

    容祈身形一顿,散漫的气息里洋溢出杀气,巫惑难得地问,

    “你,关心我?”

    容祈面色有些阴郁,银眸却是不变的深邃,他挑了一下眉,

    “嗯,我关心你。”

    巫惑乍一听他不用“孤”这个字眼有些讶异,接着心底又浮起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就下意识又抱紧了些容祈,容祈眸子一暗。

    巫惑此时却再顾不得其它,她正处在冰火两重天,灵力和寒气在胸口相遇,片刻就斗得天翻地覆。巫惑时而寒凉,时而炎热,不一会额头就渗出汗珠。

    “容祈……”

    “嗯?”

    “冷,想……”

    容祈皱眉,低头凑近巫惑,

    “想什么?”

    巫惑金眸朦胧,一口咬上容祈的脖子。容祈脸一黑,堂堂北疆祭祀,一而再再而三被咬,能忍吗?

    容祈内心的小人举拳头,堂堂北疆祭祀,什么不能忍?

    “哎,什么事?这么着急?他就是见不得我好过是不是……”

    李疏狂被容祈的暗卫拖进来的时候,满腹的牢骚瞬间被压了下去,然后他揉了揉眼睛,

    “我怕是走错地方了?”

    “过来。”

    容祈的声音阴沉沉的。

    李疏狂后撤的脚步一停,

    “容祈?”

    容祈顺了一下巫惑的青丝,巫惑埋在容祈的颈子里尽情吮吸着容祈的血,

    “我听说近日北疆边境疫情得不到控制,上报请求调两个医师去……”

    “别别别,有事咱好好说。”

    李疏狂立马摆手,谄媚地说,

    “怎么了?”

    “禁咒。”

    一把剑被抛给柳疏狂,李疏狂用灵力一接,一股寒气一下子涌出来,李疏狂眼皮子一跳,连忙取出一物将剑放了上去。

    此物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不知用什么制成,剑方入,寒气顿时被隔离开,可见也是一件宝贝。

    李疏狂捧起盒子细看,令人眼花缭乱的符文赫然刻在剑柄上。

    “你中了禁咒?”

    “是丫头。”

    “丫头?”

    李疏狂自觉看向巫惑,一双金眸一下子看的李疏狂一阵心惊胆战。

    待李疏狂硬着头皮给巫惑诊完,李疏狂立刻出了一口气。容祈不是人,容祈身边的女人还不是人,李疏狂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前途一片灰暗。

    “怎么样?”

    李疏狂擦了一下汗,

    “倒也是奇迹,她体内有两股力量在交锋,不过代表禁咒一方的力量已经逐渐衰弱下去,另一股力量应该是于她自己,不过奇怪的是,这股力量没有经过修炼,还是在源源不断的壮大,照这个趋势,过了今晚就可恢复,只是?”

    李疏狂迟疑了一下,容祈银眸一沉,李疏狂立即接上,

    “只是这股力量不断壮大,到达一定程度会撑爆她的经脉。”

    容祈勾唇,

    “不会。”

    李疏狂,

    “什么?”

    


    


    ps:书友们,我是醉图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