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孤王所爱
    茫茫风雪将大陆最北方的角落重重封锁,六角的雪花不知疲倦地绣着银色的外衣。

    这里是北疆,苍茫大地上不可揣度的神话。

    “王,祭祀时辰到了。”

    北疆中部最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年轻的祭祀睨了一眼跪在地下的侍童,轻轻捻了一下指尖的一缕青丝,但见他银色的眸子里是死水一样的平静,仿佛这千年一回的盛典不过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夜宴。

    “孤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祭祀低低的开口,然后阖上眸子,再无动作。

    “当……”

    “当……”

    “当……”

    祭台上的古钟响了三声,祭祀终于有所觉地站起身来,火红的衣袂飘过,祭祀已闯入那片冰天雪地。

    片刻后,在高高祭台上,红衣的祭祀银眸盯着前方的祭坛,当最后的钟声落下,祭祀口中吐出一串串繁复的咒语。祭台两排站着数十个咒师也紧跟着吟诵,他们身后则是黑压压望不尽的人群,他们低头站着,用黑色的斗篷裹紧了自己,眉心点上了一点朱砂,碧绿的眼睛里是无比的肃穆虔诚。

    风雪里只纠缠着虔诚的吟唱,祭台上的女神像眼睛里逐渐闪出水光,随着咒语越发急促,女神像的眼睛里水光化作了两团漩涡,又渐渐移上眉心,四方的雪花闪着银芒,飞速的汇入女神像眉心。

    祭祀的衣袍被狂风鼓动,妖冶的红袍猎猎飞扬,他看着神像眉心光芒大作,周遭的空间以极快的速度被封锁。下一刻,冲天的黑焰从女神像的眉心喷吐而出,冲入风雪里吞没了雪花狂风,遮住了日光,徐徐在天际绽放成一朵莲花。

    台下的人们一时屏息,在经历了短暂的黑暗后,人们看到天际的黒莲一层层地绽放,一只雪足忽然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一袭白裙浮动,一个女孩从渐渐消散的莲台上走下,一步一步,踩在人们的心尖上。

    女孩低着头,给两侧的人们一个淡漠的侧颜。她径直地向台上垂眸的祭祀走去,白衣曳地,长发散落,金眸里是捉摸不透的深邃。

    她在祭祀面前站定,金眸里是一片古井无波,她盯着容祈,问

    “你做的?”

    女孩就那样一眨不眨地盯着祭祀,祭祀垂眸,点头,反问,

    “否则?”

    女孩唇角挑起一抹弧度,

    “谢谢,我是巫惑。”

    “容祈。”

    “可以抱抱你吗?”

    容祈摇头,

    “欢迎。”

    巫惑笑容减了几分温度,

    “可以留下吗?”

    容祈眸子里闪过玩味,

    “可以,但有个条件……”

    巫惑金眸里寒意流淌,

    “你可以试着提一提……”

    容祈哑然失笑,他走到巫惑面前,笑得邪肆,

    “你在威胁我?”

    巫惑不可置否,容祈却从斗篷中伸出手,一下将巫惑揽入怀中,感受到怀中人的冷意,容祈附在她耳边说,

    “前任祭祀说孤注定一生孤寂,孤不信……”

    “所以……”

    “所以,你让孤爱上你……”

    “好,我可以留下了吗?”

    “当然。”

    容祈银眸里闪过笑意。巫惑抬头看容祈,金眸里寒意不变,踮脚,一口咬在容祈的脖子上,鲜血顺容祈冰凉的肌肤流入巫惑的口中,而他的伤口处紫光闪动,一个月牙图腾浮现在容祈的伤口上,巫惑松开容祈,

    “希望你不会后悔。”

    


    


    ps:书友们,我是醉图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