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病榻听雪
    翌日

    容祈牵着巫惑的手踏着雪缓步而行,巫惑清冷的眸子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丫头,昨晚愉快吗?”

    巫惑觉得这话有些奇怪,她反问,

    “你过得愉快吗?”

    容祈哀怨地动了动脖子,巫惑淡淡地看了一眼,

    “我现在不想咬你。”

    容祈的手一抖,巫惑奇怪地看着他,

    “你冷吗?”

    容祈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无碍。”

    巫惑沉默了一下,挣开他的手,然后朝他伸出双手,容祈偏头,巫惑说,

    “你抱抱我,就不冷了。”

    容祈也沉默,两人相顾无言。一会儿,巫惑一双金眸眨了几下,

    “你要不冷就……”

    算了两个字还没出口,容祈就打横抱起她,

    “冷,孤的确很冷。”

    巫惑往他怀里缩了缩,勾住他的脖子,

    “好,那你就抱好了,一会就不冷了。”

    容祈有一瞬觉得她在说,哎,你一定要好好修炼,一会就有糖吃了。

    容祈正从容地抱着巫惑,远处一个粉衫少女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她先是飞快地看了一眼巫惑,眼中微光一闪而逝。接着就气喘吁吁地看向容祈,苍白的脸上有病态的红晕,眉宇间隐含着几分忧愁,一双翦水秋瞳里波光粼粼,叫人看一眼就心疼不已。

    巫惑安稳的窝在容祈怀里,一个余光都没有赏赐给这朵娇花,反是把脸往容祈怀里埋了埋。

    慕听雪捂着心口,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她说,

    “王兄,雪儿的病今日才稍微好些,昨日的大典雪儿未曾到,不知耽误了什么没?”

    “病成这样就去休息吧,大典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王兄,我……”

    慕听雪身子晃了几下,咬着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几乎是再说几句就要晕倒了一样。巫惑听着容祈沉稳的心跳,懒洋洋插了一句,

    “你不知道怜花惜玉吗?”

    事实上,巫惑除了对容祈有些木讷外,其他方面还是很顾及到的。

    容祈莞尔,

    “只有丫头你在孤眼里是如花似玉。”

    又来了,巫惑再一次刷新了对容祈这个妖孽的看法。

    慕听雪身子晃得愈发厉害,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她看着巫惑,杏眼里满汉控诉,她呜咽道,

    “王兄,你是讨厌雪儿了吗?”

    巫惑从容祈怀露出脸来,

    “我瞧你实在难受得厉害,这样,我也懂些医术,不如我先帮你瞧瞧?”

    医术?容祈玩味笑笑,咬巫惑的耳朵,

    “你还会医术?”

    巫惑的金眸不知何时掩去,黑沉沉的眸子里充满兴味,让慕听雪想起了幽州莽莽苍苍的山脉里被视为兽皇的白虎。

    慕听雪此时已是面如白纸,一方面被刺激,一方面又重病在身,

    “不必,这位姑娘的好意本宫心领了,不过本宫的病一直都是王兄照顾的。”

    说完,还略显得意地看了一眼容祈。

    巫惑脸上有些遗憾,

    “哦,那就算了。”

    慕听雪一时有些猜不准,难道她看出了什么?

    咬了一下唇,慕听雪状似为难地说,

    “不过,若是这位姑娘看出了些什么,直说便是。”

    


    


    ps:书友们,我是醉图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