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容家阿洛
    巫惑红唇微张,

    “我看你虚汗出的厉害,耳廓发白,唇部呈青紫,鼻翼也有些汗水,应该是服用了不合适的药物导致的风热性小感,唔,还有,不出意外的话,你来之前做过药浴,不过只做了一半,药性难伏,起了冲突,才导致如此虚弱的。”

    慕听雪扶了一下额角,汗出得愈发厉害,咬牙惨白一笑,

    “这位姑娘说得是极,前些年我救了三妹妹,但因透支灵力落下了病根,常年进行药浴,只是听下头人说王兄在大典上带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回来,关心之余,特来看看。”

    说完这几句,慕听雪晃了一下,斜斜地倒向容祈。巫惑黑眸里金光涌现,手上一用暗劲,巧妙地改变了慕听雪倒下的轨迹,慕听雪满心盘算着被容祈接住,不想堪堪错过容祈倒在雪地里,身子不知是气的还是冷的,总之是抖了又抖。

    容祈眼中不觉间盛满笑意,

    “丫头莫不是……吃醋了。”

    巫惑看着倒在地下的慕听雪,脸色清清冷冷,她说,

    “我怕就是那个来路不明的人,真是劳公主费心了。”

    慕听雪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容祈又只是旁观并不插手,干脆一了百了晕了过去。

    远处又有一个女孩跑过来,一袭的红装,灼人眼球。

    “王兄,我的千山秋水剑又有长进,你帮我看看呗。”

    人未至,脆如银铃的笑声已入耳。

    容洛刚刚听到慕听雪来找王兄,当下也顾不得其他,随便提了一把剑就过来,不料慕听雪直挺挺的躺在地下,而白衣的女孩懒懒的躺在王兄怀里,一脸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容洛纤纤细指悄悄指了指巫惑,对容祈做口型,

    “嫂嫂?”

    容祈微微一笑。

    容洛立即喜笑颜开,凑上前就盯着巫惑笑嘻嘻地说,

    “好嫂嫂,我是容洛,你长得可真好看,帮我看看我新习的剑法好不好?”

    巫惑看着容洛明晃晃的笑容,一时有些招架不住,稍考虑了一下,点点头温和地笑笑,

    “好。”

    容洛余光掠过地下的人,搀着从容祈怀中下来的巫惑,笑着说,

    “好嫂嫂,这里脏,去我那里好不好?”

    慕听雪的身体可以的一抖。

    然,容洛巫惑两人似是浑然不觉,容祈则是随着巫惑,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

    梅树下,容洛红装飞舞,剑光和白梅缠作一团,偶有停顿,剑尖上爆出一团蓝光,整套剑式如行云流水,让看的人觉得赏心悦目。

    “好嫂嫂,你看怎么样?”

    容洛一收剑势,讨好的看着巫惑,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巫惑想了想说,

    “起势有些不足,中间灵力输出有些凝滞,其余的,嗯,这套剑法是不是有些残缺?”

    容洛一惊,巫惑开口就戳中要点,道出剑法有缺更是让她惊讶。若是招式不足可以从舞剑过程看出来,但她这剑法施展的已是接近完美,怎么还会巫惑看出剑法有缺?要知道,她曾外出历练,能看出她剑法有缺的人不过一人尔。

    


    


    ps:书友们,我是醉图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